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網搜 感人

一位比利時媽媽的自述

車禍後30年行走困難 讀《轉法輪》4個月「開跑」

這位比利時媽媽在嚴重車禍後的30年中都不良於行、生活困苦,傷痛卻因閱讀一本書而徹底消失了。(報紙翻攝,安·圖爾玲茲/大紀元合成)
這位比利時媽媽在嚴重車禍後的30年中都不良於行、生活困苦,傷痛卻因閱讀一本書而徹底消失了。(報紙翻攝,安·圖爾玲茲/大紀元合成)

編譯/記者張小清
安·圖爾玲茲(Ann Teurlings)成長在比利時哈萊(Halle)的一個傳統家庭。如今她是藝術家和室內設計師,也是六個孩子的媽媽。難以想像的是,三十年前她在一場嚴重車禍中受了重傷,險些截肢,此後常年與傷痛為伴。下面的文章中,她講述了自己如何澈底告別傷痛、迎來了嶄新的生活。

「我媽媽能跑了!她能跑了!」我十一歲的女兒伊莉(Ili)大聲喊著。

伊莉從來沒有見過我跑,我二十八歲的大女兒也沒有見過我跑。我不但不能跑,連走路也走不好。我難以跟上孩子們的腳步,也不能和他們一起遊戲。這一切的困苦都是因為三十年前一場可怕的車禍。

而2016年7月,在一段改寫我人生的經歷後,我在德國柏林參加一個遊行,行走了近九公里,這在以前是不可思議的事。兩個月後,我又參加了慕尼黑的一場遊行。在那之後,我突然能跑了,這就是為什麼伊莉會那樣興奮。

車禍之痛

二十四歲時,我在一場車禍中受了重傷,昏迷了一個星期。我的腿傷得如此嚴重,醫生們覺得我需要截肢。多虧一位外科醫生憑藉技巧和耐心將我碎掉的骨頭拼合在了一起,才保全了我的腿。昏迷中,我在生死之間多次徘徊,有一次還看到了通往天國的階梯。

1986年的這場車禍讓安昏迷了一個星期,隨後則是長達30年的痛苦。(翻攝1986年報紙)1986年的這場車禍讓安昏迷了一個星期,隨後則是長達30年的痛苦。(翻攝1986年報紙)

當我甦醒時,我覺得自己就像個七十歲的老嫗,全身無力,痛苦萬分。無論我是躺是坐,或是四處走動,痛苦總是如影隨形。有時候,想想需要如廁這樣簡單的事情都變得如此艱難,我不禁痛苦落淚。整整一年,我都離不開拐杖,每走一步都非常艱難……不知從何時起,我學會了忍受漫長的痛苦,將我的心神寄託在更高處,以期超越它。

我在昏迷中的體驗以及我的腿保了下來的事實使我深信,人體內必有一種自我修復機制,我也深信自己最終會完全康復。有了這個想法,我什麼藥也不吃了,這也給我的生活帶來了很大困苦。

身邊的人不能理解我,覺得我很怪。我逐漸對人失去了信心,內心悲苦、固執又孤獨。我非常的偏執,當一個認識的人想給我一本《轉法輪》(正是這本書日後改寫了我的人生)時,我不但不接受,也拒絕和她交流,固守著自己封閉的世界。

30年慢性疼痛4個月消失

幾年前,我女兒伊莉在學校認識了一個名叫露西婭(Lucia)的女孩,兩人成了好朋友。露西婭的母親修煉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一種古老的內修功法。她從伊莉那裡了解到我的情況,給我打來電話。她想告訴我法輪功的祛病奇效,我卻不想和她見面。露西婭的媽媽非常有耐心,在三年的時間裡,多次嘗試向我介紹法輪功,但每次我都將她擋出去。

安·圖爾玲茲和女兒伊莉在德國一個中國古典舞夏令營結束後,手持結業證書。(安·圖爾玲茲提供)安·圖爾玲茲和女兒伊莉在德國一個中國古典舞夏令營結束後,手持結業證書。(安·圖爾玲茲提供)

一天下午,伊莉和我一起去看了來自紐約的神韻藝術團的演出。伊莉由此對中國古典舞非常著迷,決定學習古典舞。她參加了一個主題夏令營,我陪她一起去德國,發現一些很有意思的事。

