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休閒旅遊

憶半世紀前的登山往事

《玉山登山報告書》。(陳淵燦提供)
《玉山登山報告書》。(陳淵燦提供)

文/陳淵燦
閒來無事,翻閱舊書,竟然翻到日本栃木縣高等學校體育連盟玉山登山隊來臺登玉山後,印行的《玉山登山報告書》,書皮註明:1971年12月到1972年1月(昭和46~47年)。

這是50年前,筆者攀登玉山(究竟是第幾次已忘)時,在從玉山下山的路途中,碰到日本栃木縣高中的體育連盟登山部玉山登山隊也在下山的路上,我們的隊伍趕過了他(她)們。這時發現該隊中有一位男隊員,因病不良於行,由我們隊中兩位年輕的男隊員自告奮勇,見義勇為,出面幫忙抬走,而兩隊合二為一了。

一如該報告書中名單所列,兩名青年一為大學生,一為空軍通信兵,事後一律堅辭任何謝禮,譜上了最佳的國民外交的插曲。因為年輕人不諳日語,一直由我臨時見機介入,代為翻譯,雙方溝通無礙。

他們回國後寄來這本《玉山登山報告書》,書中附有隊長石川茂治於昭和47年7月16日的信,略述報告書終於出版了,爰寄上一本。閱後如能獲高評,至感榮幸等語,另有於書中註明:12月26日出國,次年1月8日回國。

這些半世紀前往事,勾起了我這九旬老頭子的回憶。

當年我40歲,正利用假日,從事於志在百岳的宏大祈願當中,別無他求。可惜事不從人願,比起老妻的五十一岳,才止於多幾個岳罷了。熟悉的朋友見面,總愛問:「都爬百岳了吧?」,我就回答他:「我倆加起來都超過百岳了呀!」老驥伏櫪,卻終於成為「響叮噹」的「半桶師」了。

當年記得東埔山莊到塔塔加鞍部,還有阿里山林鐵開通,隊伍上下山;多利用這條鐵路坐車來回,還蠻方便哩!當年記得上車之後,人還坐在(日本)隊長之旁,一路談個不停。

這時車上有人賣肉包之類的東西,我買了若干分給同車的他們的隊員,一起享用臺灣肉包。如果這也是一椿國民外交,大概也可以博得讀者們一笑吧!

該報個書中提到,「由玉山下山的路上,蓮實隊員因急病需人搬運,此時嘉義市山岳會隊中有兩位不求自來幫同擔負病患,事後也堅辭任何禮物。一位是大學生,一位據說是空軍通信兵。都是上述登山隊會員,在玉山下山的中途。這支登山隊,少有精於日語的人,只一位名為陳淵燦者,以流暢的日語互談,並在東埔山莊並談了約一小時。」

我憶起這當中,還問過他:「目前日本有沒有還在使用『候文』?」(候文,音如sorobun,係日本中世紀,亦即12世紀至17世紀中,一般指鎌倉時代、室町時代乃至江戶幕府時代文學,屬日本古文)卻好像沒有獲得確切的回答。

如今時光倏忽,猶如白駒過隙,當年的登山隊的壯族,如今都過了半個世紀,已經垂垂老矣。當年年紀比我更高的,如日本隊中最高齡的56歲石川隊長,於今安在?如不被閻王爺召見,目前該是106歲高齡了嘛?50年後的今天一想起,這樁前塵往事,亦如一場夢,還真令人想念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