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人文生活

母親的容顏

深情的慈祥容顏,讓我真實的感念,母親早已進入了我心門的裡面。(Fotolia)
深情的慈祥容顏,讓我真實的感念,母親早已進入了我心門的裡面。(Fotolia)

文/沙山懷若
在我的記憶裡面

母親生前總是灰頭土臉

不是烈日下的番薯園

就是大海裡的蚵田

總之沒有時間

顧慮到我的心情轉變

那時候叛逆只想離開家園

到外面去追求我的理想

也把母親阻擋在心門的外面

直到母親住院

我才看到那缺了一根趾頭的腳掌縮在薄被輕掩

宛如一根巨大的衝木撞開了我的心眼

我急於迎接母親進入門裡面

可是母親卻已走遠

天昏地暗淒風苦雨的屋簷

我守著心裡這扇破損的門面

等待母親依然清晰的臉

從中年追溯到青年

從青少年追憶到更早的童年

母親也從布滿皺紋的愁顏

逐漸展現明亮的雙眼

我又看到那懷抱的雙手厚繭

與深情的慈祥容顏

在我夜晚深沉的睡眠

平靜的家鄉生活悠閒

讓我真實的感念

母親早已進入了我心門的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