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鑑往知來

法國男孩 拉法葉特侯爵

華盛頓將軍與拉法葉特侯爵在福吉谷。(維基百科)
華盛頓將軍與拉法葉特侯爵在福吉谷。(維基百科)

文/宋闈闈
在美國本土的領地上,幾乎所有的城鎮,一定都會有一條拉法葉特街。在兩百多年來的時光裡,美國人民從來未曾忘記過他,這個飄洋過海來到美國,參戰獨立革命的法國男孩,這個血統高貴,性情純真的拉法葉特侯爵——華盛頓將軍精神上的兒子。

風起雲湧的美國獨立革命,多少英雄兒女往事令人激盪!而華盛頓將軍和拉法葉特侯爵的故事,絕對是其中最感人的一章。

吉爾貝·迪·莫提耶——拉法葉特侯爵(Gilbert du Motier, Marquis de La Fayette),1757年9月出生於法國一個高尚的貴族家庭,他家族的血統源頭,可以一直追溯到羅馬帝國的凱撒大帝時期。拉法葉特家族世代與法國王室關係密切,在講述法國王室宮廷的影視劇中,譬如路易十四時代的鐵面人的故事裡,劇中人要調查真相,其中線索之一就是去請教拉法葉特侯爵家中老人。由此可見,這個古老的家族與法國王室之間,世代綿延的親密關係。

嚮往美國

小拉法葉特雖然出生於錦衣玉食的簪纓世家,卻自幼飽受和至親的生離死別之苦。他的祖父、伯父都死於歷次英法交戰中,為國捐軀。在他年僅兩歲時,父親在七年戰爭中的明登戰役中,不幸被英軍炮彈炸死;他跟隨著母親和祖母一起長大,幼時在親人和兩位神父那裡接受教育,後來進入路易大帝中學讀書。而年僅十三歲時,相依為命的母親和祖母也撇下他相繼去世,他成了一個至親全無的孤兒。然而,每一個親人離世時,都給這位小拉法葉特留下了巨額的遺產和繼承權。所以,孤兒拉法葉特是法國上流社會最富有的,在法國擁有地產最多的人。十四歲時,拉法葉特參軍,加入了法國王家陸軍,成為一名鐵血軍人,後來晉升為騎兵上尉。十六歲時,他娶了第五代諾阿伊公爵的女兒瑪麗·阿德里安·弗朗索瓦斯·德·諾阿伊(Marie Adrienne Francoise de Noailles)為妻。瑪麗生性純真、仁慈,充滿體貼入微的理解能力,法拉葉特在獨立戰爭的戰場上,給她寫過很多書信,詳盡描繪自己的所見所聞,包括與華盛頓將軍的深厚父子之情,知己之誼,為後世留下了珍貴的研究史料。婚後的拉法葉特進入凡爾賽宮的社交圈,和國王路易十六和瑪麗 · 安東妮王后都親密熟識。據說,有一次在王家舞會上,拉法葉特和王后一起跳舞,說了一句什麼,惹得王后停下舞步,放聲大笑起來。而拉法葉特則臊得面紅耳赤,一時傳為笑談。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錦衣玉食的貴族少年,聽到大洋彼岸的北美獨立戰爭打響,登時就想要前往。不知從哪裡來的一種召喚,他就是一心一意想離開祖國,前往美國,親自參與,幫助美國人從宗主國英國脫離。他公開宣稱:「美國的獨立,將是全世界熱愛自由人士的福祉。」

為了能前往美國,拉法葉特可算是用盡心思。他自己花錢買了一艘軍艦,四處招募志同道合者。其中有一位名叫貝爾蒂埃(Louis Alexander Bertheir)的軍事工程師,是日後拿破崙麾下最炫目的參謀長,當時就在拉法葉特招募來的仁人志士名單上。拉法葉特侯爵本來就是巴黎城中鮮衣怒馬的美少年,眾人矚目,又弄出這麼大的動靜,所以阻力頗大。搞得當時的英方外交部門頻頻向法國抗議,要把拉法葉特關起來。第一次計畫中,拉法葉特本已經出海了,路易十六架不住外交壓力太大,派人把他給追了回來,派專人看好他不許鬧著去美國,好好在家!拉法葉特和當時正在法國的明星美國人富蘭克林老人祕密聯絡上了,又做好了更周密的準備。1777年4月,拉法葉特再次揚帆出海,前往美國。據說一開始他把自己打扮成了一個女孩,才躲過了輪番搜查。英國人用兩艘軍艦去攆他,愣是沒攆上這個熊孩子,拉法葉特得以脫身,前往戰火紛飛的美國。而富蘭克林寫給國會的推薦信,也早已上路。

