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一年後寫給自己的信

翻閱自己以前的日記,還有許多作品,那都是一種成長的痕跡與記錄,那些都不只是片段,而是在人生的每一個時刻都充滿著意義。(Fotolia)
翻閱自己以前的日記,還有許多作品,那都是一種成長的痕跡與記錄,那些都不只是片段,而是在人生的每一個時刻都充滿著意義。(Fotolia)

文/楊子
那時,參加受訓,課程要求寫一封信給一年後的自己,最近才從家人手中接過這封信,迫不及待的想打開看寫些什麼。

就像電影常演的時空膠囊,我這封信以一年為期,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信中內容大意是給未來的自己許多期許與承擔,也希望能莫忘初衷,永遠記得走上這條路的熱情與想法。當然也描述一些當下遭遇的困境,現在都能迎刃而解,再也不是一個走鋼索的人,隨時擔憂自己哪時候不穩,會掉下去。

我其實拿到信,還未拆封,有試著去回憶當時寫了什麼,大概只粗略記得片段,雖然當時所遇到的困境不敢遺忘,但解決之後,自己也成長了不少,現在的心境也跟當初的心境不同,唯一不變的是走這條路的初衷,這封信彷彿是種結訓禮讚,從青澀邁向成熟的自我宣示,我依然在這條路上勤奮不懈、精益求精。

這封信,就好像在翻閱自己以前的日記,還有許多作品,那都是一種成長的痕跡與記錄,那些都不只是片段,而是在人生的每一個時刻都充滿著意義。我將信讀了好幾遍,然後慢慢放回信封,收在抽屜,並回想起當時寫這封信的自己,忽地,一個問句出現在腦海中,問:「你好嗎?」一年後的我不假思索的說:「我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