想想覺得不太可能,但不久之後,伊莉就能像個真正的中國舞蹈家那樣跳舞了,她也開始學畫中國畫,這讓我很吃驚。我和那裡的老師交談──她也修煉法輪功,她告訴我,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指導人們修真、善、忍,有著非常深刻的內涵。

安·圖爾玲茲展示她的畫作。(安·圖爾玲茲提供)安·圖爾玲茲展示她的畫作。(安·圖爾玲茲提供)

這促使我有一天去了露西婭的家,她媽媽送了我一本《轉法輪》。我剛開始閱讀,馬上就意識到這正是我所需要的。我讀啊讀,一遍又一遍地讀。當露西婭的母親告訴我,為了理解深刻的法理,我需要反覆通讀時,我已經讀了好幾遍了。

而這只是開始。

四個月後,我身體所有的痛苦都消失了,我簡直不敢相信:三十年的痛苦,竟然在讀了一本書之後無影無蹤。這讓我對法輪功更加好奇,也開始學煉功法。令我高興的是,我沒費什麼力就學會了五套功法,就像我先前煉過一樣。

三十年前昏迷中看到天國階梯的體驗,我在讀《轉法輪》時也有所理解,這也讓我很驚奇。

我現在能跑了

過了一段時間,我和伊莉一起去德國的另一個夏令營時,有人問我是否願意參加在柏林的遊行。我不知道是什麼遊行,以為只是孩子們的事情,就答說參加。

那次遊行規模非常大,我才知道其主題是喚起民眾對中共持續殘酷迫害法輪功的關注,同時也展示功法之美。那些無辜的中國民眾能直面邪惡,促使我站到了為他們發聲的行列中。

我排在最後,不想因為跟不上而影響大家。沒想到遊行的路線非常長,我跟著走在前面的人,感到雙腿的發力很平衡,不知不覺中幾個小時過去,我竟然走了那麼遠,自己都吃驚。

然後一個男人走過來,說我走得太慢了,需要快一點,不然就被落下了。我頓時覺得好像雙腿失衡了,走一步都難。我的朋友鼓勵我加強正念。

之後那個人又來了,讓我走得再快一點。我突然感到精疲力盡、想休息……眼看著遊行隊伍越走越遠。

就在那時,我突然想到《轉法輪》中的教導,也提醒自己為什麼來參加遊行。有了這一念,能量又回到了我身上,我又開始向前走,和遊行隊伍的距離越來越短,最終趕上了他們。

安·圖爾玲茲(右)和女兒伊莉(中)與當地學員一起煉法輪功的動功。(安·圖爾玲茲提供)安·圖爾玲茲(右)和女兒伊莉(中)與當地學員一起煉法輪功的動功。(安·圖爾玲茲提供)

而那個人再一次過來,叫我再走快點!前面還有五百公尺的路,每邁一步都如有千斤重,最後的幾公尺我拚盡了全力,也請旁邊的人攙了我一把。

不過,這次的經歷彷彿在一個更深的層次上讓我受益了:那次遊行前,我雖然已經不再疼痛,但總是感受到一種壓力;遊行之後,壓力就完全消失了。

過了不久,伊莉和我又到慕尼黑去遊行。那一次我感覺很舒服,不費什麼勁就走完了全程。伊莉就走在我身邊,她很驚訝我能走得這麼快。

遊行結束後在回酒店的路上,我們需要趕上我們所在的小團隊。他們遠遠地走在前面,我想也沒想就開始跑了。伊莉喜出望外,她大聲喊道:「我媽媽能跑了!她會跑了!」

看到我的變化,伊莉也開始學煉法輪功。她能很好地領會《轉法輪》的教導,並以真、善、忍的原則來指導日常言行。

我的人生又迎來了春天,女兒也健康成長,讓我內心充滿感恩。很多人還像「過去的我」一樣,我想和他們分享我的故事,希望更多人能從這美妙的修煉中受益。

更多了解法輪功或下載《轉法輪》,請訪問:www.falundafa.org。法輪功書籍、煉功音樂、教功錄像等所有資源均可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