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網搜 探索

青春歲月裡踽踽獨行 台大高材生探尋不一樣的人生路

謝岡典積極參與「法輪大法青年學員交流營」。(大紀元合成)
謝岡典積極參與「法輪大法青年學員交流營」。(大紀元合成)

文/記者黃采文
從外表看來,謝岡典跟時下年輕人並無不同,活潑、有創意、愛耍寶,但他不像時下大多數的青年尋求刺激、狂歡、打電動,他走入了自古人們所殷殷探尋的修煉之路……

「修煉」或許讓人聯想長鬍白髮的老道人,也或許是在公園裡打著太極拳的白頭老叟,但怎麼也無法讓人聯想到時髦的年輕人身上。

從小,謝岡典的成績總是一等一的,從台灣師範大學附屬高級中學畢業後順利考上台灣大學,目前就讀台大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研究所。在外人眼中,謝岡典順遂的求學路似乎顯得理所當然。但外人所不知道的是,聰明、擅長讀書考試的他,其實內心裡住了一個老靈魂……

聰明、擅長讀書考試的謝岡典,其實內心裡住了一個老靈魂……(謝岡典提供)聰明、擅長讀書考試的謝岡典,其實內心裡住了一個老靈魂……(謝岡典提供)

謝岡典生長在一個高級知識分子的家庭環境中,父母都是台大畢業的高材生,從小家裡沒有電視,不受聲光娛樂感染的環境,造就了他愛思考、獨立自主的個性。

在他小小的腦袋瓜裡放的不是「大象為什麼有那麼長的鼻子」、「飛機為什麼會在天上飛」……盤旋腦中的問題是,「人為什麼要活在這個世界上?」很小的時候,謝岡典就這麼問媽媽。

這個超齡的問題對謝岡典來說,顯得很理所當然。

「去找一條『下場』不一樣的路!」

「我可以控制我這隻手,但是我沒有辦法控制別人的手;我可以想起我五歲的事情,但是我想不起更以前甚至是前世。」還就讀國小的他就這麼思考著:人的能力為何被限制著?

人活著是為了什麼?不管人的性別、成就如何,似乎都走向同樣的生命歸宿。一個又一個問題,讓他想不透……

「不管你賺很多錢,或者賺很少錢;過著很窮或很富有的生活;有很多小孩,或者單身;讀很多書,或讀很少書,最後的結果都是一樣的,就是躺在那一口棺材裡……」別驚訝,就讀國小的謝岡典就這麼早熟,這些問題困惑著他,或者說,當時他已看透生命:人最終將走向死亡。

但小小的心靈裡,卻不甘願於此,他告訴自己:「去找一條『下場』不一樣的路!」

「原來這才是人來世上的目的!」

2007年一天,住在法國的阿姨在一通國際電話中告訴謝岡典,她開始煉法輪功了,並簡單的介紹了功法,她推薦謝岡典讀《轉法輪》。

就讀國中二年級的他一頁又一頁的讀完《轉法輪》後,他知道,他找到那條「下場不一樣的人生道路」,「原來修煉才是人來在這世上的目的!」謝岡典內心興奮無比。

但面對升學壓力,謝岡典該如何平衡修煉與學業?

從那時起一直到考高中、大學,謝岡典每晚必讀半個小時的《轉法輪》,即使在高中時期,每晚十點他才能離開補習班,「一定可以挪得出時間,就看要不要挪出時間來。」

到了高三,他每天早起,煉完功後才出門上學。而謝岡典的成績依然名列前茅。

為什麼這麼堅持著?唯一認識的同修是遠在法國的阿姨,從國二到高三這五年期間,謝岡典在苦澀的青春歲月裡踽踽獨行著,就這麼默默地獨修著。他一度想放棄,但理性、重思考的他又開始分析:放棄或繼續?

「這是很難得的機會。修煉首先要是『人』,要當人就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六道輪迴什麼時候會有人身,再來要遇到修主元神的功法……」年輕的謝岡典沉穩地說著。

而這五年修煉歷程的磨練,讓他淡然面對考試,反而考出好成績,「很多事情,就知道都是有安排,心態上也會很穩定。」

進入台大就讀後,謝岡典加入法輪功社團,積極參與活動。(謝岡典提供)進入台大就讀後,謝岡典加入法輪功社團,積極參與活動。(謝岡典提供)

台大校園裡遇見法輪功

而順利的考上大學,走進台大校園後,他這才發現,原來還有很多跟自己一樣年輕的法輪功學員,而自己也似乎還未真正的走入修煉!

