首頁 紀元副刊

最好的禮物是心境

311

文/芷子

很多年前聽過這樣一個故事:有位秀才兩次進京應考未第,又第三次進京趕考,住在一個經常住的店裡。考試前兩天他做了三個夢,第一個夢是夢到自己在牆上種白菜,第二個夢是夢見下雨天,他戴了斗笠還打傘,第三個夢是夢到自己成親了,和新娘躺在一起,但是卻背靠著背。

這三個夢似乎有些深意,秀才第二天就趕緊去找算命的解夢。算命的一聽,連拍大腿說:「你還是回家吧。你想想,高牆上種菜不是白費勁嗎?戴斗笠打雨傘不是多此一舉嗎?和新娘躺在一起,卻背靠背,不是沒戲嗎?」

秀才一聽,心灰意冷,傷心欲絕,想到自己寒窗多年,卻依然圖不到一個功名,便想懸樑自盡,剛好給店家碰到了,店家趕快攔阻了他。

秀才把做夢解夢的事如此這般說了一番,店老闆樂了:「喲,我也會解夢的。我倒覺得,你這次是大有希望,一定要留下來。你想想,牆上種菜不是高種(中)嗎?戴斗笠打傘不是說明你這次是萬無一失嗎?跟新娘背靠背躺在一起,不是說明你翻身的時候就要到了嗎?」秀才一聽,更有道理,於是精神振奮地參加考試,居然中了個探花。

其實,上天賜予秀才的最好禮物並不僅僅是高中探花,而是他轉變後的心境,在悲觀與樂觀之間,他選擇了後者。

很久以來,樂觀者與悲觀者一直在爭論著三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希望是甚麼?悲觀者說:是地平線,就算看得到,也永遠走不到。樂觀者說:是啟明星,能告訴人們曙光就在前頭。第二個問題:風是甚麼?悲觀者說:是浪的幫兇,能把你埋葬在大海深處。樂觀者說:是帆的伙伴,能把你送到勝利的彼岸。第三個問題:生命是不是花?悲觀者說:是又怎樣,開謝了也就沒了。樂觀者說:不,它能留下甘甜的果。

突然,天上傳來一個聲音,也問三個問題。第一個:一直向前走,會怎樣?悲觀者說:會碰到坑坑窪窪。樂觀者說:會看到柳暗花明。第二個:春雨好不好?悲觀者說:不好!野草會因此長得更瘋!樂觀者說:好!百花會因此開得更艷!第三個:如果給你一片荒山,你會怎樣?悲觀者說:修一座墳塋。樂觀者說:不!種滿綠樹。

就這麼你一言我一語,針鋒相對,只不過他倆都不知道,在空中提問的是上帝。他們更不知道,就因為這場爭論,上帝給了他們兩樣不同的禮物。給了樂觀者勇氣,給了悲觀者眼淚。

日昇月落,朝花夕拾,與其嘆息流年易逝,不如珍惜瞬間的芳華,即便是霎那的美麗,留在心中的也是永恆,而心境便是衡量一切的最好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