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凝聚的整體

上了船就要忘掉自己,忘掉敵人,忘掉時間、空間,要一心不亂,聽到的只有鼓聲,想到的只有力量。「那條船不算整體的一員嗎?」(記者宋祥龍/攝影)
上了船就要忘掉自己,忘掉敵人,忘掉時間、空間,要一心不亂,聽到的只有鼓聲,想到的只有力量。「那條船不算整體的一員嗎?」(記者宋祥龍/攝影)

文/王金丁
裁判伸直了手臂把槍口指向天空,這時,海水似乎也停止了呼吸,槍聲還沒有劃破藍天,我們的龍舟已像箭一樣射了出去,同一瞬間,神鼓阿飛擂下了第一聲戰鼓。

船頭,潑辣的浪花翻騰著白色陽光,阿飛古銅色的雙臂韻律地揮動鼓槌,操控著十八隻船槳的速度,伙伴們在隆隆的鼓聲中,身體與手中的槳已連成一體,兩邊船舷不斷激起一長串水牆,我踞守船尾握著槳,在水瀑中,用眼睛餘光掃去,船身正貼著水面快速向前衝刺。

向前躬身划槳時,往映著陽光的水面看去,心裡暗暗讚歎這驚險而美麗的畫面,我們已甩脫船隊幾乎五個船身距離,阿飛額上的紅布巾,正浪花似地在空中飄蕩。

在阿飛的鼓聲激勵中,船身衝破層層海浪,已飆過了一半的賽程,小陳趁機轉過頭來向我拋了個飛舞的媚眼,忽然一個意念飛過腦際,提醒我不能掉以輕心,剎那間,一個波浪已捲過船身,我向小陳回了個告誡的眼色。

這時,友船的鼓聲一波波擂了過來,船首色彩鮮豔的木龍頭慢慢逼進我的視線,碼頭上圍觀的人群裡,已激起一陣驚呼的熱浪,更加騷動我們的軍心,這時,教練嚴厲的臉色又浮上腦際:「你們只要握了槳,就把得失心放掉。」

得失心?誰都曉得教練心裡想的是什麼。

最後的龍爭虎鬥,大家心裡有數,這是一場艱苦的戰爭。該死的是,小陳在臨上船前在碼頭滑了一跤,小腿上還炫耀著一塊瘀青,他自己狠狠地啐了一口:「苦了。」當時只有我聽到。

神鼓阿飛已經挺直腰桿,把鼓點緩了下來,穩住了大家的心情。想起教練在訓練時雖然凶悍,說的句句在理:「上了船就要忘掉自己,忘掉敵人,忘掉時間、空間,要一心不亂,聽到的只有鼓聲,想到的只有力量。」

浪花迅猛的捲起白色陽光不斷的從頭上灑下,我閉上眼睛,握緊船槳,隨著阿飛的鼓點揮動手臂,眼前浪花揉著陽光韻律地穿過,時間跟著慢了下來,剎那間,已感覺不到船身前進的速度,只嘗到嘴裡鹹鹹的海水的味道。

這時,耳朵裡只有鼓聲及心跳聲,嘴裡又湧現海水的鹹味,我狠狠地吞了下去,這次海浪是從頭頂灌下來的,我感覺船身似乎被拋上了浪頭。

船身穩下來時,碼頭響起連串的驚呼聲,然後,阿飛的鼓聲停了,船速跟著慢了下來,我睜開眼睛,黃色的冠軍標旗,正握在隊長手裡。

是什麼時候了,浪花回歸了大海,白色的陽光裡有了淡淡橘黃,龍舟賽後,碼頭跟汪洋連成了一色,碼頭上的熱鬧的人群已經靜了下來,船隊息鼓休兵,一艘艘悠悠地漂浮海上。

海浪平靜了下來,從阿飛壯碩的古銅色的雙臂,似乎還能聽到鼓聲的韻律,我握著潮溼的船槳,想起那天教練訓勉時最後說的一句話:「你們二十二個人是一個整體。」

「教練,我們全隊只有二十一個人。」

「那條船不算整體的一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