1996年,台大經濟系教授葉淑貞開始煉法輪功後,糾纏她多年的沾黏及糖尿病都不治而癒,於是她熱心的向周遭的教授、學生介紹法輪功。經濟系教授劉鶯釧、張清溪都相繼煉功,台大成為早期最多教授學煉法輪功的大學,而在2000年開始也成立了學生法輪功社團。

進入台大就讀的謝岡典,也加入了法輪功社,他認識了年紀相仿的修煉人,「這才了解什麼是真正的修煉。」

謝岡典發覺,以往只是從法理上知道要做一個為他人著想、實踐「真善忍」的好人,「打開《轉法輪》就會覺得比較清醒,在學校的時候就混到常人中了,會變得完全不是修煉人的樣子。」

「從現在回頭看,之前腦袋是非常不清醒的,有點像喝了酒一樣,喝醉了。眾人皆醉,我也醉。眾人皆濁,我也濁。反正大家都這樣。」

「從沒想過,會變成現在的樣子!」

在校園裡,謝岡典與法輪功學員一起學法、煉功、交流,漸漸的更深刻的體認修煉就是修心,「知道提高心性是怎麼一回事,去執著是怎麼一回事。」

謝岡典積極參與「法輪大法青年學員交流營」。(謝岡典提供)謝岡典積極參與「法輪大法青年學員交流營」。(謝岡典提供)

同時,他積極地參與法輪功社團活動,2013年6月至2015年1月擔任台大法輪功社團社長,並積極地參與全台大專院校的法輪功學子自發主辦的「真善忍學習營」及「青年學子營」。

這約半年主辦一次的活動,「真善忍學習營」針對國中二年級至研究所的學生所舉辦。「青年學子營」的對象則是已是法輪功學員的青年學子。

參與活動企劃、安排,帶活動、帶團康,謝岡典驚訝於自己的轉變,「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變成現在這樣子!」從活動中他還學會了圖片處理、影片製作、剪接……

謝岡典積極地參與全台大專院校的法輪功學員自發主辦的「真善忍學習營」及「青年學子營」。(謝岡典提供)謝岡典積極地參與全台大專院校的法輪功學員自發主辦的「真善忍學習營」及「青年學子營」。(謝岡典提供)

就讀高中時,謝岡典非常討厭音樂與藝術相關的事物,「我沒有藝術的天分,我剪紙連剪直線都會剪歪。」而選擇理工科系,是因為自己不擅與人溝通與交往,他形容自己有顆「玻璃心」,敏感的個性容易受傷。

但進了大學,加入法輪功社團後,謝岡典脫胎換骨了。

升大四的那年暑假,謝岡典與同是法輪功學員的大學生拍了一部微電影《遇見》,從編劇、導演、攝影、剪輯、執行製作,謝岡典包辦了溝通協調以及大部分的製作過程,還客串了一角。

劇情改編自真實故事,講述一名大學生腰部受傷後,在校園裡遇見法輪功,重拾健康與往日的正常生活後,也積極的在校園裡介紹法輪功的故事。

「我希望用不一樣的角度讓別人認識法輪功,別人可能認為是婆婆媽媽、阿公阿嬤在煉功,但是實際上不是這樣。」

目前台灣各大專院校幾乎都有法輪功學員就讀,許多大學也設有學生法輪功社團,如世新大學、政治大學、成功大學、高雄大學、環球科技大學、台灣海洋大學、東海大學、東華大學、中山大學、中正大學、嘉義大學、文化大學、台灣藝術大學、中興大學、中央大學等……。

看到周遭的同學,有的對前途感到迷惘,有的蹺課、在夜裡騎車奔馳,尋求刺激,有的因情感受挫而產生憎與怨,謝岡典心懷憐憫且慶幸自己的幸運,走上了修煉路,「凡事皆有安排嘛,這些事情是有定數的,執著與不執著,結果是一樣的。但是中間的過程就是心性提高的過程,就是修煉的過程。」凡事視為修煉的機會,謝岡典有超齡的淡然與沉著。

他說,修煉法輪功打開了他的思維,也開闊了他的眼界。「我看到很多未來發展的多元性,看到很多不一樣的機會!」謝岡典對未來充滿希望與期待。

觀看相關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