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35日

2009/06/02
 
  • 分享到Facebook
  • 分享到Plurk
  • 分享到 Twitter

⊙童文薰(台灣及紐約州註冊律師)

5月只有31天,5月35日就是6月4日,因為中共在網絡上全面封殺有6與4的內容上傳,所以中國網民只好改變月曆,5月35日就這麼誕生。

20年前的6月4日,整個月,全台灣和這個世界一樣,都在報導天安門廣場的血腥鎮壓。天安門血流成河後的那個星期六,我和同屆的畢業生在台灣大學椰林大道上慶祝畢業,但大家的心情都壓著一股陰霾。

同樣是年輕的生命,同樣是華人社會,但一邊歡慶畢業,另一邊生命劃上句點。即使再懵懂,即使距離再遙遠,電視上傳來的影像已經在每一個人的心裡劃下永生難忘的一頁。

畢業典禮後隔一天,我揹起行囊到新竹科學園區工作。從北京回來的同事們出示他們拍攝的天安門廣場相片。他們也去拉橫幅──「台灣同胞支持你們」,但5月底公司就全面撤回這些員工。可是氣氛再怎麼肅殺,直到他們離開北京時,沒有一個人預料到中共會開槍鎮壓。

我問他們有什麼想法?畢竟他們是首批前往中國大陸經商的電子業者。「恐怖」二字是他們共同的結論。住在旅館裡,打開電視一直停在「有重大訊息宣布」這樣的狀態,其他外界通訊一律切斷。尤其在平安返抵台灣之後從鏡頭裡看到鎮壓的實況,那個後怕,讓他們覺悟到自己當時的天真。

一位資深經理人跟我說,剛踏上中國那塊土地時,因為之前兩岸的敵對狀況所以心裡很不安,可是過了幾天,也就摸索出一個生活方式,在工作、住處與食堂之間穿梭,在中共許可你可以涉足的範圍內活動。於是你就會誤以為,那塊土地與世界上其他地方沒有什麼不同,於是你就會誤以為,中國共產黨已經不同。

直到10年後,為了客戶的案件,我才第一次踏足中國。我觀察自己的心理活動,情況與10年前那位資深經理人跟我說的很相似。那時中共已經開始鎮壓法輪功,可是我在中國卻嗅不到一絲鎮壓的氣息,因為一切都在隱密中進行著。我們在中國行走雖然是睜著眼的,卻是被矇上眼的。

我們是旅客,我們是過客,對於我們足下的這塊土地,我們從來不曾真正認識清楚,我們無數次的與真相擦肩而過。我曾在鄉間電線桿上看到數次「腎臟移植」的廣告,但在我心裡只冒出了短暫的問號。因為真相被密密的掩蓋著,所以一個個問號像是斷了線的風箏,只能隨風飄走。

如今真相大白,活摘器官的罪行卻仍在進行著,而且受難者已經從法輪功學員轉到一般民眾。六四天安門學生要求的改變沒有達成,中國民眾的苦難就沒有終點。

2個10年過去了,我們迎來了第20個6月4日,可是,中國網民只能稱它為5月35日。光從這一點就能看出,中共本質不僅不變,而且藉著科技與武力,推著中國民眾往更黑暗的深淵前進著。

1989年六四事件後二年,把共產制度帶入中國的蘇聯共黨解體了。整個東歐也從共產體制屠戮下解脫出來。可是20年過去了,中國卻還在中共專政壓制下。

20年可以讓一個嬰兒成長為另一個大學生,但中國的民主法制卻還在蹣跚學步。20年的風風雨雨沒有洗去人們對六四的記憶,但掌控公檢法機器的中共政法系統不僅沒有裝進更多的法治,反而以更嫻熟的手段對中國民眾施暴。

每一個人都有責任,我們不能讓那些永遠停在20歲的靈魂悲傷。如果我們冷漠以待,被害人反過來被判死刑,修煉真善忍的純淨團體被陷為反動組織,所有白都能成為黑的……而6月4日就能變成5月35日。◇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