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人文生活

樹木對話錄

就樹木而言,雖然生命的長短不一,有的數千年,有的不過數載,但是終歸是要消殞的,在每個不同的生命中,只有能夠真正的肯定自己,才能做自己的主人;也只有能夠心存感恩,才能讓自己知足而常樂,不是這樣子嗎?(123RF)
就樹木而言,雖然生命的長短不一,有的數千年,有的不過數載,但是終歸是要消殞的,在每個不同的生命中,只有能夠真正的肯定自己,才能做自己的主人;也只有能夠心存感恩,才能讓自己知足而常樂,不是這樣子嗎?(123RF)

文/沙山懷若
當太陽從台灣東方的海平面升起時,散發出的熱情光輝,就會喚醒沉睡的樹木,慢慢地舒展葉面,運作整個葉、枝、幹、根的循環,輕輕吐露出的訊息,輕易的與其他樹木交通,只要同樣在太陽的照射下,就可互通訊息,不論遠近。

一天,蹲踞在龍山寺磚砌六角型護欄內的榕樹,就對著小鬼湖巨大的紅檜說:「唉!樹就應該生長在大自然中,像您在人跡罕至的地方落地,2千多年長成如此高大,哪像我生長在龍山寺,也不過短短2百多年,就被人將樹幹束縛住,而且枝椏也被剪了好幾回,以符合人類的審美觀,這讓我們失去了作為一棵老樹應有的尊嚴,我真是羨慕您們生長的環境呀!」

紅檜說:「其實我們是被人遺忘的一群,我們潛居在高山峻嶺中,忍受孤寂,默默成長,才能長到如今的高大,可是你們兩棵雖然只短短2百餘年,卻領受了眾多香客的的讚美,你們應該感到光榮啊!」

榕樹說:「光榮來自於委屈求全。當初我們就是為這虛榮所誘,才會隨緣生長於此地,如今要抖落這些榮耀,像您那樣自在而長命地生活,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

紅檜說:「我看過許許多多因人的喜好而生長的樹木,也會因人的厭惡而被連根拔除,但這有什麼辦法呢?這就是活在別人價值裡的悲哀呀!只是像我們這樣的生長,也是需要有遺世獨立的能耐。所以應該也沒有什麼好壞差別,端賴自己怎麼想吧!」

榕樹說:「您的意思是,不要被外在環境侷限,只要內心能夠不貪求,至少我們比那些被齊頭修剪的行道樹要來得好多了,不是這樣子嗎?」

紅檜說:「你果然是在寺廟修持的榕樹,悟性很高,一點就通。就樹木而言,雖然生命的長短不一,有的數千年,有的不過數載,但是終歸是要消殞的,在每個不同的生命中,只有能夠真正的肯定自己,才能做自己的主人;也只有能夠心存感恩,才能讓自己知足而常樂,不是這樣子嗎?」◇

 

沙山懷若
本名洪勝湖,彰化縣人。 新埔工專機械科畢,插大成功大學中文系,華梵大學東方人文思想研究所碩士。 喜好文學創作,曾獲磺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