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教育 教育園地

【善的漣漪系列・囹圄重生篇】 大哥級的獄中修行

人心向善的變化,可能就在一念間。(123RF)
人心向善的變化,可能就在一念間。(123RF)
文/阿麗老師

人心向善的變化,可能就在一念間,我們敏覺的抓住人性善良的瞬間光輝,藉由生命感動生命的過程,讓它不斷地擴大……

【寫在前頭】阿麗老師的點滴回憶

投身教育界近30年的阿麗老師,總是笑口常開、樂在其中。面對價值觀混亂、社會風氣快速變化的今日,阿麗老師忽然彷徨起來,心中一口鬱悶之氣,始終揮之不去,直到她找到了上天贈予的一份大禮,從此一掃陰霾……

這也讓她決定在退休後,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繼續傳遞正能量的訊息。

在從事社會服務工作,和法界人士的互動中,阿麗老師更實際且深刻地了解到毒品的危害,對現今社會來說,已相當嚴重。

這讓阿麗老師與夥伴們,決心嘗試走進監獄,透過讀報,和受刑同學近距離溝通、交心。她深信,在真誠、點滴的心靈互動中,必定能夠給彼此增添正信、正念,不僅使個人的生命更具意義,對整個社會的影響也會相當宏大。

一提到監獄,一般人多半直覺想到,這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多少黑幫火拚、毒品走私、刺龍刺鳳……各色大有來歷的角頭老大們聚集於此;又或是高科技犯罪、跨國詐欺集團、市井地痞、作奸犯科……各種龍蛇雜處的是非之地。

然而,阿麗老師每週排除萬難,驅車百里,與受刑同學一次又一次,點滴互動中,同學逐漸敞開心防,掀開內心深處那塊不願揭開的瘡疤……

~一起看看,阿中的生命故事!~

阿中是老師們第一次上課的同學之一。體型雖然不像其他同學魁梧,但端正的五官,靈活的眼神散發著不怒而威的氣息。他是一位熱心,樂於助人的人,從第一次上課的互動就可以看出來。在上課中,老師的講述或問話他,總是很快給予回應,對促進上課的氣氛幫助很大。

阿麗老師的初次入獄」

記得第一天,我們和同學互相約定上課規則,要求課後書寫心得單,阿中第一個表示意見:「老師,上課中我可以和你直接互動,但是要我寫心得單,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你們堅持的話,可能會有很多同學放棄喔!」

「沒問題!不想寫就不寫,我們的目的只是想更清楚地了解彼此,希望能夠安排更理想的課程。」

因為同學來自各個不同工場,大家互相還很陌生,我請阿中到前面發言,他直說:「我直接坐在位置上講話就可以了,你們不要叫我上去,否則我就不說了!」

「好的!沒問題!」

在此之後,我便與同學們在坦率的交流下,達成了上課默契。

其實一開始就遇到阿中這麼「坦率」的回應,我很高興也很惶恐,我高興上課能夠有互動,不會只是個人秀,但是又擔心我們這種單純的背景,是否能夠應付他們豐富的閱歷與挑戰!不過,很快我們就釋懷了,因為我們是抱著非常真誠的心,期待藉著閱讀充滿正能量的《大紀元時報》來凝聚共同話題,不斷反思、深刻挖掘,來體驗淨化心靈的歷程。

我們的第一堂課先播放「水結晶」的影片,片中揭示,正向思維原來影響我們的一生至關重要,整個課程目標就是順著這個思路進行。

阿中在看完「水結晶」的影片後,豪氣地坐在座位上,大聲說:「老師,我覺得這部影片相當有意義,對我們非常有啟發作用!」阿中的心得單這樣紀錄了當天的課程:「真是一堂很難得的課程,第一堂課就來了四位人間菩薩,感恩您們能將水、知道的義理讓我們了解,知道『天地萬物』、『心靈合一』從古至今不變的義理。」

§ 曾經…衝動殺人 §

起初我們的上課方式是採用分組閱讀討論,老師分組參與,然後由同學推派代表分享,老師和同學給予回饋來進行。

有一次,當我來到阿中那組的時候,阿中指著(沒有信任,何來溝通?)這篇文章的標題說,「老師,我覺得這篇文章寫得不錯,這個我非常認同!」

他繼續說,「人與人之間會發生矛盾,甚至衝突,往往都是因為溝通出問題。」

我說:「我也非常認同,那你認為要怎樣做好溝通呢?」

阿中答:「很多時候,我們就是太衝動,常常對方的話還沒有講完,或者還沒有聽清楚,也沒有想說再問一下對方的想法,就直接下斷言。」

我問:「你以前也會這樣嗎?」

阿中說:「這就是我以前最大的毛病。」

我繼續問:「在監獄裡,還可以這麼衝動嗎?」

大家異口同聲「會喔!」

「啊!那怎麼辦?會吵架或打架嗎?」

同學們再一次回答:「會喔!」

我問:「請問你是什麼原因進來的?」

阿中說:「我就是因為太衝動,犯了殺人未遂的罪刑入獄的。」

§ 現在…咬牙說失禮」§

「那現在還會打架嗎?」

阿中:「現在我不會了。雖然我的心中仍然有怒氣,但我會強迫自己忍下來,握緊拳頭,咬著牙說一聲『失禮』(台語)。」

當下,我立刻豎起大拇指,「讚啦!你知道嗎,這樣你的心性已經提高一個等級了!這就是修行!」

阿中那段轟轟烈烈的過去

當場我在大家面前,公開分享了阿中的心得後,生性喜歡幫助別人的阿中,便告訴我更多有關他的故事……

阿中因為很早事業就頗為成功,當時意氣風發,年輕氣盛,大家對他有幾分的敬畏,他也樂於做大家的老大,耍guts,所以,他就犯了殺人未遂的罪刑入獄。

「請問,這是第幾次進來?」

「第二次,兩次都是殺人未遂!」

「蛤!竟然兩次想殺人!」

阿中:「其實,我總共做了三次,只是被抓兩次!」

阿中回憶,從前,為了「大哥」這個頭銜,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幾次的申請假釋未果,讓他一次次的內省,現在他藉著讀報、寫書法來修練自己的心性。

阿中至今仍樂於分享,但還是沒有勇氣上台發表。

以前說不一定要寫心得單(但其實幾乎每週都有寫),現在字體工整地訴說個人觀點,或關心同學的生活細節等,老師們也認真的批改反饋。

看著阿中送我他抄寫的心經,我祝福他,如果順利出去之後,希望這是他最後一次的監獄生活。◇

【漣漪小語】:很多時候,我們就是太衝動,常常對方的話還沒有講完,或者還沒有聽清楚,也沒有想說再問一下對方的想法,就直接下斷言。

※本專欄系列,隔週六刊登見報。敬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