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問余何意棲碧山

「問余何意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閒;桃花流水窅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山中問答〉(123RF)
「問余何意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閒;桃花流水窅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山中問答〉(123RF)

文/美慶
今天韓國客戶來查廠,經理整天幾乎不在辦公室。外面滴滴答答下著雨,有些許寒意。下午坐在格外安靜的辦公室裡,聽著每一首曾經我很喜歡,但最近卻幾乎不聽了的歌曲,專心打著密密麻麻的報價單,原先的浮躁不知何時竟逐漸消失,像劃過水面的漣漪一樣慢慢靜止,心情竟格外地平靜。

漸漸地,似乎有種感覺在心裡頭發酵,默默驚覺,自己已有多久沒有像現在這樣,以自己為中心畫一個圓,用音樂關上耳朵,專心地專注在眼前的工作,就像世界遺忘了我,或者是我遺忘了全世界。

上一次,已不記得了,也許是大三某次期中考前,夜深人靜,獨自窩在寢室書桌前,翻著厚重的英美文學或其他科目的教科書吧!這種難得的專注,不會令人感到疲累,即使打了再多的化學藥品名,看了再多密密麻麻的數字,即使肩膀因為長時間維持同一個姿勢而有點酸痛,過程中的寧靜閒適卻是一種獨特的享受,即使這種享受不是什麼精采的感官刺激。

「此中有真意,欲辯已忘言」就是如此吧。我喜歡自在而隨性,做事總喜歡依著自己覺得舒適的步調,即使節奏都跟其他人不一樣。只可惜在工作上無法如此。

雖然沒什麼關聯,不過最近腦中頻頻浮現李白的一首詩:

「問余何意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閒;
桃花流水窅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山中問答〉

笑而不答心自閒。雖然我還年少,還不想要過著這種老人隱士般生活,但我想身在喧囂、被人群環繞中的我,偶爾也需要一座心中的碧山,也許不用什麼桃花流水,但求一個自我沉澱的時空,可以在只有自己的空間和時間裡,恣意地依著自己想要的步伐,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也許是放著音樂大聲唱歌,也許是蹦蹦跳跳,也許是倒頭大睡,也許是上網晃晃,或是起筆塗塗寫寫,無論是哪種,我猜都一定很享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