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夏暮浪花

夕陽的餘暉,彷彿一幅吊掛壁畫,這是對夏暮浪花的美好嚮往,驚豔我黯然雙眸,令人流連忘返。(123RF)
夕陽的餘暉,彷彿一幅吊掛壁畫,這是對夏暮浪花的美好嚮往,驚豔我黯然雙眸,令人流連忘返。(123RF)

文/楊森永
不知不覺,夏天的腳步漸漸逼近,驕陽似火般烘烤著大地,那一抹陽光的香氣,早已瀰漫我的口鼻,獨特的濃郁氣息,嗅到醉人思念的味道,熟悉卻陌生,真實卻虛幻。在生命最活潑的童稚期,年節歡慶高掛臉上,笑盈盈的走來,舌尖留存棒棒糖的唯美甜蜜,抬眸追隨夕陽下沉的腳步,踩踏浪花翻騰湧起,塵封蕩漾著蛻變,刻劃烙印在另一處家園。在生活的腳步變慢之後,許多的回憶及感受紛紛湧上心頭。 

筆墨迷宮中,書寫是跳脫現實生活的一帖良方。有詩有夢可以安放一方小世界。屈指搬遷來到都會區已數十年餘,炙熱天的夕陽,看去不膩的。漫遊桃園新屋永安漁港海岸,看著孩子戲水玩沙、盡情欣賞風情萬種的夕陽變化、踏浪踩水感受海浪的起落,深刻感觸人生的起伏,好似白色的馬鬃翻飛,高高低低,十分壯觀。

獨愛滾滾浪花,光著腳丫踩在軟綿綿的沙灘上,數著浪花一朵朵,一陣陣撲過來,伴隨這首耳熟能詳「浪花一朵朵」勾起多少人的泛黃回憶。霎時,心裡感覺暖呼呼的。我喜歡捕捉,日落時分霞光萬道般的暮色;更甚於晨曦耀眼奪目的朝陽。奧斯特洛夫斯基曾說:「人的生命,似洪水奔流,不遇著島嶼和暗礁,難以激起美麗的浪花。」嘩!嘩!海浪怒吼咆哮打著礁石,激濺起一排排滔滔水花,浪頭向我撲來,頑皮地帶走沙灘上的印記,在追逐嬉戲中,又難捨難分地退回,形如新月,在沙灘下劃出一道道的漸層銀邊,浪與沙灘在此匯集,像似鑲上了閃閃發光的銀框浪條,再鋪上棉毯之類的,便可酣然夢鄉。

夕陽的餘暉,映照在鵝卵般的石頭上;一席天公作美的風華意境,點點的光彩,宛如一顆顆閃耀的寶石,彷彿一幅吊掛壁畫,這是對夏暮浪花的美好嚮往,驚豔我黯然雙眸,令人流連忘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