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養生 心靈健康

原來,這就是愛

世界很大,沒有理由退縮。 (《停泊棧》期刊)
世界很大,沒有理由退縮。 (《停泊棧》期刊)
上坡,壓低身子;急陡坡,轉身、倒退⋯⋯我在一條名為「深海的空間」的路上,如人魚般悠遊於其中,轉身、單煞,俐落的S 型穿越前方低頭抓寶(Pokemon Go )的魚(人)群,以優雅的姿勢,閃躲沿路的重重障礙。

「很抱歉,我們沒有另一個出入口,也沒有斜坡。」門前的三個階梯,終究還是將我阻擋下來,朋友與我站在店門前一陣尷尬,不想掃興的我,深吸一口氣,壓抑著恐懼讓服務生扛我進去。

有那麼一段時間,不再想面對這樣的窘境,我委婉地拒絕沒有「無障礙設備」的聚會邀約。而愈來愈狹隘的人際關係,反映著台灣社會對無障礙概念的貧瘠。

世界很大,沒有理由退縮

蕃薯教練是我在台東認識的飛行傘教練,也是帶著我飛上天空的第一個人。當年,整個教練團一起思考:怎麼讓無法助跑、降落踩地的我可以飛上天。他們不斷地模擬狀態,設計輔具,找尋出兼顧安全與舒適的方法,帶我安全飛翔。但這些研究的過程,在北部的我都無法參與,每當我丟出焦慮的疑問,蕃薯教練只是爽朗地說聲:「沒問題,這個交給我們。」

直到準備起飛那天,我終於到達飛行場和專業的教練團見面。他們讓我坐上飛行傘專用坐墊。當我焦慮著該怎麼助跑起飛時,教練們站在我的左右兩邊,開始為我解說起飛降落的流程。蕃薯教練為我介紹了今天擔任我左右腳的兩位教練,因為我的雙腳無法使力奔跑,於是由他們來擔任我的雙腳,拉起左右邊的坐墊。教練們告訴我:「不用擔心,我們會幫妳助跑;等一下要降落時,我們會在降落場等妳;最後踩地時,我們會當妳的雙腳。」

接著,他們專注地看著前方,直到起飛場揚起了一陣南風,「跑!」原本寧靜的起飛場在蕃薯教練這一聲令下,開始動了起來,前面的景象如快轉般移動、變化,上一刻我被抬起,眼前只有教練劇烈搖晃的背影,以及充滿士氣的喊叫聲:「跑、跑、跑、跑⋯⋯好!」突然間被拋入一片蔚藍空間,世界寧靜了下來,在還來不及搞清楚情況的當下,我起飛了,像隻鳥一樣。

飛翔原來可以這麼簡單!像隻鳥一般的飛翔後,心也被這片天空征服了。蕃薯教練說:「世界是寬廣的,屬於任何人的,你必須主動走向它。」之前,因環境被拒絕是簡單的;害怕被拒絕而放棄出門,更是輕如鴻毛的決定。現在,即使被拒絕,我也不輕易退縮。

愛是體貼的理解差異

隔年,蕃薯教練正在翻修他們的房子。很長一段時間我沒有再到台東,而他們也不讓我看到任何裝修的照片,說是要給我一個驚喜。直到新居落成,我到台東去祝賀蕃薯教練,就在車子緩緩開往蕃薯教練家,映入眼簾的是讓我又激動又驚訝的畫面──就在蕃薯教練家門前,有一個無障礙斜坡,和緩地延伸到家門;而屋裡有一個房間設計成無障礙房,沒有門檻的房內,有著輪椅可進出的廁所。

蕃薯嫂站在門前笑著說:「這裡就是妳的家,隨時都歡迎妳回家。」左右鄰居們這才恍然大悟地明白,原來這無障礙斜坡,是因為輪椅的需要。而對於我這個沒有血緣的家人,卻深刻感受到蕃薯教練一家給我滿滿的愛。

在這之後,飛行傘教練們紛紛在自己的工作場域設置無障礙。路西法教練的居酒屋開幕,我見到了無障礙廁所,與門前的斜坡。蔣哥的音樂PUB,有著寬敞的空間與無障礙廁所,有許多輪椅使用者會來這裡聽音樂或者開慶生會。

台東想飛教練團,因為一次飛行結下深刻的緣分;也因為相互理解,而改變了環境;更因為如同家人般,使我深刻感受到:愛的給予是存在對方的需求上,不刻意也不委屈。愛,不是因為我的不同而需要被特別處理、隔離對待。愛,是讓我的不同能與他人息息相關,能與世界緊緊相扣。

──轉自萬海航運慈善基金會《停泊棧》期刊60期

加入《養生-大紀元》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