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人文生活

物我兩忘

人們領悟到大自然的深沉意蘊去探索人生的精神意境,從而達到了「物我兩
忘」的境地。(123RF)
人們領悟到大自然的深沉意蘊去探索人生的精神意境,從而達到了「物我兩 忘」的境地。(123RF)

文/西如
退休後,閒來無事,便參加全國最孚眾望的《洄瀾詩社》,曾學習李商隱的《錦瑟》一詩,有所感觸,即興寫了一首。

莊生夢蝶意痴迷,常問自家我是誰?
望帝春心杜鵑托,枝頭泣血幾人知。

《莊子齊物論》中,記述了一個「夢為蝴蝶」的寓言:

莊子曾做一夢,夢見自己變成了一隻蝴蝶,在花叢中愉快地飛舞著,竟不知自己是莊周了。一忽兒醒過來,發現自己仍是個形跡分明的大活人。不覺迷惑了好久,到底是我做夢變成了蝴蝶呢?還是蝴蝶變成了我?這體現莊子超越主客界限,步入了物我兩忘的思想境界。

莊子是春秋戰國時期的一位哲學大師,也是一個浪漫派詩人,善於敞開自我,他有著嚮往精神自由,縱情適意,逍遙閒處,淡泊無求的情懷。莊子還把整個人生藝術化了,他的生活中充滿了情趣,因而向內蘊蓄了自己一往情深,向外發現了自然的無窮逸趣,產生了物我交感共鳴的效果,進入了物我和諧,人天合一的意境。

人與人之間的心靈溝通,人與物之間的冥然契合,就能使人們領悟到大自然的深沉意蘊去探索人生的精神意境,從而達到了「物我兩忘」的境地。◇

西如
民國14年生於湖南,湖南大學三年級肄業,嗣後因戰亂隨軍轉進台灣,並再進修至政戰學校反情報高級班畢業。曾任連、營長、輔導長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