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休閒旅遊

隨心所欲 騎出精采人生——單車勇士謝明景

單車勇士謝明景。(謝明景提供)
單車勇士謝明景。(謝明景提供)

文/孫幗英
熱愛大自然、喜歡交朋友的謝明景,在職場最輝煌時刻,毫不眷戀,毅然退休,用單車追逐夢想,踏遍世界每個角落,他說,「單車旅遊是深入體驗異國人文風情,了解地理景觀最佳、最直接的方式。」

即將邁入70歲的謝明景,來自臺南歸仁,在家中排行老三,祖父務農,父親做工,家中共有7個孩子。雖然生活艱苦,但謝家以正直行善,頗受鄉人敬重。

1971年,謝明景考上成大企管系時,村人都為他放鞭炮慶賀。大學畢業,服兵役後,謝明景在新化一家鞋廠任職。1980年,其弟創立萬國通路公司,翌年,他也協助草創的萬國公司建立管理制度、生產流程。25年後,公司上櫃,他也功成身退。

提早退休,是為了達成更遠的人生夢想。早在1985年,謝明景33歲時,就很仰慕臺灣第一位單車環球旅遊的英雄——胡榮華,夢想有朝一日也能跟他一樣遨遊四海。

三年後(1988年春),謝明景瞞著家人,偷偷地帶著單車到美國夏威夷、俄亥俄州和明尼蘇達州旅遊三週,享受到無比的歡欣暢快後,深深愛上單騎旅遊的逍遙自在。

1990年夏,他再度單車遊英國和愛爾蘭45天。1992年,橫越半個美國。1993那年環繞日本北海道一周。1996年,完成阿拉斯加北極圈縱貫大北美之旅。

為公益為夢想 單車橫越加拿大

在艱苦環境中長大,謝明景有人飢己飢的同理心,2007年退休後,加入全球最大的公益團體——國際獅子會。其後他策劃了2008~2009兩個夏季單車橫越加拿大之旅。原本太太一直不認同,最後他出了一個主意:「我沿途要為臺灣窮困兒童募款營養午餐!」她聽了,欣然同意,第二年還主動催促他成行。

像跳曼波的公路是花崗岩所闢建的——加拿大安大略省。(謝明景提供)像跳曼波的公路是花崗岩所闢建的——加拿大安大略省。(謝明景提供)

橫越加拿大137天,約一萬公里的行程,完全是謝明景自己規劃的。他說:「沿著國道一號騎,一路上都有汽車旅館,住宿不是問題。」

加拿大幾乎每個鄉鎮都有國際獅子會分會,經由國際獅子會平臺的串聯,一路上都有貴人相助。每個鄉鎮的獅友都出來歡迎他、招待他、資助他,也提供他食宿,讓他深受感動。「國際獅誼非常難能可貴!」他很滿足的說:「此行募款做公益,是我一生最難以忘懷的時光,做了最有意義的事。有這樣的機緣,太幸運了!」

拱形屋頂的百年老榖倉——加拿大薩克契溫省。(謝明景提供)拱形屋頂的百年老榖倉——加拿大薩克契溫省。(謝明景提供)

加拿大的獅友們很感佩他遠從臺灣來募款,又搭載35公斤行李,獨自騎單車橫越加國,紛紛慷慨解囊,10元、50元、100元,積沙成塔。2008年,從溫哥華騎到多倫多,募得5千加幣(約新臺幣15萬元)。加上2009年又從多倫多騎到紐芬蘭,全程共募得新臺幣約60萬元。當年正值八八莫拉克風災,他把募款半數捐給受災戶,半數捐給弱勢學生當營養午餐。

回憶高一時,謝明景向同學借了一臺傻瓜相機,從此迷上了攝影。他說:「攝影是我人生的一部分。」2009年進行加拿大第二階段單車之旅,這段路程比2008年更精采,風光更綺麗,他一路拍了近兩萬張照片,卻因硬碟損壞全部化為烏有。「那是我永遠的痛啊,只能在心中回憶!」至今提起,謝明景依然不勝感慨。

