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地方 人物特寫

夢迴大唐(6-5)

全新小說《夢迴大唐》,讓人們看到不一樣的唐朝歷史。(123RF)
全新小說《夢迴大唐》,讓人們看到不一樣的唐朝歷史。(123RF)

文/陳本瑛
接上集 (6-4)

佛法真的那麼重要嗎?

哭紅雙眼的穎賢對和尚說:「小哥,法師有什麼需要,您儘管開口。」原本叫出小哥的穎賢,立刻警覺自己叫錯稱呼,馬上改口。

和尚看出穎賢很努力的想適應他們現在的「關係」,笑了一笑,對穎賢說:「此次遠行,因為路途遙遠,路上情況難測,所帶行李以方便為主,但知道賢尚宮已備妥為我而準備的行李,雖然很失禮,但還是開口問問賢尚宮,可否將這些行李贈予學院遠途而來的學生呢?他們這幾天都要陸續回家鄉,許多學生的生活並不十分豐足,但都是為了求得人生真法而來到長安城,還望賢尚宮能體諒。」

和尚話剛說完,穎賢還沒來得及回應,雅菊已經聽不下去了,搶著幫穎賢答話:「陳褘,你太無禮了!你可知道這些行李是賢姊姊花了多少時間和心思為你準備的,不領情也就算了,還要送給別人!你們佛學院的僧人都這個樣嗎?!」

「雅菊!不可以亂說話,能為玄奘法師準備行李是我自願的,怎可強迫法師接受。能讓佛學院學生受惠,更是穎賢的福分,既然行李是給法師的,就由法師全權做主吧!」穎賢不理會雅菊的憤怒,溫柔的回應玄奘法師。

「多謝賢尚宮。」這時雅菊突然叫了一聲,原來是高陽公主從雅菊身上硬扭了下來,用不穩又快速的步伐跑向玄奘法師,玄奘也快步向前,將她抱了起來,雅菊也立刻衝了過來。

穎賢見狀立刻開口,「讓玄奘法師抱一下公主吧,公主自己跑了過來,我想也是和法師有緣。」雅菊有些不情願,但也無可奈何。

「妳叫高陽是嗎?樣子長得真好,是個非常有福氣的孩子。」玄奘法師抱著高陽,不一會兒,就被雅菊抱了回去。

「謝謝高陽公主今天來送我,我們約定,等我下次回來,妳再來接我,好嗎?」玄奘對小小高陽說著,高陽好像聽懂一樣,頻頻點頭,點到雅菊都抱不住她了。

「唉呀!這麼小的孩子懂什麼?」因為對玄奘有成見,雅菊實在不想讓公主和玄奘有任何互動。

玄奘看了看雅菊,又看了看穎賢,開口說:「賢尚宮,皇上將公主交由妳撫養,這責任重大呀。」玄奘向前一步,摸著高陽的頭說:「記住,溫良謙讓,能保妳一生平安。」

「謝謝法師關心,您都要遠行了,公主的教育,不勞您費心了。」雅菊不開心,講話帶刺。

「賢尚宮,我該走了。」玄奘法師示意在稍遠處等候的兩位佛學院學生走過來。

「我、我送您一程吧,我⋯」穎賢心急的哭了出來。

「不了,已經勞煩賢尚宮許多了,請尚宮留步吧!」玄奘法師婉拒了。

「我、我⋯小哥哥,法師,天竺國是個遠在天邊的地方,一路上、這一路上會發生什麼事?你身邊連照顧的人都沒有,如果遇到什麼危險,怎麼辦?佛法真的那麼重要嗎?比自己的生命還要重要嗎?」穎賢再也忍不住了,把內心的話一股腦的說了出來。

玄奘將行李整裝好,請兩位學生先行離去,他面向穎賢說,「此行,不只是為了長安的百姓,也不是只為了大唐的百姓,而是攸關來世眾生求佛回歸生命本質之路。」玄奘看著哭紅眼的穎賢微笑著繼續說:「也許也有一天,當妳不再是『穎賢』時,就能理解我所做之事。」說完,玄奘便轉身離開。

穎賢看著他的背影,再也站不住,哭倒下來,雅菊在一旁陪著掉淚。(待續,本文為作者立場)◇

接下集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