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鑑往知來

希臘神話故事教我們如何戰勝恐懼(下)

巴里斯·博爾多內(Paris Bordone)的作品《荷米斯和雅典娜替波修斯武裝》。山繆·亨利·卡瑞斯(Samuel Henry Kress)贈送。波明翰藝術博物館,伯明翰,亞拉巴馬。(公有領域-美國,PD-US)
巴里斯·博爾多內(Paris Bordone)的作品《荷米斯和雅典娜替波修斯武裝》。山繆·亨利·卡瑞斯(Samuel Henry Kress)贈送。波明翰藝術博物館,伯明翰,亞拉巴馬。(公有領域-美國,PD-US)

文/詹姆斯·塞勒(JAMES SALE)翻譯/陳遇
梅杜莎的恐怖不僅是人們心中的陰影,更是難以面對的形象。沒有人可以直視她而不被擊垮。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波修斯的神話故事是關於成熟的神話。在長大成人的過程中,我們要面對自己的很多黑暗面,又不能陷入停滯、消極的負面影響中。為此,我們需要最後一個武器:表面拋光如鏡的盾牌。我們要看、我們必須去正視、去理解,但是這麼做不代表去接受這個事實。

面對恐懼

不過,盾牌可以只反映其影像,透過它我們可以看到事實的倒影——如同在研究殘忍照片紀錄時,我們知道這只是照片,而不會完全被嚇著。而波修斯就是透過這個方法,得以在恐懼面前不斷前進,並且一擊摧毀了她。

因此,面對恐懼需要有遠見、事前準備和果斷的行動。當然,最後的行動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消除」恐懼。一只盾牌能重塑我們看到的景象,使我們有辦法克服它。

關於馴馬的小插曲

在這個故事之中,還穿插了兩個很小、卻很重要的旁枝。第一個就是梅杜莎死後,她的血立刻變成了兩匹活馬,克律薩俄耳(Chrysaor,有時候被描述成一個男人)和佩加索斯(Pegasus)。後者佩加索斯是歷史上著名的飛馬,長著一對翅膀。這裡也有耐人尋味之處。

沒錯,國王要求的宴會入場費就是一匹馬,而特洛伊傾頹也是因為一匹馬,現在又來了一隻長著雙翅的馬。掌管地震、所有震盪和不安情緒的海神波賽頓(Poseidon)(因為水代表情緒),同時也是馬神。他也就是梅杜莎的父親!

我們看到了馬一直是超越人的象徵,有了馬,我們可以突破自己的速度和體能極限。

波賽頓將馬送給了人類,而雅典娜則送給人能有效控制馬的韁繩。回到剛才的小插曲,有了佩加索斯這匹飛馬後,我們得以超越極限的極限。一旦我們擊退自己的恐懼,我們也可以翱翔天際,成為英雄。

弗雷德里克·雷頓(Frederic Leighton)的作品《波修斯騎著飛馬趕去解救安朵美達》,約西元1895~96年。新沃克博物館,英國。(公有領域-USD/PD-US)弗雷德里克·雷頓(Frederic Leighton)的作品《波修斯騎著飛馬趕去解救安朵美達》,約西元1895~96年。新沃克博物館,英國。(公有領域-USD/PD-US)

第二個小插曲,就是雅典娜將梅杜莎的頭裝在了自己的盾牌上,用在戰場上。她這樣做,當然是要嚇走敵人。這裡,我們看到了神一般的智慧,不受恐懼影響,還能有效地用來反擊對抗她的人。

在戰爭和混亂中能像雅典娜一樣,或許就真的能擁有神一般的力量。這樣一來,我們就不會再害怕恐懼,而能夠將恐懼轉成盟友。

作者簡介:

詹姆斯.塞勒(James Sale)是英國企業家,他的公司Motivational Maps Ltd.營業版圖擴及全球14個國家。他著有超過40本有關管理和教育方面的書籍,由各大國際出版商如Macmillan、Pearson、Routledge等出版發行。他同時也是一名詩人,在2017年古典詩人協會競賽獲得第一名,在2019年6月出席該協會在New York's Princeton Club的首場研討會並發表演說。(原文Perseus and the Gorgon of Today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