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休閒旅遊

京都寂光院風致 追唐風文化溯書道

京都寂光院為日本飛鳥時代聖德太子始建的古寺,圖為本堂一景。(記者任采真/攝影)
京都寂光院為日本飛鳥時代聖德太子始建的古寺,圖為本堂一景。(記者任采真/攝影)

文/記者任采真
讓大自然的四季風致伴著你的步履蜿蜒上山,經過閒散點綴山路邊的茶屋、小憩食堂及味噌屋,跨過小溪,不久就可來到直上寺門的一小段陡峭臺階。

如果是初冬來到這裡,能夠感受到寂光院之光迴照在寺院建築上。寺院正後方一隴山林的黃橙秋色,在寂靜陽光下散發出澄澄光亮,玄靜又富有清澈的慧光。

京都風華之一,迴遊庭園山水。(記者任采真/攝影)京都風華之一,迴遊庭園山水。(記者任采真/攝影)

寂光院的追想

寂光院始建於西元594年,讓人追想起日本飛鳥時代的文化風尚。飛鳥時代,仰慕、模仿神州中國的文化,形成當時的政治與文化風尚,在前頭引領著奈良、平安時代唐化之風的步履,其中的巨擘、舵手就是聖德太子,篤信佛教的聖德太子為已故父王用明天皇祈求冥福而建造了寂光院。

聖德太子崇敬神佛 奠定日本文化基礎

篤信佛法的聖德太子,也將崇敬神佛的信仰帶入當時的日本「大和國」。聖德太子的篤信佛法,對皇室、貴族和民間起到很大的示範作用。早年,他透過朝鮮半島取經,後來他開展了直接從中土大量輸入佛教經典及中華文化的新里程碑。

篤信佛法的聖德太子,將崇敬神佛的信仰帶入當時的日本「大和國」。(維基百科公有領域)篤信佛法的聖德太子,將崇敬神佛的信仰帶入當時的日本「大和國」。(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同時,聖德太子也留給後人京都寂光院、奈良法隆寺等等的寺院建築,這些或素樸、或宏大的寺院建築都能讓後人追憶當年敬天敬神的馨香。

聖德太子當時也派遣「遣隋使」到中土,直接將佛經和學問經典、政治制度文獻紀錄直接輸入日本,揭開日本和中華文化交流的重大史頁。

京都風致–淨與敬的風華。 (記者任采真/攝影)京都風致–淨與敬的風華。 (記者任采真/攝影)

藉中土經典展開日本書道史

日本學者田中塊堂表示:「伴隨著飛鳥時代佛教黎明的來臨,日本書道史也從此展開。」聖德太子帶動鼎盛的讀誦佛經以及寫經風氣,也因佛教經典和寫經的傳播,中國書法開展了對日本書道深刻的影響。

目前日本書道史上最古老的書蹟就是聖德太子所抄寫的《法華義疏》四卷,寫成於西元615年。這四卷完全是漢文、漢字的書法,展現了中國南北朝的書法風格。飛鳥時代的中國式書法是日本書道的起步,聖德太子的《法華義疏》也為日本書道文化奠定堅實基礎,中國的文字和書法成了日本文化中的重要磐石。

借鏡中華文化 奠定日本文化基礎

西元604年,聖德太子作成日本最早的憲法——《十七條憲法》,以中土所崇尚的道德理念來規範君王與臣民的關係。其內容出處大量來自中國儒家、法家、陰陽家和佛家的經典。已故日本學者神田喜一郎和大庭脩皆表示,當時聖德太子所制定的《十七條憲法》,其中融合涵蓋了中國的《尚書》、《禮記》及《左傳》等中國古代重要思想及文史著作。而這些中國傳統的思想和學識,成了飛鳥時代重要的施政的準則,當然也影響了現今的日本文化。◇

京都風致——山中溫泉。 (記者任采真/攝影)京都風致——山中溫泉。 (記者任采真/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