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鑑往知來

傳統術數與合香

人的鼻子可以通過正統的製香實踐而逐漸恢復靈性。(Shutterstock)
人的鼻子可以通過正統的製香實踐而逐漸恢復靈性。(Shutterstock)

文/朝暉
從《禮記》的記載中我們也可以知道,香氣對應的五行屬性為「土」,對應的五方天帝是黃帝,因此製香之前的祭祀就是祭黃帝。

自然界有很多物質,它們依照季節或每天的一定時辰出現著,有些是人類已知的,有些是未知的。比如我們知道的露水,每天清晨的時候出現,太陽升起後消失。

筆者在日常手工製香實踐中發現,「剛」與「柔」不只是兩個概念,兩種形態,它們是陰、陽派生出來的兩種物質。

「剛」對應了「陽」,這種物質大約每天「早上九點到下午兩點鐘」出現。

「柔」對應了「陰」,這種物質每天「晚上九點到凌晨兩點鐘」出現。

其餘時間則是剛、柔相互轉變的過程(用古人的話說就是「剛柔相推」的過程)。其實我們在古書中也可以找到相關的論述,比如《易經.繫辭下》:

「剛柔相推,變在其中矣。」

唐朝經學家孔穎達疏曰:

「剛柔即陰陽也。論其氣,即謂之陰陽;語其體,即謂之剛柔也。」

孔穎達的註疏,帶有他那個層次的理解。

線香分為「立香」與「臥香」;「立香」對應了「剛」,「臥香」(顧名思義只能躺著點燃,也稱為「柔香」)對應了「柔」。所以筆者在製作立香時都是選擇早上九點左右開始做,下午兩點前要結束;而製作柔香(臥香)都是選擇在晚上做。特別是柔香,不在那個時辰製作,根本就得不到「柔」這種物質,香也無法成形。

另外,立香的長度取21公分(對應了奇數);柔香長度取20公分(對應了偶數);這兩個數字又對應了魯班尺上的吉利尺寸。

我們都知道製作立香須要在香粉中加入植物黏粉,否則立香無法成形。而植物黏粉含量的多少就體現了製香的技術。

比如,筆者在秋季製香,一般是採用總重量90克。以製作降真香立香為例,總重量90克的香粉中,印尼楠木黏粉10克,降真香粉80克。如果用比例的概念來衡量,植物黏粉的含量約11%。這麼低的黏粉含量用現今的製香機器做不出來。

手工製香,如果沒有掌握特殊的「合香」手法,同樣做不出來。

合香的手法很巧妙,在合香的過程中還要先生成一個40克的重量;合成之後香粉的總重量為90克。這是因為,秋天對應了五行中的「金」;「金」的生數為「四」,成數為「九」。這是製作出來的立香吸收秋天「金」屬性元素物質的關鍵。

那麼用這種立香來熏香養生,起到什麼樣的作用呢?

《黃帝內經.素問》:「西方白色。入通於肺,開竅於鼻,藏精於肺,故病在背;其味辛,其類金。其畜馬,其穀稻,其應四時,上為太白星。是以知病之在皮毛也,其音商,其數九,其臭腥。」

通過《黃帝內經》的描述我們可以知道,這樣製作出來的立香,熏香後對肺部及鼻腔方面的疾病有較好的療效。經文「故病在背」的大意是:當您發現自己經常性的背部疼痛時,有可能是肺部的病變開始了。

之所以採用總重量90克,還有一個原因,因為它是5的倍數,這就保證了在合香過程中,將香粉及黏粉中的「臊、焦、腥、腐」4種氣味磨掉,讓線香只出甘香味,而甘香味屬土,人的肺部屬金,土生金。

筆者在不同的季節日常製香的總重量,合香的次序重量是不一樣的,製作出來的線香對人體養生的側重點也不同。因此,筆者製作的線香在陰乾、裝香管後,都會要求助理將當天收的線香裝在一個密封袋中,並標上日期。

當然,每天製香之前都要舉行一次虔誠的祭祀。沐浴、更衣後,採用遙祭的方法祭祀黃帝,祭祀時心態越純淨,做出來線香的效果就越好。

祭祀,這也是每天製香工作流程的一部分。

《周易正義》原文對「剛柔」的部分釋義。(朝暉 提供)《周易正義》原文對「剛柔」的部分釋義。(朝暉 提供)

唐代皇宮在「寒食節」的當天傍晚,舉行祭祀儀式祈求天火,並鑽木取新火。主祭之人心態越純淨,得到的天火層次越高,能量場越強。

全國各地「清明節」早晨鑽木取新火,主祭之人一般都是當地的行政長官。

在合香、製香中按傳統的理念去遵守、執行。現代的一些製香人,不去學習四書五經、《黃帝內經》等傳統經典,研究陰陽五行相生相剋之理,而是去研究古代的香方,要我看都走入了歧途。

第一,植物是要分陰、陽的,陰木和陽木的概念及特性要先搞清,這些是最基本的傳統理念。

第二,古代的環境沒有被現代的工業化汙染,更沒有核汙染(筆者這裡講的是全世界範圍的普遍現象),因此,同一種植物,現代的植物與古代的植物藥用特性及熏香特性已經不可能完全一樣了。

筆者曾經看過某處種植艾草的地方,旁邊就是鄉村的生活垃圾堆,不遠處還有一個臭水塘,那個垃圾堆要兩個月才會有鎮裡來的垃圾車清理一次。那種地方種植的艾草能當藥材或香材用嗎?其他種類的藥物難道都沒有問題?

第三,《香乘》中記載的香方,大部分都只有重量,或者有個別材料的炮製方法;但整個香方的合香方法,重量基數,合香添加材料的次序重量,製作時對應的時辰、季節因素等等,都沒有詳細說明;用現代的材料及現代數學比例的概念去套古代的香方,怎麼有可能製作出來古代香方的效果?

任何一種植物都包含五行的特性,五行的特性反映到氣味上就是「臊、焦、香、腥、腐」;這個道理在《禮記》及《黃帝內經》等經典中都有同樣的論述。不同的植物這5種氣味含量不一樣,鼻子靈敏的人一聞就明白。

術數運用於合香,就是要在合香的過程中,去掉植物的其他4種氣味,而只留下一種氣味。

比如筆者在春天製作的一款名為「君子之交」的立香,先取5克的加拿大檜木粉與10克的楠木黏粉(焦腥味含量相對較高)合香,目的是想讓檜木粉在合香的過程中先磨去彼此的「臊、焦、腥、腐」4個氣味,只留下彼此的香氣(因為五或五的倍數對應了「香」)。

然後再加入15克澳洲檀香粉合香,生成了30克這樣的一個過渡重量,最後合成的總重量是80克。3是木的生數,8是木的成數;又對應的春天,這也是合香過程中吸收春天氣息的關鍵數。

人的鼻子可以通過正統的製香實踐而逐漸恢復靈性。筆者認識一位鼻子很靈敏的女士,她認識一個人,就可以通過鼻子記住這個人的特殊氣息。她在辦公室坐著,有人敲門,她用鼻子聞一下就知道那人是誰。

真正想從事製香行業的人,必須將抽菸、喝酒戒掉;抽菸喝酒只會讓一個人的鼻子嗅覺更遲鈍。用化學黏粉製香的人,經常聞化學香的人,嗅覺也會越來越遲鈍。因為嗅覺遲鈍所以製香者以為化學黏粉沒有明顯的氣味,其實那製好的「線香」一開蓋,不用點燃,隔了幾米就能聞到有不好的氣息傳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