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鑑往知來

【賢后傳】一位最能「忍」的皇后

知書達理的鄧貴人,處處溫良謙讓,舉止有規有矩,不僅與同等身分的妃嬪友愛,也克己體下,連宮人僕役都念她恩惠,所以後宮內外對她都交口稱譽。(圖/素素)
知書達理的鄧貴人,處處溫良謙讓,舉止有規有矩,不僅與同等身分的妃嬪友愛,也克己體下,連宮人僕役都念她恩惠,所以後宮內外對她都交口稱譽。(圖/素素)

文/秦順天
皇后的尊位是天定的,受寵不驕,反而更加謙恭自抑的修養,成就了一個女人非凡的傳奇人生。

善解人意的孝女

西元81年,鄧綏出生於南陽新野(今河南新野)的名門世家,祖父是開國重臣鄧禹,父親是一名戰功卓著的大將。

6歲的小鄧綏能讀《史書》,12歲精通《詩經》、《論語》。她和兄長對答,常會將飽學詩書的哥哥們難倒。她不願意做那些女孩家的居家事務,喜歡研究詩書典籍。父親認為她天資超人,無論大小事,願意和她商量,母親則批評她不習女紅。小鄧綏就順服母親,白天操練女紅,晚上還是閱讀經典不倦。

13歲時,小鄧綏就入選為宮女,不幸父親去世,她沒有入宮,嚴守儒家孝儀,在家為父守喪。小鄧綏早晚哀慟,長期不食鹽菜、不沾葷腥,3年喪滿之後,人形枯槁,憔悴得變了樣,連親友都認不出來了,大家都稱她孝女。

守喪盡禮的鄧綏,15歲時被召入宮。

入宮前,家中請來相士預測小鄧綏的命運。相士細看她的面貌、骨相,驚歎不已:「小姐是大貴之相,貴不可言啊!此相若男必封侯,若女當冊為后!」

家人也說,其祖父曾率領百萬之眾,戰事中卻從未妄殺一人;父親官府任職時,也曾憐憫工役,保全過幾千河工的性命。老天有眼,一定蔭及後代。

鄧綏也夢見過伸手觸天、吮吸玉柱的景象,解夢的人說,這都是聖王成事之前的徵兆,吉不可言。這些吉夢天相,使家人暗自高興。

不攀比不爭寵

鄧綏入宮後,很快就引起和帝的注意,眾妃之中,她鶴立超群,不僅貌若天仙,而且談吐文雅,和帝非常寵愛她,封為貴人。

品性謙和的鄧貴人受寵而不驕,她嚴守宮律,進退有法度。鄧貴人有病,皇帝特許其母和兄弟入宮探望服侍,而且不限留宮時間。鄧貴人謝絕皇帝的好意,對和帝說:「宮中禁地,不宜外人久留。否則會讓人非議皇上偏私,影響您的清名,我也會被人謗以不知禮數啊。」

和帝聽了,大加褒揚,「別人都以讓親人到皇宮裡走走為榮,你卻反以為慮,不惜克制自我,宮中其他的女人,哪個能比得上你啊!」

每當宮中宴飲,眾妃嬪都爭奇鬥豔,以求皇上喜愛,花枝招展中,唯鄧貴人素妝不飾,她盡量讓自己不顯眼,從不與別妃攀比爭寵。

她與陰皇后沾親,陰皇后是光武帝后陰麗華家族的後代,她們兩家世代聯姻。按照輩分,鄧貴人是陰皇后的表姨媽。但入宮後,鄧貴人懂得尊卑有序,奉侍陰皇后非常恭敬謹慎。

倘有衣服顏色與陰皇后相同,鄧貴人就立即更換;若與陰皇后同時覲見皇上,鄧貴人總是讓陰皇后就座,自己則離位側立,像侍女一樣;和帝如果向后妃們詢問事宜,鄧貴人絕不搶風頭,一定要讓陰皇后先發言。

陰皇后嬌小玲瓏,而身材頎長的鄧貴人,有一米七高,為了表示謙恭,只要陰皇后在場,鄧貴人總是僂背弓腰,唯恐顯得「高人一頭」。 陰皇后有時舉止失當,她就主動為皇后遮掩,好像自己做錯了事一樣。

和帝理解她,憐惜地稱歎道:「修身進德,這般用心,真難為你啊!」

知書達理的鄧貴人,處處溫良謙讓,舉止有規有矩,不僅與同等身分的妃嬪友愛,也克己體下,連宮人僕役都念她恩惠,所以後宮內外對她都交口稱譽。

鄧貴人的到來,使陰皇后漸漸不被專寵,她心裡有怨,所以對鄧貴人常有不善之舉,而鄧貴人總是心平氣和地屈從忍讓。隨著和帝對鄧貴人的寵愛日增,陰皇后漸漸失寵。鄧貴人不安起來,有時和帝連日留宿,鄧貴人便假稱有病推辭。

