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深坑的故事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深坑是因採茶而興起的,日治時代被視為茶產重點小鎮,直至近代才因臭豆腐興起而黯然退場。(123RF)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深坑是因採茶而興起的,日治時代被視為茶產重點小鎮,直至近代才因臭豆腐興起而黯然退場。(123RF)

文/陳學明
前些日子,我兀自坐在家中,時值夕陽時分,我順著陽台外一望,一時興起的拿了相機就向外走,走入一段無法回頭的旅程。

我自幼便居於深坑,一座以臭豆腐揚名全台的純樸小鎮。每逢假日,雜沓的人群把鄉間小路擠得水泄不通,攤販一陣吆喝聲便吸引人潮湧至,但這些看來熱血沸騰的畫面,我可是從來沒想過會發生。

伴著回憶一路沿著街而行,琳瑯滿目的童玩、高科技削刀、爆米香毫無規律的在攤位上雜亂著,被人潮逼至街角的我,瞥見了一塊斑駁的招牌寫著「深坑茶行」。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深坑是因採茶而興起的,日治時代被視為茶產重點小鎮,直至近代才因臭豆腐興起而黯然退場。在我出生那時,似乎茶和豆腐的發展是並駕齊驅的,不知曾幾何時,勝負底定,全新面貌使深坑繁榮了起來,但暗地裡,是衰敗的。

遠離老街,我順著河堤散步,找個位子坐了下來。眼前望去便是波光閃耀、令人心醉神迷的景致。濃郁的金黃色毫不留情的占據整片天空,甚至映在河心,美得令人屏息。

只可惜,對面的河岸上,蓋了座大型發電廠,狠狠地抹煞了這原本可以綿延萬里的絕美。如果沒記錯的話,以前這裡盡是稻田、茶田,毗鄰而立的三合院還能清晰可見。

反觀現在,冷冰的電塔矗立著,廠外一片紅漆是居民抵死不從的見證。我的故鄉何時變了調?原本那純樸的風情已消失殆盡了嗎?我痛心,卻又愛莫能助。

這片土地或許現在繁榮了起來,但就像是坐上了高速現代化的列車,絲毫沒有喘息的機會。沒有人知道終點是哪,卻仍一顧的向前疾行。

我起身準備離去,卻見一座破爛不堪的紅磚老房被擠在現代化的公寓旁,一位老婦搬了張凳子,便坐在門口凝望遠方,手裡輕揮著一把竹扇子。我順著老婦的眼神再次望向遠景,那些存在我腦海裡的舊時回憶頓時浮現眼前:小孩的嬉鬧聲、茶廠運作的機械聲、老人們在三合院裡談笑風生⋯⋯等,一幕幕如幻燈片掠過即逝。

拿起相機,我把這眼前的畫面拍了下來,喀嚓一聲,夕陽隱沒山旁,我向過去道再見,不情願的搭上高速列車,但手上緊握那永不褪色的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