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網搜 感人

【大陸來鴻】明白得失關係 看淡利益心胸開闊

文/迎春(大陸法輪功學員)
修煉法輪功之前,我是做生意的老闆,那時的我年輕漂亮,能吃苦,生意之路走得很順暢,有了自己的工廠,又在上海建立一個銷售點,產品銷往廣東、深圳等發達地區。

員工私吞貨款 債臺高築

就在我生意剛剛起步不久,想打開更大銷售市場時,我的業務經理把我騙了,他經手發走3車皮貨,把錢私吞了,近40萬元,自己的老婆、孩子也不要了,跑到南方又弄了個家。那時的40萬能抵現在的400萬。我一下子債臺高築,真有天塌下來的感覺!

當時我才30多歲,能有多大承受力呢?整天以淚洗面。這打擊太大了,真切感受到了什麼是絕望,我整天失魂落魄的,打不起精神,睡不著覺,不想吃飯,想起來就哭,眼睛都哭腫了,這麼多錢上哪弄?工廠要繼續生產,工人要開工資,原料還得進,靠什麼維持……我是個要強的人,一下子吃這麼大虧,精神一下子垮了。那時,誰勸我都不管用,真的動過死的念頭。幾天功夫,我身體不行了,走路搖晃,腦子亂糟糟的,白天、黑夜心裡只想著一個事:找上幾個人報仇去,一旦找到他,一定得把他整死,出出這口氣……。

最擔心我的是我母親,老太太沒文化,每天跟著我,看著我,勸我的話就那一句:「三兒,想開些,想開些。」我望著母親渴望的眼神和滄桑的臉,心裡很酸,話沒出口,眼淚就刷刷地下來了。母親撫摸著我的臉,眼淚也下來了,說:「三兒,想開些,他缺德,他會得報應,你想開些。」

忽然有一天,母親拿個小錄音機走到我跟前說:「三兒,你聽聽這個?」我一看,是母親經常聽的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音帶,我知道母親在煉法輪功。母親不識字,只能聽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音。我說:「媽,我不想聽這個,心裡煩。」我心想,聽這個能撈回那40萬嗎?可是,母親已經把錄音機打開了,遞到了我手上,我只好接了過來。

這時候,聽到錄音機裡傳出的正是大法師父在講「不失不得」的道理。這話正對我心思,我一聽:「不失不得?」不由得一愣,又聽了幾句,覺得有道理。可又想,我失去這麼多錢,我能得到什麼呢?誰能給我呢?這錢怎麼樣才能回來呢?想到了錢,我就心煩、就恨。我把錄音機還給了母親,覺得煉功是老年人的事,我年輕,修煉的事離我太遠。

就在這時,上海的存貨點有急事讓我過去。就在去上海前,母親遞給我一本書──《轉法輪》,母親勸我說:「三兒,這書好,你看看吧?」我說:「媽,我沒空。」我想,老太太沒文化,她知道什麼好不好的,我走南闖北,要是好東西,還等你給我呀!

教授也看《轉法輪》

在上海辦完事,我坐上了從上海到北京的火車。在車廂裡,我遇到了一件讓我感到很意外、很震撼的事。我乘的是臥鋪車廂。對面的下鋪是一個學者模樣的人,後來知道他是教授,旁邊還有他的幾個學生。教授正全神貫注地看一本書,很入神,半天了也不跟別人說話。我問:「您看什麼書呢?」他把書皮對向我,說:「《轉法輪》。」我一驚,這麼有文化的人也看這個?

他見我有些不解,就笑著說:「看這本書的人很多,內容很博大呀!」我說:「我母親也學,她沒啥文化,就是聽錄音,說是她師父的講法。您是有文化的,怎麼也看這書呢?」他放下書,和藹地說:「全世界的人都在研究這本書,不光是祛病健身這麼簡單,這是一本佛家上乘大法,你讀多少書,都看不到這上面的內容,深奧啊……」他指著旁邊幾個年輕人,說:「這幾個是我的學生,我們是搞科研的,剛從國外回來。」

教授看法輪功的書,這事讓我大開眼界,回家後,我第一件事就是向母親借她那本《轉法輪》,我想研究一下,這到底是一本什麼書?

在看《轉法輪》的過程中,我有很多疑惑:為什麼這樣?為什麼那樣?可是,這些疑惑就像師父說的,你在看第二遍時,一個個疑惑都解開了;同時又有新的疑惑:為什麼這樣?為什麼那樣?在看第三遍時又解開了……我驚訝,也終於搞明白了,原來這是一本修煉的書,此後,我走進了大法修煉。

修大法沒白活

學法修煉後,我受益無窮,比如:一身病好了,心胸開闊了,遇上不順心事能想開。對於騙我錢的那個人,大法書上講得很明白:「不失不得」,得到不該得的東西,就得用德交換,人要是德沒了,災禍必來,這是天理。

學法前,一想到騙我的人,我就痛恨他,見到他的家人時也氣得不行。學大法後,我明白了更深層的因緣關係和得失關係。其實,他害人更在害自己,做了一件傻子都不幹的事。但我不恨他了,覺得他可憐,他用德來換業,用德換那點錢,天理也不會放過他,他不知道這個後果有多可怕。人在迷中只知道錢好,卻不知道錢得到和失去的背後深層道理。

後來我聽說,騙我錢的那個人,在南方找了一個小媳婦,過了幾年好日子後,小媳婦把他的錢折騰光了,就把他踹出去,他又回來找原配。他的兩腿生了惡瘡,一直往上爛,大腿被截肢,後來去世了。

為了還債,我把工廠賣了,一下子變得很輕鬆,又去做別的生意。現在我家順,生意順,什麼也沒丟。這是大法給我的福。我把《轉法輪》這本書背了下來,慶幸這輩子沒有白活,遇到這麼好的大法。萬古機緣只一次,錯過了將永遠不會再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