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中國 社會萬象

「龐氏騙局」E租寶案》2,000被害人聘律師訴訟:第一步閱卷就受到阻礙

508
連續多日,近千名E租寶被害者再次進京上訪。(受訪者提供)
連續多日,近千名E租寶被害者再次進京上訪。(受訪者提供)
【大紀元記者顧曉華採訪報導】轟動海內外的E租寶案已過去近2年,目前該案進入司法階段,即將開庭。2,000名投資被害人聘請代理律師要求參與案件訴訟,但律師的閱卷等訴求全部受阻,被害人的權益是否會得到保障仍然是未知數,被害人堅持不斷地進京維權仍受打壓。

打著 P2P 網路借貸旗號的中國公司 e 租寶(Ezubao),以「投資低門檻、高回報」吸引中國大批民眾投資,更一度被評為「中國最有責任感的網路金融企業」,然而2015 年e 租寶因涉嫌犯罪遭查封,引發全中國各地民眾「上訪」維權討回資金,該公司年半內非法集資逾500億元人民幣(約2,500億新台幣),90萬受害投資人遍布中國31個省市,其高層管理人員直指, e 租寶完全就是一個龐氏騙局。

E租寶案於2016年8月由北京市檢察院受理,同年12月15日,案件移交至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提起公訴,至此,進入司法程序的同時,大陸各地2,000名E租寶投資被害人,聯合聘請了北京中聞律師事務所的陳永福律師,介入該案訴訟維護他們的合法權益。

陳永福律師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他在介入該案過程中,遇到了層層阻力一籌莫展。

去年12月,他向檢察院遞交了訴訟委託書,與對方進行了簡單的溝通,對方也為其做了筆錄。他提出委託者以被害人的身分,參與該案要求閱卷的權利、要求提起刑事訴訟和附帶民事訴訟、要求獲得起訴狀副本,以及要求旁聽該案的開庭審理。陳律師說:「檢察院答覆說審判是法院,最後由法院決定。只給我們做了筆錄。」

陳律師又與法院進行聯繫,並且遞交了訴訟委託書和相關的一些材料,同時以書面的方式給法院寫了一份要求閱卷的申請書,之後,他們又通過電話的方式與承辦法官進行聯繫,得到的回覆是法院方面進行研究再決定。

陳律師還表示,接下來他們不斷地與法院聯繫,結果法院的電話一直打不通,處於忙音狀態,期間他們又獲得消息稱,專案組要封閉式閱卷。在這過程中,法院方面一直是在進行拖延。

陳律師指,雙方一直關於E租寶的投資者,是否為被害者的身分存在分歧,法院不承認被害人身分,等於剝奪了訴訟代理人閱卷的權利以及參與訴訟的權利。

他說:「第一步閱卷的權利就受到了阻礙,最後主審法官孫燕,明確地告訴我們拒絕我們(被害人)的身分,甚至提到有部分投資人認為E租寶合法,不存在詐騙行為,聲稱你們可以上檢察院撤回起訴,目前案子已經移交一中院,這種非法集資的事實已經比較清楚。法院還給我們律師提出這樣的說法,純粹是耍無賴和搪塞的做法,這是故意刁難。」

陳律師無奈地表示,在中共兩會期間,他還向出席兩會的中共最高法院人大代表,遞交了一份情況匯報書,對此北京高院負責官員給人大代表的回覆是,法院應該確認被害人的身分,要求閱卷的權利應該獲得許可,法院應該通知訴訟代理律師參加庭前會議;但是再聯繫北京最高法院時,對方的回答卻稱回覆是給人大代表,並不是作為法院處理案件的具體方法,完全被忽悠。

陳律師還透露,他所在的律師事務所,也因此案件受到東城區司法局的警告,要求他們不許炒作此事、在微博等網絡上進行公開質疑,同時讓他們寫相關材料,向上級主管部門進行備案報批。陳律師表示,這是司法局變相地干預律師執業的權利。

據悉,該案已經完成了庭前會議,通知了辯護律師參加,但並未通知陳律師參加。陳律師說,這已釋放一個信號──他們將不可能參與訴訟。

「我們一直要求書面的答覆,目前這種答覆,只能讓我們按法律程序向上級檢察院要求監督,我們通過電話都無法聯繫,快遞簽收以後也沒有任何回應,不容樂觀,特別是庭前會議不讓我們參加,已經是一個定局了。」 投資被害人,前仆後繼進京維權悲劇接連發生。

據悉,連續多日,近千名E租寶被害者再次進京上訪,他們到銀監會、北京第一中級法院前請願,在現場的孫女士說:「在一中院,大家差不多都被警察驅散,警察來了一車人追著抓我們,你看我們還有說理的地方嗎?抓了好幾車人。」

據悉,大批上訪者被抓至九敬莊,還有大批被害人根本無法進京,被當地警方控制在家裡等,一位於先生透露,由於當局打壓,導致進京上訪人數減少,否則將會有上萬人進京。

孫女士表示,他們現在生不如死,這一群體經常可以聽到自殺的消息。孫女士是將給兒子結婚的近60萬元的錢,全部賠到E租寶裡面,這是她10多年的血汗積蓄。

孫女士還透露,有一位女難友因背著丈夫投資,後因政府維穩,將此事告訴了其丈夫,結果該名女子被丈夫打斷腿並且離婚,該女子天天以淚洗面要自殺;還有一名年輕的理財師因上訪遭到打壓,而且他將親朋好友的上千萬元資金全部投入其中,最後無法承受壓力而自殺。

另一位被害人孫先生痛苦地說:「我們太無辜,就是小百姓,有的把家裡的錢全投這裡了,不是融資,國家支持的項目,最後整個非法集資,我們能服嗎?你說這個責任誰來付,國家不擔責。還讓我們老百姓活嗎?我們這錢不是貪來的,都是血汗錢。」

大紀元曾獲得爆料,有民間人士不完全統計,目前大陸各省類似投資理財以及擔保詐騙公司近千家,受害人達300餘萬人,涉案金額達近4,000億元,自殺人數達800餘人,請願多達6,000多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