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教育 教育園地

音樂冰淇淋

享受著自己演奏的旋律、感受著比賽之上的層次,我知道,她正在吃冰淇淋,而且是她最愛的巧克力口味。(《停泊棧》提供)
享受著自己演奏的旋律、感受著比賽之上的層次,我知道,她正在吃冰淇淋,而且是她最愛的巧克力口味。(《停泊棧》提供)

文/李淑楨
小妹第一次的長笛演奏個人賽,就在七年級升八年級的暑假。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她自己張羅,包括和指導老師約時間進行一對一的個別課程、和鋼琴老師搭配練習、安排自主練習的時間、報名以及比賽當天的細節。對我來說,學音樂有太多奧妙的收穫,不過比賽成績,絕對不在其中。

忘記在成長的歲月中,有多少沮喪的心情,因為聆聽蕭邦的音樂而得到支持;有多少失去力氣的片刻,因為進入《歌劇魅影》、《悲慘世界》的語言,而得到勇氣;有多少戀愛的酸甜,因為高聲吟唱「A whole new world」而潸然淚下;又有多少失去睡意的夜晚,因為「Try to remember」而安然入夢。在我孤獨卻又豐沛的成長歲月,音樂一直是最忠實,沒有負擔的朋友,所以,對於小妹的人生,「音樂」是刻意植入的養分。

團體成就遠勝個人

小學時,我要她在管樂團或是弦樂團中擇一。什麼樂器都可以,但是一定要參加團體。因為是獨生女,藉由團體學習的過程,而習得溝通協調、理解包容。學校的團體,有成績的進程壓力,所以,孩子不是悠哉的;但也因為是團體,所以即使有壓力,也是一起承受。然而團體得到成就時的喜悅,卻是高於個人成就的數倍之多。所以,參與團體雖然需要配合相當多繁瑣的細節,還是十分值得。

不過,在這個過程中,有一件事相當考驗父母的智慧,那就是在樂器上需要投資的金錢。不論是管樂、弦樂的樂器,標價都無上限!我沒有培養音樂家的打算,但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這實在是父母的大難題。好在我演過無數次的父母,所以當小妹在開口要求樂器升級時,我說:「寶貝,妳真的確定,現在使用的樂器已經發揮出極限了嗎?不然這樣好嗎?如果有一天,妳的指導老師親口告訴我:『媽媽,她現在使用的樂器,已經沒辦法負荷她的演奏技巧,可能要更換了。』如果有這麼一天,我一定二話不說,借錢都要幫妳升級!」真誠的眼神加上一點言語技巧,當然還要有誇張的表情,完勝!

適當壓力激勵成長

現實的部分順利過關,還有心理層次的。每個孩子在站上正式舞台前,都必須經歷一段成長。大概是在她五年級的時候,有一次國小全國賽,包括小妹在內,準備了一年的孩子們迎接舞台上的演出。在會場等待時,小妹非常緊張,我不斷地耍寶,告訴她盡力就好。在這段時間,我發現有另外一位孩子,身心顯得異常緊張。這個孩子在比賽的曲子中,有一段重要獨奏,她在練習的空檔,僵硬的在座位上動都不敢動。我故做輕鬆走上前對她說:「妳最喜歡吃的食物是什麼?」「嗯……」我繼續問:「冰淇淋?」她笑了。 那是她從集合以來第一個笑容。見到這個笑容,我被鼓舞了,所以繼續說:「那等一下,就想像妳在吃冰淇淋一樣,享受那段音樂!」她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正式演出時的第一個音,她吹錯了,不過,她繼續完成,下台後哭得傷心。那天放學我接了小妹,小妹講了一堆演出的事。最後她說:「哦!媽,對了!某某某(她)要我告訴妳,今天她雖然吹錯第一個音,不過,她能夠繼續吹下去,是因為妳跟她說的話,所以,她要我跟妳說謝謝。」她繼續問:「妳到底跟她說什麼啊?」我只是賊賊的笑,沒有回答她。

「壓力」是很好的事,有壓力 ,終有一天,可以像小貨車上的「爆米香」一樣,砰的驚天一響,然後方圓十里,香味四溢。學習音樂,因壓力而精進,舞台上才能有享受音樂的機會,這是絕對無法跳過的歷程,不過重點是「享受」。不論最終評比的好壞、高低,都不能夠阻止「享受」這個實質的動作。

小妹人生的首場個人賽,我見她悠哉的上台,搖擺的身體告訴我,她享受著自己演奏的旋律,感受著比賽之上的層次,我知道,她正在吃冰淇淋,而且是她最愛的巧克力口味。

──轉載自萬海航運慈善基金會《停泊棧》期刊8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