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科技 科技新知

古人如何抗菌消毒?

從黴菌中提取青黴素示意圖。(ShutterStock)
從黴菌中提取青黴素示意圖。(ShutterStock)

編譯/張妮
在1928年青黴素誕生之前,人們其實有很多「偏方」治療感染。19世紀晚期,一位法國醫生發現阿拉伯的馬童知道用馬鞍上的黴菌治療瘡(潰瘍)。文獻記載,很多古老的文明包括羅馬、埃及和中國,都提到了使用發霉的麵包來治療皮膚病。

《發現》(Discover)雜誌上一篇文章挖掘了不少世界各地遠古人類食用的「偏方」,包括動物本能食用的「藥膳」。

動物的藥膳

很多生物,從毛毛蟲到綿羊,會故意吃些具有特定藥性的植物,來對付身上的寄生蟲或其他疾病。健康的生物個體一般不吃這些植物,而且積累到一定量,這些植物對牠們來說是有害的。

一份2015年發表在《演化》期刊上的論文揭示了幾種動物所食用的偏方。

研究者們給幾組螞蟻不同的食物,普通帶蜂蜜食物,或帶有過氧化氫(H2O2)的食物。在野外,螞蟻屍體或蚜蟲分泌物上帶有這種化學物質,螞蟻有的時候會吃牠們。實驗中,健康的蟻群被餵了帶這種化學物質的食物,死亡率較高,因為過氧化氫對螞蟻來說是有害的。然而,當蟻群受到某種菌類感染時,帶過氧化氫的食物反而殺死了菌類,提高了蟻群的存活率。

靈長類黑猩猩也會自己「用藥」。在中非,患有腸道寄生蟲的黑猩猩,會吃一種葉片帶硬絨毛的植物葉子。當葉子經過猩猩的消化道,粗糙的葉子表面有很大機率勾住寄生蟲,並隨著排便一起被排出黑猩猩體外。

類人猿知道食用扁桃斑鳩菊(Vernonia amygdalina)帶苦味、海綿狀的莖心。扁桃斑鳩菊是菊科的一個植物種屬,以其藥用價值聞名。科學家發現其莖心含有多種藥用化學成分,包括倍半萜內酯(sesquiterpene lactones)、類固醇葡萄糖甘和甘元(aglycones)等。它們是什麽?沒多少人知道,重要的是,黑猩猩也不知道。

動物不需要知道化學成分,牠們知道感覺不適的時候吃什麼,也許是本能,也許是經驗,也許是模仿父母的行為。

既然動物都有這樣的本事,那我們人類在遠古時代又是怎樣生活的呢?

考古揭示石器時代用藥證據

現在的科學家通過對化石、古蹟的分析,找到了遠古人類很會用藥的證據。

2019年一份發表在《人類演化》期刊上的研究,考古學家Karen Hardy對8000年~79萬年前在近東(Near East)地區7個地點的化石樣本進行了分析。

在這個時間長河中,該區域分別居住了智人(Homo sapiens)、尼安德特人(Neanderthals)和人類的一些早期祖先,共鑑定出212個植物物種。其中60%的植物是可以食用並具有藥性的,另外15%不可食,但少量也可治病。

Hardy研究了來自西班牙El Sidron、約5萬年前尼安德特人牙齒汙垢的化石。其中一個來自一位女性尼安德特人,她的牙齒有膿腫痕跡。牙垢的分析發現,裡面的複合物很可能來自春黃菊(chamomile)和蓍草(yarrow,一種菊科多年生草本)。這些植物略帶苦味,不能果腹,但有顯著的藥用價值。

之後的研究中,遺傳學家從這同一個牙齒汙垢化石中發現了楊樹的DNA。楊樹富含具有鎮痛效果的水楊酸(salicylic acid),阿斯匹靈就含有這種天然成分,以及一種青黴素。

研究者稱,有可能這些化學成分「意外」地進入到她的嘴裡,畢竟她生活在野外、睡在地上。但同時發現如此多「正確」用法的藥物成分,足以讓科學家們信服,她是故意服用一些楊樹鎮痛劑、舒緩神經的春黃菊和具有抗生素效果的菌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