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美容時尚

專訪法國名牌珠寶最年輕台灣設計師

林千惠近照。(本人提供)
林千惠近照。(本人提供)
【記者張妮/法國報導】8年前,林千惠懷著夢想從台灣到法國留學,學高級珠寶設計,3年前一個實習的機會,讓她成為了擁有近160年歷史的寶詩龍公司設計部的首位亞裔設計師,並且是最年輕的。近日,林千惠接受大紀元採訪,娓娓道出她成功背後的故事。

勵志當漫畫家 卻與珠寶結緣

林千惠來自台灣,是個土生土長的台北人。她自我介紹說:「我從小就喜歡畫畫,曾勵志當漫畫家,小學時常代表學校參加各種繪畫比賽。國中時期熱衷於同人動漫展、擺攤販賣漫畫作品和角演(Cosplay)。高中考上美術班,開啟了學習純藝術的繪畫人生,期間,一邊畫同人單行本,一邊幫出版社畫插畫,繼續朝漫畫家之路邁進。大學就讀台灣藝術大學的工藝設計學系,副修水墨書畫系,在學期間進一步接觸台灣漫畫市場,發現其體制不完善,於是選擇離開;同時期我對金屬工藝逐漸培養出興趣,因此畢業後決定出國進修珠寶設計。」

在選擇留學目的地的時候,林千惠想到了法國和義大利。她說:「因為我希望從事高級珠寶行業,而很多大珠寶牌子都來自法國,義大利也有,但法國更為正統。」

就這樣,2009年底,林千惠踏上了留學的旅途,來到法國,先是花了一年的時間學習法語,期後在3年多的時間裡,先後就讀了兩間珠寶學校:現代首飾學院(AFEDAP)和巴黎珠寶工會學校(UFBJOP)。
林千惠的手繪作品圖。(林千恵提供)林千惠的手繪作品圖。(林千恵提供)

林千惠在Alexandre Reza工作室任職時的作品──紅寶石耳環。(林千恵提供)林千惠在Alexandre Reza工作室任職時的作品──紅寶石耳環。(林千恵提供)

忠誠於傳統設計 毅然換學校

「現代首飾學院偏向於現代珠寶教學,我後來發現那不是我想要的高級珠寶技藝,於是我就轉學了。」林千惠笑道。為了堅守出國留學的初衷,她轉到了巴黎珠寶工會學校,她說:「這回選對了」。

「因為一開始相關資訊很少,又沒有前輩指點這裡有哪些珠寶學校,每個學校的教學風格是什麼,是否適合自己等等,所以容易選錯學校。」

「後來,在巴黎珠寶工會學校發現,他們才是走傳統高級珠寶路線,重視技術與工藝文化的傳承,都是製作以金、銀和寶石為原材料的正統珠寶,而非像現代珠寶,主要著重設計理念的傳達,使用的設計題材相對寬廣(如:塑膠、玻璃、紙等)。」

所謂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雖然選錯了學校,但林千惠說:「兩間不同導向的學校,讓我對歐洲珠寶及金工技術有了更全面的認識」。 
林千惠的手繪作品圖──蘭花手環。(林千恵提供)林千惠的手繪作品圖──蘭花手環。(林千恵提供)

林千惠在Alexandre Reza工作室任職時的作品。(林千恵提供)林千惠在Alexandre Reza工作室任職時的作品。(林千恵提供)

機遇加上才華 成為寶詩龍最年輕亞裔設計師

介於巴黎歌劇院與羅浮宮之間,美麗的旺多姆廣場(Place Vendôme)是世界的頂級珠寶聚集地,廣場上一根青銅柱直撥沖天,幾百年來,那裡被譽為法國乃至世界的奢華品牌標誌。

2014年,林千惠獲得寶詩龍(Boucheron)長期合約(CDI)設計師職位,她打破了該公司三項紀錄:成為寶詩龍創立近160年以來設計部門首位由實習生轉為正式員工的設計師;為該公司年紀最輕的設計師;第一位來自亞洲的設計師。
林千惠近照。(林千恵提供)林千惠近照。(林千恵提供)

那麼,是什麼樣的機會和努力讓林千惠獲得如此讓人羨慕的工作呢?她這樣回答了大紀元記者的問題。

大紀元:您是怎麼進入寶詩龍的?

