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養生 心靈雞湯

【#用故事突破同溫層】難忘的實習生活

Intern時期,是我這輩子難以忘懷的一段時光。(123RF)
Intern時期,是我這輩子難以忘懷的一段時光。(123RF)

文/病理科醫師二三事
在醫師的養成教育中,我們的身分從醫學生起始,大五後變成見實習醫師(Clerk,Intern),畢業後考到醫師執照,經由中央選配系統選配醫院成為不分科住院醫師(PGY),而後自行投履歷應徵專科住院醫師,經過3~7年(不同專科訓練年限不同)不等的專科訓練後,考到專科執照成為主治醫師,便獨當一面,擔負起醫療業務主要責任。

這樣的醫學層級是嚴謹的,我們對於長於自己的會叫聲老師或學長姐,而他們也多會對幼輩加以提攜,分享醫學常規和經驗,而這麼長的醫學訓練時程,也是為了讓我們能具備足夠的醫學專業和人文素養,才能肩負醫療重任!

而醫學教育也常有改制,像是PGY就是在SARS後應運而生,而原先醫學系需要修習7年,第7年為實習醫師(Intern),畢業後當1年PGY再接專科住院醫師,但在102年後入學者改為6年制+2年PGY,也取消Intern制度,所以101年入學的我,便是末代7年制,也成為末代Intern。

Intern時還沒有正式醫師執照,但在上級督導下,我們可以執行一般醫療業務,如果對於自己的處置沒把握,也可以適時向上級求救。Intern前的一個月,大家都非常緊張,因為當上Intern後,病人的生命一部分掌握在你手裡,當一覺醒來,從Clerk正式成為Intern時,你知道,你已一夜長大。

Intern剛開始時,臨床工作尚未完全熟悉,常常跌跌撞撞、東碰西磨,而很多雜事也都要幫忙,卻又害怕自己搞砸,於是每天都戰戰兢兢。有一陣子,大家瘋買Crocs工作鞋,值班時好穿、好脫、好跑,髒了可以刷,刷不起來也不心疼。

Intern要值班,往往都是一個月8班,從傍晚下班後值到隔天早上8時,再繼續上班到中午,下午則休假(PM off),每個醫院制度不盡相同,班數也不等,但據說前輩們以前更地獄,雖然一樣都是在危難中成長,但我們似乎好得多。

記得有次值班時,我實在太累,半夜兩時多終於能倒在值班室的床上,才剛進到值班室不久後,電話響起,電話那頭護理師有些緊張的說:「Intern,這裡是xx病房,xx-x床病人有點喘,你要不要來看一下。」我依稀記得有說聲好,但隨即又腦袋昏沉睡去。

約莫過了5分鐘,忽然驚醒,想到剛剛好像有人跟我說一個病人出狀況,回過神來趕緊抓著聽診器衝出去,一邊打著電話想詢問詳細情形,但護理站沒人接電話,由於該病房在另一棟大樓,已經延遲的我只能用盡全力衝。

我趕到時,病人更喘了,原先已換成的氧氣面罩已經撐不住血氧,加上病人血壓上下飄忽,掐水後還是提不上來,我趕緊整理好現有資訊並報告上級住院醫師,很快的學姐過來,獲得病人同意後幫他插管和放中央靜脈導管,之後轉加護病房,研判可能是肺炎沒控制下來,造成敗血性休克。

醫療現場,有些可以先觀察,有些急得可是一刻都不能等,醫師得快手快腳、當機立斷。忙完了這位病人也打完交班病歷後,已看見護理師們出發到各病室量晨間生命徵象,清晨的陽光已經從窗戶悄悄灑了進來,照在身上驅趕了暗夜殘存的涼意。

有時候回想起來,Intern生活真的很日夜顛倒,睡眠永遠不夠,總是害怕做不好以及國考考不過,可是卻也有些浪漫,當你深夜推著病人轉送加護病房,家屬跟你說謝謝時,或者遠遠聽到主治醫師向他的團隊說,昨晚值班醫師還算機警時,又或者翻著「小麻」(內科書),計算該給的藥物劑量,而後病人真的病況好轉後,那種心中全然被喜悅填滿時的感受,真的一輩子都忘不了。

Intern時期,是我這輩子難以忘懷的一段時光。

更多投稿文章刊載於【醫淬思 最大的醫療社群聯盟】◇


加入《養生-大紀元》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