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人文生活

城內學府拾趣

北一女位於清朝所建的台北府城內,前身是日治時代的台北第一高女。(攝影/林伯東)
北一女位於清朝所建的台北府城內,前身是日治時代的台北第一高女。(攝影/林伯東)

文/張卉中
高中時,學校規定頭髮短於耳上一公分。有一次檢查不及格,和同學互剪後去教官室報到。教官複查時,瞧了一下我們胸前,我們也順勢一看,頓時笑不可抑,口袋下端竟長出一排毛髮。那位平時令人生畏的教官表情滑稽,揮手放我們離開。兩人就一路笑到直不起腰,走走停停,上氣不接下氣的回到教室。

幸好沒遇到江學珠校長,若讓她看到我們這副瘋瘋癲癲的模樣,恐怕太失敬了。校長的髮型也是清湯掛麵,她住宿舍以校為家,學生常和她不期而遇。江校長訂定「公誠勤毅」為北一女的校訓,意在涵養學生的胸襟器識和操守毅力,在此教化下,學生不但成績優異,也沒變成書呆子。江校長是位實至名歸的教育家,獲得全校師生的愛戴。

北一女的校訓,意在涵養學生的胸襟器識和操守毅力,在此教化下,學生不但成績優異,也沒變成書呆子。(123RF)北一女的校訓,意在涵養學生的胸襟器識和操守毅力,在此教化下,學生不但成績優異,也沒變成書呆子。(123RF)

在這所最靠近總統府的學校,座位輪到窗邊是個偏得,上課時總會偷偷留意總統府前的動靜,衞兵的交接、外交使節的車隊等等。其實,不坐窗邊也未必專心聽課。化學老師儀態優雅,一堂課下來,好像都在欣賞她那修長的身影、典雅的旗袍、迷樣的白手套,總會想起關於她單身的傳聞。在老師悅耳的聲音流轉中,化學於我似乎並非主旋律,總是似聽非聽。

夏天中午吃完便當,許多同學和我這個旱鴨子擠到二樓走廊邊,俯瞰泳池內的偶像大顯身手,還有不少玩水消暑的,水花四濺,好不熱鬧。說是旱鴨子好像不完全準確,因為游泳是必修課,不過門檻很低,像我是一口氣從泳池一側漂浮到另一側過關的,而有的同學走過去也算數。畢竟要遇到什麼意外而滅頂,機會很小,最起碼學會不怕水就行了

高三時,班上保送台大的同學卻一如既往的K書,若是我恐怕不會這麼老實。也有保送政大的,因離家太遠我放棄保送而拚聯考,可心裡著實羨慕保送的同學沒有聯考壓力。有個俏皮可愛的混血兒同學,放學後媽媽不許她在家做功課,要她出去參加社交活動,她非但功課沒落下,考大學時,以第一志願上榜。同學中形形色色的都有,也有大膽邀約偶像李敖談天喝茶的。

北一女位於清朝所建的台北府城內,前身是日治時代的台北第一高女,當時媽媽就讀於此,學制是五年。光復後,我們三姊妹都從這裡畢業,目前媽媽的曾外孫女在此就學。當年媽媽帶我們去衡陽路或延平北路等商區購物,習慣說要去城內,當時都會經過這所高中。

台北府城建立之初有城牆圍繞,有五個門,景福門(東門)、寶成門(西門)、麗正門(南門)、重熙門(小南門),以及承恩門(北門),城牆和西門都被日本人拆除。媽媽就學時住艋舺,靠近西門,我們就學時住家靠近東門,都在城外,但離城內的學校都很近。在媽媽的帶頭下,我們都成了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