縱貫非洲 單騎布施一萬兩千公里

加拿大一家旅遊公司,每年舉辦一次,由北端的埃及到南端的南非開普敦,這段長達1萬2千公里,歷經120天,縱貫非洲10國的單車之旅,總是吸引不少各國單車騎士,這正是謝明景夢寐以求的路線。

2012年,他參加了這段非洲之行,親友聞訊捐了約70萬元,委託他沿途布施。經主辦單位的安排,在貧困的衣索比亞,他們贈送食物、衣服、書包和單車給失學的孤兒們。也捐贈物資給肯亞、坦尚尼亞、馬拉威等幾個比較窮苦的國家。謝明景說:「我喜歡抱抱孩子,看著孩子好開心、好開心的笑容,內心無比感動!」

車友贈送衣服、書包給失學的孤兒——衣索匹亞。(謝明景提供)車友贈送衣服、書包給失學的孤兒——衣索匹亞。(謝明景提供)

彷彿是一支流動部隊,主辦單位配有領隊、隊長、醫生、護士、機械師和廚師等帶領他們。每天晚上紮營,廚師總會煮一頓香噴噴的牛肉或羊肉大餐,讓大家吃到飽。

中午休息時,主辦單位會提供麵包、果汁、飲料給車友,謝明景說,經常有一些村民、孩子眼巴巴的瞪著他們,欣羨之情讓他很不忍。圍觀人數不多時,會把剩餘的食物送給他們。

可是到了晚上,在村莊紮營時,老老少少整個村民都圍過來了,對村民而言,單車隊到訪是一年一度的盛事。擔心引起搶食暴動,為了防止他們太靠近,主辦單位不得不用繩子圍起來。

在酷熱廣袤的非洲大地,一路上車友們都拉開距離,每天獨自騎150公里以上的路程,是體力、耐力、意志力的極致考驗。謝明景說:「一踩一輪印,晒到雙腿像黑炭,6年後才逐漸恢復原來的膚色。因為帳篷裡不好睡,每夜都睡不著覺,體重減了8公斤。」途中騎不動,怎麼辦?「休息一下,牽著走,調整心情之後再慢慢踩,黃昏之前總是會到營區。」

夕陽西下——衣索匹亞。(謝明景提供)夕陽西下——衣索匹亞。(謝明景提供)

他喜歡深入鄉間,了解當地的人文景觀,非洲之旅也留下了約三萬張精采的照片。每天出發時,車友們會分成探索和比賽兩類型,前者只要在天黑前到達營地即可,後者則以抵達目的地的時間計算成績。謝明景選擇探索類,他說:「我幾乎每天都是最後一個抵營區,我堅持要把這塊土地仔細看!澈底的看!」這是他和其他車友不同之處。

用雙腳踩出精采、豁達的人生

2016 年春,謝明景在臺南舉辦了三場《謝明景~踩騎一生~單車橫越加國/縱貫非洲攝影展》,展出橫越加拿大、縱貫非洲,及歷年來他騎過的地方所拍攝,共七萬張照片中的精華,以及騎乘的單車、攜帶的裝備及日誌等。此外,他還應邀到各地演講了二十多場,分享精采的照片及所見所聞。

原本跟太太說好,加拿大回來就不騎了,2012年他又去非洲。非洲回來想封車,意猶未盡,2017年又去橫越歐洲,35天經過7個國家。現在,他正期待疫情結束後,還要來趟「西非之旅」、「縱貫歐洲之旅」。

國家公園野生動物保護區的長頸鹿——坦尚尼亞。(謝明景提供)國家公園野生動物保護區的長頸鹿——坦尚尼亞。(謝明景提供)

年屆七十,謝明景不服老,每天運動保持體力。「人生短短要活得精采!」他說:「最重要的是,我有這顆走出去的心,有敢踏出去的雙腳,劍及履及。」

「眼界開了,心豁達了,人生何其短!爭什麼?隨心所欲,只要對社會對別人沒有傷害的,想做就去做,這才是人生! 」謝明景為踩騎一生下了智慧的註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