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教育 教師園地

【王健專覽】夜間中學

日本現有之「夜間學校」制度值得我們參改。(123RF)
日本現有之「夜間學校」制度值得我們參改。(123RF)

文/王健(中華民國室內設計協會創會理事長、中華民國工業設計協會第十屆理事長)
1954年日本全國有89間夜間中學,目的是為收容在日本本土以外戰地回歸的日本同胞。由於戰爭,他們在混亂的時代沒有機會上學,於是日本政府特別設立夜間中學,最多時有89校。2018年期間上夜間中學的族群有明顯的改變,學校只剩31校,學生數1,700人。

最近的變化是外國人增多,日本人變少,外國人中,以中國人占多數約為40%,次者以尼泊爾出身者有急速增加之現象。神戶大學淺野慎一教授經研究,這批急速增加之學生以料理店經營者之子弟居多。這批來日之外國人在2000年時只有兩位數,隨後逐年增加到2018年為數有1,500人左右,其進入夜間中學的目的在東京都內8所學校中的5校以充實日語的學生占多數。

由於聯合國將「和食」(日本料理)列入有形文化財,因此來日本學習和式料理的人越來越多,不乏來自歐洲的餐飲業老闆,他們不僅來日本學語言之外,學習料理技術,而有些來日尋找「另外一半」成了目前很熱門之行徑。

有位來自尼泊爾的學生SONALI,在其國內念書到中學二年級即休學,於2018年2月來日寄居在其雙親安排之住家,同年年底申請進入東京都葛飾區的雙葉中學夜間學校,和同輩之菲律賓、中國、尼泊爾等五國的學生41人共同學習日語。他們不但要學習講話,還需要學習書寫漢字,他們的動機是要落腳在日本的社會,其學習之日數每週有三天,其中四天每日10時到下午3時在千代田區之旅館打工,其工作是整理棉被,薪水每月有9萬日幣,另外還有交通費,伙食費等給付。由於薪水有限,扣除寄回老家的錢外,剩下即微薄的零用錢可用。SONALI的母親對其子女進入學校態度頗為消極,並言「女孩子根本不需要讀書,會賺錢才重要」,至於其女兒能來日本其手續及費用都是透過親戚的幫忙才能促成。

在文化祭時,幸好SONALI會表演尼泊爾之傳統舞蹈,使她動了開尼泊爾舞蹈教室之念頭,進一步想念日本的大學,她愛上了日本,希望在日本定居。有一位老師菊池鼓勵她,要通過語言的學習達成在社會上能自立的目標。

日本由於欠缺勞動力,最近廣開大門吸收外國的技術人才,配合外國人增加的趨勢,大量地在各市、區、町、村新設夜間中學。例如在千葉縣松戶市及琦玉縣川口市設立公立之夜間中學,於今川口市有約5%的人口是外國人他們除了學習語言之外,還學習技能,讓其能力可以在職業分類裡到達應募資格,並以外國人之身分可以在日駐留。

在台灣,把外國從事具有工作能力者大量的聘留,稱其為「外勞」或「新移民」,有的從事看護工,有的從事土木建設的技工,最多的是在工廠裡從事加工的人占多數。我們對這些來自外國的技術工人至今沒有一套教育法則,在語言上,在風俗習慣即國家的法令上尚缺欠教育他們能順應台灣社會及語言訓練的學校,日本現有之「夜間學校」制度值得我們參改。◇

王健專覽
王健老師以術科第一名畢業於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又負笈日本東京造形大學深造。 (1) 全國麥克筆第一名師.亞洲第一麥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