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地方 人物特寫

音樂界的台灣之光 指揮界三冠王——呂紹嘉

NSO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呂紹嘉。(國家交響樂團提供)
NSO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呂紹嘉。(國家交響樂團提供)

文/亦凡
對古典音樂愛好者而言,「呂紹嘉」這個名字肯定不陌生。身為國家交響樂團(NSO,即台灣愛樂)音樂總監的他,指揮足跡遍布世界大小音樂廳。身為黃皮膚的亞洲人,他指揮棒下的樂音卻讓古典音樂原生國——歐洲樂迷們深深折服。他是歐洲指揮大賽著名的「三冠王」,更擔任德國多家歌劇院音樂總監達十幾年,是一位出身自台灣的國際級指揮家。 

恩師啟蒙 半路出家學藝

呂紹嘉受訪時,談及自己並非從小就立志當音樂家,雖自幼學習鋼琴也接受音樂薰陶,但仍像大多數的台灣學生一樣考試升學,還考上最高學府台灣大學心理系。「這聽起來好像有點傳奇,但對我來講一切事情都是『水到渠成』這四個字可以解釋。」他認為,人生這條路上,每個人最後都能聽到自己「內心的聲音」。 

而要聽見內心的聲音,走上屬於自己的路,必得先遇見一位引路人,他的引路人即是他的恩師——陳秋盛。在他為陳老師的學生伴奏時,陳老師意外發現了他的天賦,呂紹嘉形容道:「陳老師好像有一種預感,覺得我可以學好指揮。」然而他也說自己當時是個「害羞的大男孩」,在那堂課的一年多後,才終於跟隨陳老師學習指揮。 

「指揮實務的經驗最重要,勝過於在學校的學習,這是陳老師一開始就跟我講清楚的。」而在擔任陳秋盛的助理指揮過程中,呂紹嘉也的確在實務演出中獲益良多。當他前往歐洲學習時,赫然發現自己的技巧其實已比其他同學紮實許多了,也在短時間內迅速拿下「三冠王」的稱號,這一切都歸功於恩師為他打下的基礎。

「我跑過那麼多地方,看過那麼多的老師,還沒有一個人能像陳老師一樣,對指揮技術領悟得那麼深。」呂總監對恩師的感念,溢於言表。 

歐洲薰陶 拓展指揮視野

曾經在德國有十餘年歌劇院總監經驗的呂紹嘉,認為歌劇對一位指揮的養成至關重要。回憶起在歌劇院指揮時期,他說:「有時候一個禮拜每天晚上都是不同的劇上陣,而且是沒有排練……完全就是靠一根指揮棒,不經過排練,把台上台下那麼複雜的東西、那麼多的變化,全部兜在一起。」藉由這樣高密度的訓練,以及各種驚險的突發狀況考驗,對一位指揮都是非常好的磨練。

這種臨場考驗令人難忘,例如,在一次指揮《波希米亞人》時,劇場設計裡樂池開場前譜架燈是全暗的,直到開場,指揮上方的燈打在譜架上時,才會藉由感應器啟動樂團的譜架燈。但演出當日指揮的譜架卻被不知情的工作人員撤換,意外擋住了感應器,讓樂池就尷尬地處在一片黑暗中。後來雖然順利點了燈,但這場小插曲也成了難忘的經歷。

在技術之外,指揮的課題可是又深又廣,即使在台灣時,陳秋盛已經幫助呂紹嘉奠定了深厚的技術基礎,他仍認為,在歐洲文化的時光幫助他拓寬了音樂視野:「我在維也納的7年,對我來講學校課業外,最重要的事就是去看演出、去歌劇院,每天晚上都有不同的劇。很多全世界最好的樂團,你都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在許多大師手中,現場去經歷到他們的藝術造詣,像是海綿一樣吸收這些文化的薰陶。」 

古典音樂是全人類的資產

我站在舞臺上時,從來沒有想我是哪裡人,我是台灣人,黑頭髮黃皮膚,在台上我從來是忘了這些事的。」談到如何在西方人面前詮釋其再熟悉不過的古典音樂時,呂紹嘉給出這樣的答案。國籍對他而言從不是他詮釋音樂的阻礙,他認為「音樂超越種族、超越時空的藩籬」,這句話不是高調,他在每場演出中深刻驗證的真理。 

有感於大眾對古典音樂的卻步,呂總監反倒認為,正是因為古典音樂詮釋了超越時空的情感,了解古典音樂必有其一定的門檻:「我從事的古典音樂,很多人覺得這是一個比較『殿堂性』的東西,不好接近。我承認這不是能讓你一下子了解的東西,但同樣的,好山好水怎麼可能就在你家旁邊,你總是要去尋訪。」 

但他也說道,古典音樂總是能打動到人內心的一某部分。提起自己曾帶著樂團去非洲演出,他相當驚訝當地人聚精會神地聆聽對莫札特交響曲,且被其深深感動。這份感動與你是誰、從哪裡來無關,而是身而為人皆擁有被偉大藝術感動的能力。 

跟隨內心的聲音,呂紹嘉在國際指揮界放異彩。(國家交響樂團提供)跟隨內心的聲音,呂紹嘉在國際指揮界放異彩。(國家交響樂團提供)

所謂的某某樂團是「德奧之聲」、「北歐之聲」這樣的說法,呂紹嘉認為是偏離音樂本質的。他打趣的說道,要是貝多芬知道自己的作品被說是德國之聲,應該會很生氣,因為貝多芬的音樂應該是屬於全人類的。「一個好的作品就像是一條河,是活的,一直流傳下來。傳統應該是一直流下去,一直可以加入新的東西進去而不會破壞它的本質,我覺得一個經典作品就是這樣。」這正也是他詮釋音樂的本心。

無聲指揮棒 揮灑生命樂章

今年是呂紹嘉擔任國家交響樂團總監第九個樂季,在過去9年的時光中,從搬演如華格納女武神般大型歌劇製作,到馬勒與布魯克納等交響樂史詩,再回到莫札特純粹凝鍊的交響曲,呂紹嘉成功將台灣愛樂打造成國際級水準的交響樂團,也送給了台灣愛樂者無數個值得上音樂廳的理由。台灣愛樂數年深耕下來,已培養出了許多忠實的聽眾,走遍世界各地大小演出的呂總監甚至認為,台灣愛樂的聽眾是他遇過最棒的一群。 

呂紹嘉回顧自己的音樂路,他感到繞了一圈後尋得的道路,格外顯得珍貴,從台大心理系到國際指揮家,生命中的任何經歷都成為他音樂的養分。在音樂這條漫漫長河中,呂紹嘉藉由他豐富的音樂素養與敏銳的心思,用一根無聲的指揮棒,揮灑出令人深深著迷的聲音。

【指揮大賽三冠王】

呂紹嘉分別於1988年拿下法國貝桑松、1991年義大利佩卓第、1994年荷蘭孔德拉辛三項國際指揮大賽中首獎,成為指揮界少見的三冠王。◇

旅歐十多年幫助呂紹嘉拓寬音樂視野,加深指揮的深度。(國家交響樂團提供)
旅歐十多年幫助呂紹嘉拓寬音樂視野,加深指揮的深度。(國家交響樂團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