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地方 人物特寫

吃優格、聽古典樂 陳永雄培育樂活豬

所有豬舍均採用電腦自動控制負壓水簾系統進行控溫。(三源牧場提供)
所有豬舍均採用電腦自動控制負壓水簾系統進行控溫。(三源牧場提供)

文/記者廖素貞
1982年,陳永雄和太太從一頭母豬開始養起,讓豬吃優格、聽莫札特音樂;到現在,三源牧場每年生產2萬4千頭的樂活豬,不僅有許多知名飯店指定使用,更登上總統蔡英文就職的國宴餐桌。不僅如此,他們還在斗六開了一家肉品專賣店,將陳永雄念念不忘的德國香腸與美食帶入店裡,開設了一家充滿德國風情的簡餐咖啡店,提供消費者「從牧場到餐桌」的安心美味。

陳永雄開設的實體店採半開放式的設計,從肉品分切、加工、包裝、販售,讓安全衛生全都看得見。陳永雄開設的實體店採半開放式的設計,從肉品分切、加工、包裝、販售,讓安全衛生全都看得見。(記者廖素貞/攝影)

辭公職 回斗六當獸醫

畢業於台灣大學獸醫系並取得德國慕尼黑大學獸醫微生物博士學位的陳永雄,為何想經營牧場養豬呢?老家位在雲林、出身工人家庭的他說:「我們家很窮,所以從小就覺得只有讀書才能出人頭地。當年聯考分數可上私立醫學院,但因家裡付不起昂貴的學費,只好改讀國立台大獸醫系。」

陳永雄畢業後回到母校當助理。當時,台灣的生物科學才剛要起步,適逢德國一個獸醫研究病毒計畫案要與台大合作,他很幸運地被派往德國從事研究工作,並在這2年間表現優異,因而又被甄選進了德國慕尼黑大學獸醫微生物系,繼續攻讀博士學位。

取得博士學位後,陳永雄回國到省政府擔任公職,但因他於德國唸書時,曾參加台灣留學生的聚會活動,故而被貼上異議人士的標籤,經常被人事單位約談。對政治完全沒興趣的他受不了這無形的壓力,毅然放棄公職回鄉當「獸醫」。


前景佳 踏入養豬行列

熱心的陳永雄經常義務為豬農處理豬隻的各種疾病,受到豬農們的愛戴。那時候,台灣的養豬業正在興起,豬肉大量外銷日本,前景一片看好,於是他和太太就跟著人家從一頭母豬開始養起豬來,到現在已有1,000頭母豬、1萬3,500多頭肉豬的規模,豬場也由一公頃土地,擴大到約4公頃,還有將近20位的員工。

不過,陳永雄的養豬事業並不是這麼一帆風順。1997年,台灣爆發口蹄疫,養豬業受到嚴重衝擊,許多豬農面臨破產危機而轉行,他也不例外,「那次對我打擊最大」。

然而,為了顧及員工的生計,陳永雄還是勒緊褲帶地堅持了下來,他提到:「當時豬場的4位主要幹部才27、8歲,都剛結婚,問他們要繼續養豬嗎?他們都說『要!』」在配合政府離牧政策下,他們離開了原本設在斗六市區的豬場,到林內鄉的郊區買了一棟法拍的舊豬場,也就是現在的三源牧場,東山再起。

位於林內鄉的三源牧場之正門。位於林內鄉的三源牧場之正門。(記者廖素真/攝影)

凡事為他人著想的陳永雄,在重建新豬場的半年期間,還把4名員工安排到養豬養得很成功的朋友的豬場工作,而薪水由自己支付,「這樣既不影響員工的生活,又可讓員工多學一點新的管理技術,也樂了養豬場的主人。」

全場畜舍以高床設計,不需每天清洗豬隻即可維持豬隻及床面乾爽、清潔,減少了大量廢水的處理量。全場畜舍以高床設計,不需每天清洗豬隻即可維持豬隻及床面乾爽、清潔,減少了大量廢水的處理量。(三源牧場提供)

現代化 營造綠能豬舍

受到口蹄疫的衝擊,陳永雄改變了以往傳統的養豬方式,他將新的養豬場所有豬舍都採用電腦自動控制負壓水簾豬舍控溫、自動給料系統,全場畜舍以高床設計。

所有豬舍均採用電腦自動控制負壓水簾豬舍控溫。所有豬舍均採用電腦自動控制負壓水簾豬舍控溫。(三源牧場提供)

他表示,營建成本雖高,但無需每天清洗豬隻即可維持豬隻與床面的乾爽、清潔,也減少了大量廢水的處理量;而且還把廢水集中處理再循環使用,再透過廢水處理設備所蒐集之沼氣,大量使用於畜舍保溫、員工衣服烘乾及生活熱水供應等,並利用沼氣來發電,達到廢水處理系統自給自足的目標。這是一座設備現代化之養豬場,也是一座綠能養豬場。