 林千惠(以下簡稱林):一般法國學校在放假期間,學生們都要實習,當時校長提出有一個寶詩龍的實習機會,和校長面試後,我得到校長的推薦,之後又通過了寶詩龍設計師的面試,我得到一個月的實習機會。

實習結束後,我覺得一個月的時間很短,沒有學習到太多東西,於是再向寶詩龍公司毛遂自薦,爭取更長的實習機會。碰巧那時新的設計總監剛任職,面試時,她對我的漫畫作品十分欣賞,給了我6個月的實習機會。到期之後她希望把我留下來,但由於公司招聘人員預算有限,在這種情況下,總監想辦法幫我在旺多姆廣場的一個小珠寶作坊裡找到一份設計師的工作。

一年多後,寶詩龍設計總監的祕書突然打電話來說,公司裡有位設計師要退休了,問我有沒有興趣,而這個職位同時還有其他很多資深設計師應聘競爭,幸運的是,總監最後選擇了我。

大紀元:您覺得您的優勢是什麼?

 林:我從小就是畫畫的,美術基礎比較紮實,有水墨書畫的技巧,還學了4年工藝設計,也會用電腦設計,現在珠寶設計師必須使用電腦作為輔助畫設計圖,手繪和電腦繪圖都是非常重要的。加上我是個追求完美的人,對設計圖的嚴謹度要求很高,讓老闆很喜歡。

大紀元:在法國奢侈品行業,品質和設計理念要求都很高,您認為作為一名高級珠寶設計師的基本素質要求是什麼?

 林:首先,我覺得必須有效率,能在公司的成本預算下創造出最大的價值,再加上創意,設計出既符合公司的風格和品味,又與眾不同、獨一無二的作品,難度挺高的。我是寶詩龍第一個從實習生到僱用為正式員工的人,一般來說,這樣的公司從來不會用實習生的,所以,我的老闆是我的貴人。

大紀元:從留學到實習,再到成為寶詩龍的設計師,一路闖過來,您最大的感受是什麼?

 林:最大的感受是,每個來法讀書的孩子都非常不簡單,非常辛苦!要應對被歧視。在設計行業,無論是在學校還是在公司,如果你才能出眾,就容易被妒忌,加上你又是個外國學生,就更容易成為被欺負的對象,這時父母又不在身邊,所以外國學生其實是很不容易的。

當遇到情緒低落的時候,我就會想家人,想我來法留學的初衷,我不想讓家人失望,我要想在這裡做些什麼事情,讓他們為我感到驕傲。(大紀元:那您做到了?)林謙虛地回答:「目前我還在努力中。」

大紀元:您想對在法國留學的學生說點什麼?

 林:你要有心理準備,是過來求學的,不是來玩樂或交朋友的,特別法國的假期很多,所以作為留學如果想要充實自己的話,最好儘量利用假期的機會多實習。每個假期我都會去實習,只有實習,你才能跟業界接觸。如果不實習,你就只是在學校的環境裡,在一個框框裡,這樣你不會認識到業界需要的是什麼。

大紀元:您未來有什麼打算?

 林:如果有機會,我還是想回台灣。我父母都在那邊,我覺得自己留在國外會有點不孝,所以有機會的話,不排除回去的可能。不過,目前台灣在高級珠寶方面的工作機會畢竟很少,而且在這個行業我還很年輕,還沒有很多經驗,我覺得自己應該在這種大公司裡多學、多看,日後有足夠經驗的時候,我希望把自己學到的技藝帶回台灣。

台灣在高級珠寶方面的資訊比較少,雖然優秀的人才很多,但可惜他們沒有那個機會和舞台被發現和發揮自己。相比之下,我在法國的一些同事,其實他們並不一定比台灣的人才更傑出,但這裡就是有這樣的機會,讓他們能進入大品牌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