當時,漢和帝已數次失去皇子,鄧貴人擔憂皇帝後代不旺,常垂淚嘆息,她多次親自選進才人,以供皇帝歡心,廣延帝嗣。

推辭謙讓后位

陰皇后越來越嫉恨鄧貴人,一次和帝病危,陰皇后私下說:「我一旦得志,絕不讓鄧家有活口!」偏偏宮人多得鄧貴人恩惠,竟將密語轉告鄧貴人。

鄧貴人震驚得掉下眼淚,失聲痛哭:「我竭盡誠意侍奉皇后,皇后還是不能容我!她這樣恨我,看來禍事不遠啊。當年周公祈求替死周王,越姬(越王句踐之女)願為丈夫(楚昭王)替身。我決定效法先賢,自了性命,以報皇上恩情,同時化解我鄧氏宗族之災,也不至於使皇后像當年呂雉那樣製造『人彘』,損害了她們陰家的名聲!」說罷就要飲毒自殺。

宮人堅決阻攔,並謊報皇上病已經好轉,鄧貴人信以為真,這才作罷。第二天,漢和帝果然痊癒了。

後來陰皇后與人合謀,以巫蠱詛咒陷害鄧貴人。事發核實後,陰皇后被廢黜。鄧貴人為陰皇后說情,和帝當然不聽。鄧貴人就言稱病重拒絕和帝召幸,深居閉戶。

後來朝臣奏請和帝續立皇后,和帝對眾臣說,母儀天下絕非易事,只有鄧貴人能德配其位。鄧貴人上書,再三辭讓,言稱自己德行菲薄,不足以當任皇妃。然和帝大計已決,眾朝臣也一致擁護。於是,22歲的鄧貴人被正式冊立為皇后。

鄧皇后居貴不奢。當時後宮崇尚奢華,各郡國爭相進貢奇珍異玩,鄧皇后一即后位,就下令取消進貢珍玩,規定歲貢只收書籍和紙墨,其他不許入宮。漢和帝每次想封爵鄧氏家族,她都苦苦推辭,在漢和帝一朝,鄧皇后的大哥鄧騭只當了個小小的虎賁中郎將,相當於現在的中央警備團團長。

垂簾聽政四海平

鄧皇后25歲時,漢和帝駕崩。她接回和帝養在民間的兒子劉隆,立之為殤帝。鄧綏被尊為太后。因為殤帝剛滿百天,行登基大禮時,裹在襁褓中的殤帝被鄧太后抱在懷中接帝位。殤帝在位9個月即病死,鄧太后又立13歲的劉祜(和帝兄長劉慶之子)為帝,即漢安帝。

殤帝和安帝期間,鄧太后都臨朝聽政,她不為一己之私,鞠躬盡瘁,兢兢業業16載,先後輔佐了漢殤帝和漢安帝兩朝,綜理國政,匡扶漢室,同時又要謹防功高蓋主而致禍。身為巾幗,她展現出了一個女政治家卓絕的濟世之才。

戒飭宗族

執政嚴明的鄧太后內檢左右,外抑宗族,對自己娘家人要求非常嚴格,絕不允許他們有非分之想,宣布外戚犯法一律嚴懲。她親自下詔京城司法及家鄉的官員:發現鄧族犯法,不得包庇。她哥哥鄧騭的兒子收受賄賂事發,鄧騭就將妻子和兒子頭髮剃光,謝罪天下。

鄧太后認為,王朝更替,皆因失德失道。皇室子弟平日講究吃穿、排場,卻不學無術,如果不加以引導教育,約己守法,就會禍敗滅家。她以文德教化子孫,專門召集內戚等皇室子弟80多人到京,開設學堂,傳授經書,引導他們崇聖人之道,並親自督查他們的學習考試。

拜博學多才的班昭為老師

鄧太后臨朝後,拜博學多才的班昭為老師,請班昭參與政事。行為舉止莊正的班昭試圖通過對宮中女性的教育,幫助鄧太后矯正時弊。在班昭影響下,宮中開辦講習課,讓宮人增加學識,太后白天理朝政,晚上還誦讀詩書,對比典章制度。

班昭晚年著《女誡》,堪稱女子的規範之典,深得太后推崇。班昭逝世後,太后親自為多年的老師素服舉哀,死後給予殊榮。太后母親陰氏病重,太后也親自服侍,直至最後一刻,極盡哀榮孝道。

太后還封蔡倫為侯,支持蔡倫造紙,讓他改革造紙術。

鄧太后執政期間,東漢經歷了「十年水旱之災」。每聽到老百姓饑荒,太后就通宵不能入睡,她為群下做表率,減少膳事,解除車馬,用以救濟困苦的黎民百姓。天下漸恢復安定,年歲還得到豐收。

總攬萬機的鄧太后日夜操勞,始終堅持依經史之述,效古聖之法,使外戚宦官不能為禍。西線多年無戰事,強大的匈奴降服於漢朝,羌人暴動得以平息。

西元121年,鄧太后染病咯血,臥床不治,是年3月,年僅41歲的鄧太后駕崩,後與和帝合葬於順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