1777年6月,在海上漂流了快兩個月的拉法葉特終於抵達了美國,船隻停泊在南卡羅萊納的北島,然後他棄舟上馬,和隨從一路快馬加鞭,走陸路來到費城。此時,富蘭克林的書信也到達了,美國國會對拉法葉特很客氣,授予他少將軍銜。拉法葉特當場表明,不要軍餉,不要報酬,也不在後方待著,火速前往戰場殺敵。美國國會的諸位官僚聽到這番表白,彼此面面相覷:多麼熟悉的對白啊!曾經有一個人,也是如此對國會表示,為國家服務,不需任何報酬。誰呀?華盛頓將軍!

最美好的相遇

就這樣,1777年8月5日,在費城,45歲的華盛頓將軍見到了19歲的拉法葉特。這是一場天地見證,星月交輝的偉大的相遇,人類歷史上最感性、最動人的一次相遇。華盛頓一生沒有自己的血親子女,而拉法葉特年幼喪父,當他們彼此第一眼相見時,冥冥之中的心與心的感應,靈魂對靈魂的找尋和辨識,使得他們從初見的那一刻,一直到彼此生命的最後,雙方互為對方生活中至為重要的那個人。拉法葉特是華盛頓的精神血脈上的兒子,這是後世的史學家們,不吝溢美之詞的讚美和歌頌。因為,人們在這段命中註定的相逢中,看到了英雄惜英雄;看到了精神氣質相似的父親和兒子的擁抱,舐犢之愛的相守;看到了榮譽、忠誠、信任、追隨、生死不渝的兄弟情誼(brotherhood)。世世代代的人們無限熱愛這個故事。拉法葉特侯爵和華盛頓將軍的故事,蘊含了幾乎我們熱愛和嚮往的人類品質,聚集了一切傳奇的燦爛光芒!拉法葉特一生功勛昭昭,是美國的開國元勛,也是法國革命的元勛,被譽為「兩個世界中最偉大的人」,他一生相交的都是世界上最優秀的人,最智慧的靈魂和顯赫尊貴地位的擁有者。然而,在他生命的晚年,當有人問起他,誰是他一生中遇到的最偉大的人——拉法葉特不假思索地應聲回答:當然是喬治 · 華盛頓將軍!

1777年8月的費城,這個年方19歲,儀態高貴,相貌俊秀得像個女孩的法國少年拉法葉特,他飄洋過海,遵循著命運的召喚,來到了華盛頓將軍的身邊。當天被將軍帶著一起吃晚飯,吃完晚飯,將軍又帶著他,一起去巡查部隊前防,這一路上,拉法葉特作為旁觀者看到將軍被人擁堵著,處理各項事務的情形,他給妻子的信中,津津樂道地敘述關於將軍的細節。這一天該忙的事務總算都忙了,還不算完,將軍沒捨得讓這孩子走,帶著拉法葉特回了自己的司令部,逕自安排了一個床位,住下了!從此開始了朝夕相處,肝膽相照的戰爭生活。

華盛頓將軍儀態威嚴,性情沉穩,一般人都敬畏有加,尤其在軍法嚴格的軍中,將士們更是敬畏有加地遠望著他。有一種說法,說將軍素來不喜和人身體親密接觸,然而,架不住身邊多了這麼一個熊孩子,他快樂開朗,一見將軍就問安,一問安就熱乎乎地抱住了將軍,在將軍臉上來個法式貼面吻。大家都怕將軍,拉法葉特不怕,他就愛跟著將軍,去哪都跟著,有話沒話,他都跟在他身邊。在他寫回法國的信中表示,在他的心裡,一直有一個狂喜的聲音在迴盪,那就是——在美國!拉法葉特收穫了他的父親!◇

1792年的拉法葉特侯爵(Gilbert du Motier, Marquis de La Fayette,1757年至1834年)。(維基百科)1792年的拉法葉特侯爵(Gilbert du Motier, Marquis de La Fayette,1757年至1834年)。(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