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這夜,我也想起了我的媽媽

然而和他媽媽對他的愛相比,根本是螢光皓月,沒得比。我的祝福是一時的,媽媽的愛是一生的。這夜,我也想起了我的媽媽。(123RF)
然而和他媽媽對他的愛相比,根本是螢光皓月,沒得比。我的祝福是一時的,媽媽的愛是一生的。這夜,我也想起了我的媽媽。(123RF)

文/高達宏
那天在男生四重唱的音樂會中,我的右邊空了一個座位,再過去是二個人坐一個位子,一個媽媽抱著一個四歲左右的小男孩。

音樂會對小孩子來說,是有點無聊,而且時間還長達一個半小時,還好這小男孩除了偶爾會叫出一個單音的聲音,算是蠻安靜的,不但如此,在演唱進行中,受到音樂的感染,他的身體有時候還會隨著節拍扭動,當大家鼓掌的時候,他也會跟著用力的鼓掌。

或許是怕孩子亂動亂跑,所以他的媽媽一直緊緊的抱著他。

不論是媽媽自己喜歡音樂,還是媽媽要讓孩子也聽聽音樂,對當媽媽的來說,抱著兒子聽一場一個半小時的音樂會是相當的辛苦,而且還常常會被孩子的動作、聲音所分心,打斷了觀賞的專注。

我看了心頭有所感動,這是媽媽用愛緊緊的環繞著自己的孩子。

正好,小男孩將小手伸向了我,我就也跟著伸出了手,兩手相握了二下,那種童稚輕柔的小手握起來的感覺很好很舒服。

沒多久當他的小手再一次伸向我的時候,我突然想給他祝福,於是我在握著他的小手的時候,為他祝福,願他一生平安順利,能得上天眷顧。

我的祝福是真心的,也很誠懇,然而和他媽媽對他的愛相比,根本是螢光皓月,沒得比。我的祝福是一時的,媽媽的愛是一生的。

這夜,我也想起了我的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