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我們可以賦予萬物生命

世界上的萬物,當我們用相同的心態來對待它們的時候,它們就擁有了我們所賦予的活力和生命。(Fotolia)
世界上的萬物,當我們用相同的心態來對待它們的時候,它們就擁有了我們所賦予的活力和生命。(Fotolia)

文/高達宏
在Home Depot大賣場,有二個小女孩在邊看邊玩展示的馬桶水箱,我看她們玩得正起勁,一時興起,也想和她們玩一玩,就走了過去,低下頭朝著馬桶的水箱說:「你叫什麼名字?」然後側著耳朵好像在聽它講話,小女孩看我這樣做覺得很有趣,我向她們說:「妳們可以問它叫什麼名字。」她們就低頭靠近馬桶水箱問它說:「你叫什麼名字?」當她們側著耳朵聽的時候,那模樣像是馬桶真的在向她們說話。

在旁邊的桌子上有一個直立的紙箱,我放倒紙箱,假裝像是撞到了,然後將它扶起來,把它拍乾淨,對它說「對不起」,我對這個紙箱就像在對一個人一樣。然後我向小女孩說,「妳可以給任何東西生命,只要妳把它當作活的,它就活了起來。」小女孩說:「那就像是芝麻街的布偶一樣?」我說:「妳說對了,妳現在可以把桌上的東西都當作活的,和它們說話,和它們玩,它們會很高興。」於是她們就和那些東西「演」了起來。這天她們在Home Depot可不會無聊了。

世界上的萬物,當我們用相同的心態來對待它們的時候,它們就擁有了我們所賦予的活力和生命。就像是一塊木頭。人把木頭做成了椅子、桌子之後,它們就有了功用。當它成為椅子就是「坐」,當它成為桌子就是「吃飯、寫字」,當它成為床就是「休息、睡覺」,它成了人不可缺的良伴,隨著人的心跳而晃動。而當它靜止的時候,就像人睡了一樣。

它們唯一和寵物小狗、貓咪不一樣的地方就是不會亂跑,不會撒嬌,不過它們不吃飯、不拉撒,讓人不費心不操勞,也有它可愛之處。

木頭的這些功用和價值是人所賦予的,也由於有了和人這樣的聯繫,木頭就不再只是木頭,因為它們得到了人的心思和創作的灌注之後,進入了人的生活,它就人文化了,就具有了類似生命的含義。

這樣的椅子還不算活了起來。當椅子和藝術結合之後,椅子就不再是椅子了。椅子上了舞台之後,它就不只是有「坐」的人文含義而已。在表演者將一件衣服靠掛在椅背,將它當成舞伴,擁著它一起婆娑起舞的時候,它像是一個風姿優雅的年輕女郎一樣的旋轉跳躍地擺動著軀體,這時候的它有了生命,因為在這片刻裡,它似乎懂得了什麼是歡樂,什麼是愛。

人們會發現,當我們像對待人一樣的對待椅子,它就活了起來,有了感覺,有了生命。

甚至在被人注入了感情之後,它也會眷戀,也會擁抱,也會追求人的愛。許多人被它的多情感動了,就在這片刻,這椅子是活的。

很多人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可以擴展出去,他們不知道人可以給予很多的東西生命,所以,有時候我們必須重新認知生命的意義,才能夠更了解人和萬物之間的關係,這樣我們才能夠掌握住生命的力量,才會更惜物愛物,以及更明白惜情愛人的真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