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職場生涯

【管理拾穗】木棉樹一場亮麗的演出(下)

明年的春季來臨時,我仍會期待著欣賞木棉樹一場亮麗的演出,只不過我有時難免會帶一點傷感地想,那些曾經盛開一時的花朵都到哪裡去了呢?(123RF)
明年的春季來臨時,我仍會期待著欣賞木棉樹一場亮麗的演出,只不過我有時難免會帶一點傷感地想,那些曾經盛開一時的花朵都到哪裡去了呢?(123RF)

文/曾渙釗
生命週期短或脈動速度越來越快的產業,雖然擁有一時的競爭優勢,但卻不能持久,必須改弦更張,採取求新求變的策略,才能繼續保有競爭的優勢。

然而,身處在這種行業的企業決策者或員工往往無法預見這種轉變,或感受到那種急迫感,以致於失去了必須要立即採取一些改變的機會,等到大勢已去,才不得已採取裁員、關廠的一些消極的因應措施,但是已無法改變繼續走下坡的頹勢。

個人和企業也一樣,許多人在決定進入某種產業時,通常選擇現在看起來亮麗,還不錯的產業作為投資或工作生涯的目標。但這樣的企業如果是屬於生命週期短,而脈動速度很大的產業,則只有2、3年的光景,最多不超過10年的時間,就榮景不再,即使能保住飯碗,也只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台灣近50年來的經濟發展,許多不同的產業輪番上台,某些產業曾有風光一時精采的演出,現在都已由絢爛歸於平淡,例如民國40、50年度的糖和香蕉(食),60年代的紡織(衣),70年代的房地產(住),80年代的汽、機車業(行),以及90年代的個人電腦、資訊產業,真應驗前人說的一句話:「十年風水輪流轉。」

在這樣產業生命週期越來越短和脈動速度加快的環境下,一些有遠見的傳統產業在企業仍有獲利的時候,就開始布局投資下一波的產業,例如由原本的紡織業投資到通信產業;由電線電纜投資到半導體或光電產業,因而延續經營的能力和企業壽命。

有遠見的個人,除了在現有的職位上發揮專長和優勢之外,同時也注意到需要學習和培養新的能力,以備在未來一波的產業上來時,不會因市場人力需求的轉變而被淘汰,可以成功地轉型到另一個產業或另一種新的職位上。

此時還有更多年輕、新興的產業蓄意待發,準備登場做下一場精采的演出。而這些暫時被聚光燈遺忘、失敗的英雄,在潛伏休息陣子之後,如果將失敗當成學習,又極可能成為下一波的主角。在現代的社會,畢竟英雄不能以一次的成敗來論,除非他/她無法東山再起。

當今年的木棉花紛紛從高高的樹上重重的跌下之後,不久又開始長出新葉,到了初夏整棵木棉樹又是一片綠意盎然。今年的花落了,明年還是會一樣的開。明年的春季來臨時,我仍會期待著欣賞木棉樹一場亮麗的演出,只不過我有時難免會帶一點傷感地想,那些曾經盛開一時的花朵都到哪裡去了呢?

——摘編自《安瑟管理顧問通訊2001年4月第33期》(安瑟管理Arthur提供)◇

【管理拾穗】木棉樹一場亮麗的演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