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人文生活

日本乾柿與我(下)

富山縣的乾柿,嘗到香甜和陽光的滋味,還多了可回憶當年異國友人的情誼。(123RF)
富山縣的乾柿,嘗到香甜和陽光的滋味,還多了可回憶當年異國友人的情誼。(123RF)

文/陳淵燦
在這之後,偶爾有該隊玉山行隊員偶或寄來的乾柿,這總是難得的、妻的「專利品」,「原則上」我總是投其所好,盡可能讓給家中的「藩主」。

今年的春節,長年住在台北的兒子一家人,不怕塞車自己開車回到嘉義來,第二天就把老夫老妻帶去高雄女兒新改造好的舊居,同時就在高雄一起吃年夜飯;第二天早上,我倆才搭台鐵回嘉義來。這是我家從未有過的吃年夜飯方式。

這時兒子帶回來孝敬我們倆老的,竟然是老妻所愛吃的盒裝日本乾柿。不過這是長野縣西鄰的富山縣產的,該縣西面是日本海。看來較長野縣出產的稍大些,但甜味都差不多,一盒8個,還沒吃,妻打開來一看,就笑開了。

富山縣乾柿典故

據說富山縣的乾柿還蠻有歷史典故的。據其紙盒上附送的軼聞故事,還是380年前,當地屬於加賀藩藩主前田利常,某日帶鷹去狩獵,巧遇鄉下的一老翁將自製的乾柿呈獻給這位「殿樣」(相當於我國割地為王的諸侯,「殿樣」是,轄地人民對其尊稱,音如Tonosama)被譽為人間美味而讚賞有加。自此以後遂成為獻上前田家的貢品了。之後富山縣的乾柿也經歷代代相傳,研究加工與改良品質,發揚光大,成為今日一般庶民的桌上喜好的食品了。

我試著在嘉義試問何處有得買。結果三家百貨公司(服務台)均稱從未有販售過,民權路一家專售日本雜貨的商店也沒有;只有中山路一家專售日本貨的店家說:今年從未出售過,因為進口商稱今年一進貨就已賣光光了。

看來恐怕只有台北或高雄或有得售,只好安慰老妻:今年開春已有品嘗到兒子獻上的「貢品」,而不管是長野縣,還是富山縣的乾柿,除了嘗到香甜和陽光的滋味外,還多了可以回憶當年異國友人的情誼,以及當年在玉山山頂結緣的餘味,雖是一種緣分,但也該得寸則寸,應當之無愧您說是嗎?(全文完)◇

日本乾柿與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