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人文生活

人生大戲

假如說,我是青蛙,就是青蛙;我是海鱉,就是海鱉。那麼這是命定
論,一旦命定了,那麼角色便固定了,怎麼還能夠逍遙起來呢?(123RF)
假如說,我是青蛙,就是青蛙;我是海鱉,就是海鱉。那麼這是命定 論,一旦命定了,那麼角色便固定了,怎麼還能夠逍遙起來呢?(123RF)

文/沙山懷若
如果我是一隻小青蛙,怎麼能悠遊於大海之中?如果我是一隻大海鱉,怎麼能困守在井水之中?因此,我是怎樣的角色,將會受到怎樣的限制,如此說來,莊子只是說井底之蛙嗎?

假如說,我是青蛙,就是青蛙;我是海鱉,就是海鱉。那麼這是命定論,一旦命定了,那麼角色便固定了,怎麼還能夠逍遙起來呢?

因此,莊子是不會如此說的,反而他的學說,最主要的就是打破這種固定角色。在首篇〈逍遙遊〉裡就說「鯤化為鵬」,鯤的角色變化為鵬的角色,如此則可以從海裡的世界,轉變成天空的境界。

角色的轉變,讓視野變得開展,讓心胸變得開闊,如此則無所閉塞,才能達到逍遙的境地。

因此,莊子會認為人的角色應該是多樣的。在家庭裡,可以為人子女,為人兄弟姊妹,為人夫妻,甚至為人父母;在職場上,可以是員工,是主任,是總經理,甚至自己創業當老闆。

不論是家庭或是職場,每擔任一個角色 ,就是對那個角色的體認,如此也就對這個世界更加認知,因為這個世界是由種種角色所組成的。

如此說來,我們不可能經歷每個角色,所以我們就不可能認清這個世界?

其實,要真切的認清這個世界是不太可能的,但是要認識這個世界存在的道理,卻沒有那麼難。

所謂的道通為一,河水海水都具有水的特質。而像〈秋水篇〉中,河伯只是一條河的神祇,可是當河伯順著河水流入大海,此時河水是大海的一部分,所以河水也融入大海的特質。

因此說,每個角色都具有道的特質,只是在轉換不同的角色中,讓我們更加體會這個道理;而在許多的角色扮演中,讓我們更加全面地察覺,這部人生的大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