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想念「放牛吃草」的小學時光

雖沒有車子接送、更沒有安親班,不過那段「放牛吃草」的懵懂時光,卻也豐富精采!(123RF)
雖沒有車子接送、更沒有安親班,不過那段「放牛吃草」的懵懂時光,卻也豐富精采!(123RF)

文/六毛
下班途中,正逢小學放學,校門口車水馬龍,人群熙來攘往,許多家長或安親班來接送天真活潑的學生們,好不熱鬧!我的思緒不禁飛回幾十年前,自己就讀小學的情景……

當時鄉下沒有幼稚園,學齡前的我們,整天不是灌蟋蟀、捕蟬兒、捉蝴蝶、玩金龜子,就是爬到樹上,看鳥巢裡下了幾個蛋?小鳥兒們長羽毛了沒?偶而也會幫媽媽撿柴薪、割野菜、拾露螺(非洲大蝸牛)煮來餵豬、鴨等。我們以大自然為教室,在日常生活中,悠哉悠哉的學習,只有農忙時的短期安親班才在「教室」上課。

短期安親班的設立是農會「四健會」對農民提供的一種福利,農忙時借用村中寺廟的廟埕,學齡前的孩子不分大小一起在戶外上課。活潑好動的我們「安靜」的坐在每個人自備的板凳上學唱歌、聽故事,其實,最大的誘因就是下課時老師發給我們的糖果和餅乾,至於學些什麼,大家也不在乎!

新生報到的前兩天,媽媽臨時幫我惡補,教我寫自己的姓名,還有阿拉伯數字,就這樣上學去了。開學時,老師調查同學們的情況,我因為會寫自己的姓名與阿拉伯數字,憑著這一招半式,居然被老師欽定為「官派」班長!我「認真」的執行班長職務,除了維持秩序、監督整潔工作、做老師的好幫手外,甚至未經老師允許,就領著同學到蹺課學生的家中,把他「押」來學校上課!

書包在當時可說是「奢侈品」,很多同學買不起,我們就用大的包袱巾把書本文具包裹整齊後,繫在腰上,現在想起來也真方便,又不會有兩肩重量不平均的問題。鞋子就更稀奇了,全班只有兩位同學每天穿鞋子上學,其餘都光著腳丫子。等到重要日子,學校規定必須服裝整齊時,大家才勉強「帶」鞋子上學,進入校門才小心翼翼的穿上它。放學時,趕緊把鞋子脫下,兩隻鞋帶綁在一起,將它們掛在脖子上(這叫做賣鹹魚),依舊光著腳丫回家。

回家途中,如果遇到農夫駕著空牛車,同伴們就噤聲的偷偷爬上去,享受免費乘牛車的樂趣。我因個子小,攀爬不易,常誤踩牛車後輪的煞車,農夫感覺有異,揚起牛鞭,頭也不回,「唰」的往後抽,嚇得大家紛紛竄逃跳下車。

以後遇到空牛車時,同伴們總是央求我不要攀爬,免得壞了他們的好事,我只好在牛車後,半追半跑的緊緊跟隨。有時會聽見熟悉「ㄍ一」腳踏車的煞車聲,原來是爸爸下班經過,我便趕緊跳上爸爸的腳踏車,得意的回頭看同伴一眼,「哼!」到底誰比較快呢!

以前的野溪流經馬路時,未搭建橋梁,只挖深馬路形成弧形的大凹溝,讓溪水流過。若雨勢不大,雨後則形成潺潺溪流,上學和放學經過時,大家則發揮同學愛,彼此手牽手,站穩腳步,慢慢的涉水通過。如遇上大雨過後,野溪出大水,湍急的河流拌著土石,通行時相當危險,就有熱心的家長站在湍急的溪水中,拉扶保護我們通過,真是太感激他們了!

學校距離家裡有三公里遠,我們都是安步當車,結伴同行,一路上有說有笑,分享學校及家裡生活點滴,樂趣無窮!雖沒有車子接送、更沒有安親班,不過那段「放牛吃草」的懵懂時光,卻也豐富精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