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親子家庭

回憶二戰尾聲的學生生活(下)

中醫這種民間療法,到底還是有其奇特功效的效果,從而中西醫如能融會貫通,必可各自發揮其優點,造福廣大的人群。(123RF)
中醫這種民間療法,到底還是有其奇特功效的效果,從而中西醫如能融會貫通,必可各自發揮其優點,造福廣大的人群。(123RF)

文/陳淵燦
某日先嚴與朝金伯提起先慈足不出「一戶」,終致引起其關心而前來探病。

他一看認為是「俑咒蛇」(俑,台語音ㄊㄤˇ;咒,台語音ㄐㄧㄨˇ,均帶鼻音;蛇,疑其為因惡毒性可比毒蛇之猛毒惡辣而得名的吧),如未從速醫好,最後終會爛透至腳底,而成一個連腳底都可以看穿的一個洞口,聞言真令人不寒而慄。他說,「這沒問題,有一種藥草叫『山瑞香』,可以採來洗淨,以搗碎敷到傷口來治療。包在我身上,不必操心。」自此之後,他每天不知從何處採來藥草(台語「生草仔」),剛好家裡也有一副中藥房櫃檯上用的「小椿臼」(椿,以拳頭擊打之意),搗碎後平敷在患部,綁上紗布(椿好後是否有攪拌茶籽油,已不記得了)。他知道何處可採到山瑞香,每天也就找時間來一次,把採集的藥草以小椿臼搗爛換藥。如此不間斷敷藥,之後真有了起色,幾週後已痊癒,一家人真是千恩萬謝!

多年後的某日,在途經嘉義東市場一家青草店,試問老板有無「山瑞香」?他居然還指給我看哪。那熟悉地,治好了先慈罹患不能下地傷口的「山瑞香」,竟然還那麼整齊地擺放在那裡,一如久逢未見的好友,不禁仔細地一瞧再瞧,一時還不忍離去。

先慈已離世21年了。如今想起先慈當年痛到不敢下床的樣子,對照當年美軍轟炸台灣和醫藥營養匱乏的環境,不得不感謝這種現代社會嗤之以鼻的民俗療法!中醫這種民間療法,到底還是有其奇特功效的效果,從而中西醫如能融會貫通,必可各自發揮其優點,造福廣大的人群。一如人之左右兩手,雙手萬能,無難不克。

話說回來,就算到了有抗生素的年代,診斷不正確,也是藥石罔效。52年次的小女娟兒,小時候(5~6歲吧)頭皮長了疥癩,到嘉義的某區域醫院看外科醫生,醫生說是「蜂窩性組織炎」,病名挺嚇人的。打了兩種抗生素(penicillin和streptomycin)混合劑,而且還要隔一天才能再打一次。這樣過了幾個禮拜,依然不見起色。某天有一賣豆花的肩挑負販,挑擔來門前叫賣,看到娟兒的癩痢頭,便向她外婆說,這毛病可以不出我的兩小包藥粉,僅價錢10塊錢,包醫不誤。第二天又來賣豆花時,先交一包5塊錢,囑咐以苦茶籽油攪拌擦拭患部即可。竟然真的不到第二包,癩痢頭就不見了。

還有紅藥膏(也是民間療法之藥)的奇異效果,也值得一提。一般家庭,對於皮膚上輕微的割傷、燙傷、擦傷等這些小傷口擦了消毒或消炎藥(指軟膏)雖可治療,但在治療過程中,仍無法兼顧去除傷痛的感覺。然而有某種民間療法的紅藥膏,不僅能治療,還兼有立即止痛的雙重效果,而且止痛無任何麻藥成份。西醫認為傷口的痛感,一直到痊癒的整個過程中,總是難免的,甚至是應該有的。就如感冒會有發燒等症狀,不從一番痛苦中奮戰,就不能痊癒。發燒或痛感,正是體內的白血球在與病菌從事刻苦奮鬥的經過,不能倖免。然而紅藥膏一擦,立刻止痛,傷口也慢慢恢復,在醫療過程之間,一直都不曾有痛感。治療與鎮痛,齊頭併進,這不是蠻奇異的效果嗎?

據說這紅藥膏的藥方,是一位嘉義呂姓西醫,在滿洲事變之後志願到滿洲(東北九省)行醫所研發的。他對北方民間代代流傳的藥方特別感興趣,不惜以重金求取這種藥方,回到台灣後重現重用。這種藥方,是筆者親身歷驗,確信有其功效。只可惜如今已失傳,不復重見。民間的很多好藥方,就有這麼一大缺點──失傳;因為不公開、不鼓勵、不表揚,頂多也「傳媳婦,不傳女」,這些先人的智慧與寶貴的藥方,就如此這般,無聲無息地消失於歷代傳統中了。雖然在治療過程中明顯地兼具止痛與治療的雙贏效果,為西藥所不及;可惜「針無雙頭利」(台諺。利,台語音ㄌㄞ㇀,銳利之意),不公開而私家傳授,終致有「斷層」而失傳的一天,那才真的令人覺得萬般可惜了。(全文完)◇

回憶二戰尾聲的學生生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