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鑑往知來

同是和尚撞鐘 到底有何不同

虔誠齋戒,敬鐘如佛,要用如入定的禪心和禮拜之心來司鐘。(Fotolia)
虔誠齋戒,敬鐘如佛,要用如入定的禪心和禮拜之心來司鐘。(Fotolia)

文/佚名
一說起鐘聲,人們自然會想起古鐘。中國的鐘文化源遠流長,文化底蘊深厚。「鐘聲警萬里,鼓聲惠十方。」古鐘已成為人們心目中崇高、美好的華夏文明象徵。悠揚渾厚的鐘聲,使人領略到自然質樸的美,給人警醒和啟迪。

早在上古時代,華夏先民就製作出了陶鈴,以在勞作之餘來娛樂。在商代,出現了手執的銅鐃,後來逐漸發展成大小不同、成組的編鐃。周朝初期,出現了掛在架上的編鐘。兩漢時期,隨著佛教的傳入,為了集僧聚眾,鐘就被請進了寺院,成為佛教的法器。

而在古代有很多膾炙人口描寫「鐘聲」的詩句,如:唐代詩人張繼的「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杜甫的「欲覺聞晨鐘,令人發深省。」王維的「寒燈坐高館,秋雨聞疏鐘。」常建的「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萬籟都此寂,但餘鐘磬音。」等等詩句。

詩中那萬籟俱寂中的悠悠鐘聲,千百年來一直令人傾心嚮往。鐘是佛教禮儀中的重要法器,在許多名剎古寺裡,高大的鐘樓,增添了寺院的威嚴。而圓潤洪亮、深沉清遠的鐘聲,也被注入了「警醒世間名利客,喚回苦海夢迷人」的含義。

寺院的鐘

據有關資料記載,在南北朝時,中國已有了截面為圓形的寺院用鐘。相傳南朝時期,京城近五百寺,寺寺有鐘。到了唐代以後,鐘的鑄造有了一個很大的發展,鑄造精美、造型獨特的鐘大量出現。在以後的各個朝代中,鐘更是遍及大江南北,於是有了「有寺必有鐘,無鐘即無寺」的說法,鐘成為寺院的一道獨特的風景線。

寺院的鐘依其用途分為梵鐘與喚鐘兩種。梵鐘,又稱大鐘、撞鐘、洪鐘、鯨鐘等。懸掛於鐘樓上,用於召集大眾,或做朝夕報時之用;喚鐘,又稱半鐘、小鐘。吊於佛堂內的一隅。其用途在於通告法會等行事的開始,故亦稱行事鐘。

鐘也是佛教寺院裡的號令,《百丈清規・法器》中說:「大鐘叢林號令資始也。曉擊即破長夜,警睡眠;暮擊則覺昏衢,疏冥昧。」

無論是召集僧人上殿、誦經做功課,還是日常的起床、睡覺、吃飯等無不以鐘為號。清晨的鐘聲是先急後緩,警醒大家,長夜已過,勿再放逸沉睡,要早起抓緊時間修持;而夜晚的鐘聲是先緩後急,提醒修煉人覺昏衢,疏冥昧。

寺院一天的作息,是始於鐘聲,止於鐘聲。說話聽聲,鑼鼓聽音。同樣的鐘,以不同的心態去敲擊,產生的效果迥然不同。

無心撞鐘 鐘聲空泛

有一位小和尚在寺院擔任撞鐘之職。按照寺院的規定,他每天必須在早上和黃昏各撞一次鐘。開始時,小和尚撞鐘還比較認真。但半年之後,小和尚覺得撞鐘的工作太單調,很無聊。於是,他就「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了。一天,寺院的住持忽然宣布要將他調到後院劈柴挑水,不用他再撞鐘了。小和尚覺得奇怪,就問住持:「難道我撞的鐘不準時、不響亮?」

住持告訴他:「你的鐘撞得很響,但鐘聲空泛、疲軟,因為你心中沒有理解撞鐘的意義,也沒有真正地用心去做。鐘聲不僅僅是寺裡作息的準繩,更為重要的是喚醒沉迷眾生。因此,鐘聲不僅要宏亮, 還要圓潤、渾厚、深沉、悠遠。一個人心中無鐘,即是無佛;如果不虔誠,怎能擔當撞鐘之職?」

小和尚聽後,面有愧色,此後,他潛心修煉,終成一代名僧。

敬鐘如佛 鐘聲響亮

有一位老和尚在一天清晨,聽到陣陣悠揚的撞鐘聲音,不由得特別專注地側耳聆聽,待鐘聲一停,他就忍不住召喚侍者,問道:「早晨是誰敲的鐘?」侍者回答:「是個新來的沙彌。」

於是老和尚問新來的沙彌:「今天早晨你是用什麼樣的心情敲的鐘呢?」沙彌不知道老和尚為什麼問他,便回答:「沒有什麼心情,只是敲鐘而敲鐘。」老和尚問道:「不會吧?你在敲鐘時,心裡一定想著什麼。因為我聽到今天的鐘聲,是非常高貴響亮的聲音,那是真心誠意的人才能敲出的聲音。」小沙彌想了想說:「其實沒有想別的,只是我尚未出家時,家父時常告誡我,敲鐘的時候應該想到鐘就是佛,必須虔誠齋戒,敬鐘如佛,要用如入定的禪心和禮拜之心來司鐘。」老和尚聽了非常滿意,再三提醒道:「以後處理其它事物時,千萬不要忘記保持今天敲鐘的心態。」

其實不僅敲鐘是這個道理,做任何事情,如何起心動念尤為重要。

第一個和尚為什麼被主持免除撞鐘之職?因為他把敲鐘看作一件令人厭倦的勞作,為了敲鐘而敲鐘,沒有把敲鐘當作神聖的修煉之事,心中沒有誠敬,就沒有用心去做、沒有用負責的精神去做,所以他撞出的鐘聲空泛、疲軟。

第二個和尚為什麼能敲好鐘?因為他真正地懂得「敬鐘如佛」的道理,心中充滿對佛的誠敬,自然會用心、負責地、真心誠意地敲鐘,效果當然好。

諺云:「有志沒志,就看燒火掃地。」只有用心做好小事才能做成大事。這也驗證了只有心念正了,行為才能走正的道理。

——摘編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