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兩性話題

面對磨難 有一種解藥是釋懷

從生命的長河看眼前的磨難又有什麼過不去的呢?我們更應該把握當下,放過別人、放過自己。(123RF)
從生命的長河看眼前的磨難又有什麼過不去的呢?我們更應該把握當下,放過別人、放過自己。(123RF)

文/曉美
凌晨3點30分,飯店叫醒服務的電話鈴聲響起。

我躺在床上,往天空方向踩幾下腳踏車的姿勢,試圖趕走瞌睡蟲的糾纏。起身拉開窗簾,映入眼簾的是沉靜又朦朧的山巒,一種踏實、安穩的心情油然而生,撫平了白天的浮躁不安。

「唉!」我不自覺地嘆了一口氣,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清新、夾帶檜木和各類樹木的微微香氣布滿了胸口,那顆緊繃許久的心好似再度鬆軟。靈光一現,想起前一陣子流行的空氣罐頭,「今天吸入的空氣真是價值連城!」,不自覺的自己笑了起來,卻也驚動了還在睡夢中的友人——艾咪。

「怎麼一早就在傻笑?」艾咪眼睛微睜地問。

「沒有啊,睡得好嗎?」我傻楞的回應。

「睡得太好了,真的很不想起床!」艾咪的回答讓我心有同感,這個夜晚短促的讓人好捨不得。

記得剛要出發前,家人還叮嚀我們清晨看日出仿如冬季,要帶羽絨衣。我和艾咪秉持「洋蔥式穿搭」,各自帶幾件衣服就上山了,發現實際上也沒有那麼冷。比起其他旅者,我和艾咪的行李的確輕便多了。

曾經,我們以為擁有很多,可以幸福一點。於是,忍受著疲勞、困頓的煎熬,用盡生命的一切,追尋著自以為的幸福,如:優渥的生活、家庭的和樂、子女的成就、職場的順遂等。

我們在時間的洪流裡早已忘記自己有多辛苦,直到有一天風平浪靜時,才發現人生大海中的我們有點孤單。

或許每個人都曾經思考:人究竟是為什麼而存在?人生究竟是為什麼而奮鬥?

人生勝利組,背後辛酸知多少?

艾咪在高中時代就是校花,除了英文流利還會彈一手好鋼琴,而她的先生凱洋也是運動好手,大家都說他們是天生一對,讓人好妒忌。偶然的一次機緣,兩人因為友人引薦生意就到香港創業,過不久就聽說公司營運上軌道,每年營收有上千萬的港幣。而那時的我只是個上班族。

如果說女人衣櫃永遠缺少一件衣服,那麼艾咪的衣服是多到連吊牌都來不及拆,經典名牌包更是難以計數,家裡也有打理家務的人員,「他們家就像皇宮一樣。」我媽總是喜歡這樣跟親朋好友說道。

剛開始,我總覺得好像一場夢,因為我和艾咪是兒時玩伴,但是現今的她和我似乎有很大的隔閡,或許是她擁有的經濟實力、社交背景讓我們早已漸行漸遠。直到有一次她來找我,說她們舉家搬回台灣,剩下凱洋和大兒子在香港經營公司,最後,她傷心又難過說:「錢賺那麼多有什麼用,凱洋和我之間有了第三者。」

望著她,我很心疼。回憶起艾咪嫁給凱洋的婚禮上,艾咪開心地流下淚來,和現在的反差大到使我難以回神。

我們真的很渺小,在宇宙這巨大的空間中,就這樣任由情緒的波瀾搖擺;悲傷的時候我們會流淚,開心的時候我們也會流淚。

艾咪無奈地陳述著她的心路歷程:「我也不能說什麼,當初創業時我們倆很辛苦、很忙,睡不好也吃不健康,我把身體都搞壞了,後期雖然吃了很多補品,但是卻造成腎臟負擔,要洗腎。凱洋也花很多錢幫我醫治,但是最終還是沒有用,只有幾年的時間過正常人的生活,現在又回到洗腎的日子。」「我也不想怪凱洋,我也想陪他去旅遊,我也想和他去打高爾夫球,但是現在身體不聽話,人就容易脾氣不好……」

人生不到最後一刻,怎知最終結局?

「妳媽不是認識算命很準的先生嗎?幫我介紹一下吧!」艾咪講著講著忽然這麼說。

我說:「艾咪,妳們夫妻一路走來到現在是有前因後果的,算命是對未來的不確定性,希望聽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才會去做的行為,不然妳算命做什麼?」「難道真的想聽建議嗎?如果不是妳想聽的,妳怎麼辦,比方說妳和凱洋可能離婚。」

艾咪激動的回答:「我不會和凱洋離婚的,沒有我,他怎麼會有現在(的成就)」。

我接著說:「艾咪,人生不到最後一刻不知道最終結局,妳記得《老人與海》這本書吧!老人捕獲了大馬林魚,他破了全村莊漁夫的紀錄,那條大魚比老人的船大好幾倍,他和大魚在海上奮戰了三天兩夜,最後制伏它後準備凱旋回港時,卻在回程中遭到鯊魚攻擊,等到老人好不容易靠岸時,大魚只剩下雪白的魚骨。」

我講完後艾咪就開始哭了起來,最後在我的房間裡睡著了。現今她和凱洋維持分隔兩岸的夫妻生活,艾咪也時常找我參加插花和各種才藝課程,有時候我們也會去輕旅行如這趟阿里山之行。

當我和艾咪走在廢棄的鐵道上,天色漸暗,我們都不清楚遠方的神木還有多遠,正在思考是否要回頭。

艾咪突然說:「妳知道嗎?《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故事裡,當愛麗絲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時,裡面的柴郡貓告訴她:『如果妳不知道妳要去哪裡,那麼現在妳在哪裡一點都不重要。只要妳一直走,總會走到什麼地方的。』」「我想對於凱洋我已經釋懷了,我會為自己的人生負責,好好的活下去。」

人生如浮萍,在時光的淬鍊中,那2千多年的神木經歷過東漢、三國、宋元明清至今,它靜默地在深山中陪伴著人們演繹出無數回的悲歡離合,那麼渺小的人類,又有什麼是最大的事情呢?

如果靈魂是不滅的,那麼在死亡的剎那間我們將脫離軀殼,我們的靈魂將繼續在宇宙中行旅著,那麼下一段旅程將會是一齣什麼樣的劇本呢?

從生命的長河看眼前的磨難又有什麼過不去的呢?我們更應該把握當下,放過別人、放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