全畜舍設置自動給料系統。	全畜舍設置自動給料系統。 (記者廖素貞/攝影)

為了營造一個對豬、對人都舒適的環境,擺脫傳統養豬髒亂、落後的刻板印象,陳永雄說:「我們在畜舍內播放莫札特的音樂,在衛生、乾淨、快樂的環境中,養出三源樂活豬。」

廢水處理設備所蒐集之沼氣,可以發電或畜舍保溫、員工衣服烘乾及生活熱水供應等。廢水處理設備所蒐集之沼氣,可以發電或畜舍保溫、員工衣服烘乾及生活熱水供應等。(三源牧場提供)

不惜本 自製新鮮優格

至於讓豬吃優格,他指出:「讓小豬吃優格,養豬會比較順利。小豬養到28天就要離乳改吃飼料,這一階段牠們因為腸胃適應不良,容易造成下痢。這個問題困擾全世界養豬人很久了!一般豬農會在飼料裡添加抗生素或加上重金屬如鋅、銅,來防止豬隻下痢。豬吃了優格會胃口大開,很愛吃東西又不會下痢,長得快又健康!」

吃優格長大的小豬。吃優格長大的小豬。(三源牧場提供)

「很早就知道乳酸菌對人的腸胃道很好,但很貴,所以一直沒想到要用在豬隻上。十幾年前,我在國外雜誌上看到有賣優酪乳奶粉的訊息,因為我是學微生物的,所以就買回來自己做,後來覺得成本太貴了,就自行大量購買人吃的奶粉,自製新鮮優格。」堅持用人吃的奶粉做優格的陳永雄表示,坊間賣的動物用的過期奶粉,雖然價格便宜,但常被不肖廠商添加很多東西,做出來的優格品質不好。

一家結合生熟肉品、麵包、輕食的簡餐咖啡店,提供消費者「從牧場到餐桌」的安心美味。一家結合生熟肉品、麵包、輕食的簡餐咖啡店,提供消費者「從牧場到餐桌」的安心美味。(記者廖素貞/攝影)

為讓消費者也能吃到安心健康的肉品,他打破傳統肉店經營模式,在斗六開設結合生熟肉品、麵包、輕食的實體店,把三源牧場養的豬肉,從肉品分切、加工、包裝、販售,半開放式的設計,讓安全衛生全都看得見。還將他念念不忘的德國香腸及美食帶入店裡,成立了充滿德國風情的簡餐咖啡店。

實體店採半開放式的設計,讓安全衛生全都看得見。實體店採半開放式的設計,讓安全衛生全都看得見。(記者廖素貞/攝影)

增產值 重專業、管理

當了34年豬農的陳永雄說:「養豬不但要很專業,還要有好的管理,包括豬舍的設備、員工的訓練、養豬的技術,每個環節都要做好,產值才會高。」目前全世界都以一頭母豬一年可以生產多少頭肉豬作為指標,在先進國家如丹麥,一頭母豬一年平均可以生產29~30隻,而台灣只有15隻,效率只有人家的一半,吃同樣的飼料,為什麼我們的產值就這麼差呢?關鍵就在養豬的管理上。

他指出,丹麥的養豬業能成為全球的指標,除了有好的環境、好的管理外,他們很重視疾病的防疫工作。豬農只要發現自己的豬有問題,馬上通報政府協助處理,絕不隱瞞疫情,因此他們沒有豬瘟也沒有口蹄疫的問題。反觀台灣,陳永雄感慨地說:「台灣人沒有利害與共的整體觀念,為了個人私利隱瞞疫情,導致容易爆發大面積的口蹄疫或禽流感,造成很多豬農或養禽業者無辜的損失。」

陳永雄舉了一個日本案例,十多年前,日本一對養雞夫婦發現自己的雞場發生了禽流感,覺得愧對國人而切腹自殺,事後調查才發現,這場禽流感是來自別的養雞場。「這對日本夫妻勇於承擔的負責的態度,是台灣人所欠缺的!」

帶人帶心 員工忠誠度高

儘管擁有近1萬5千頭豬的牧場,還有一家實體店面,陳永雄給人的感覺總是那麼氣定神閒、從容不迫,原來他有自己的一套管理哲學,「我很少去牧場,只是偶而去看一下,有什麼問題只要交代一下,他們(員工)就會做好,有事就用通訊軟體跟我聯絡。」

為什麼對員工這麼放心?他表示,員工都是農校獸醫科畢業的,具備養豬的專業知識,所以可以很放心地把養豬工作交給他們,而且還鼓勵他們到大學進修,吸收一些新的知識。這些員工在牧場工作有10幾年的也有20多年的。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還會選擇養豬嗎?年近65歲、喜歡單純的陳永雄說:「養豬很適合我的個性,只要把分內工作做好就可以了,不用跟人打交道,這樣就有較多的時間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問及什麼事讓他最開心?「假日和太太一起到台北看孫子,陪孫子玩最開心。」陳永雄笑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