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鑑往知來

【大雄畫裡話外】當真愛不悔 遇上始亂終棄?——會真記

《會真記》。(大雄手繪)
《會真記》。(大雄手繪)

文/大雄 整理/江知吾
唐朝大詩人元稹不僅文學才能超群,他與白居易、劉禹錫等人的友情,也為後人津津樂道。然而,看似完美的他,同時卻因感情關係遭到詬病,詩、酒、白居易與一頁頁情史,成為標籤永遠烙印。

今天我們一起看一段唐朝傳奇愛情名篇《會真記》。

大雄動漫短片《會真記》: 

千軍萬馬中解圍卻為妳一人傾倒

貞元年間,有一位面貌俊俏的張生,不同於愛起鬨的朋友,張生始終不近女色。有人問他,他才回答:「古時登徒子留下惡名,我不想輕浮薄倖,現在也尚未遇見真正令我動心的佳人。」張生到蒲州,寄住寺院,偶遇一位崔家寡婦鄭氏,與張生的母親同為鄭姓,是其姨母。此時蒲州正逢兵亂,軍人大肆劫掠,崔家家財萬貫,帶著子女奴僕,更是萬狀驚惶,張生知情,請託有交情的蒲州軍官保護。人禍平息後,姨母感激張生救命之恩,布置宴席酒食,命兒子以兄長禮節拜見,又催促女兒出席,女兒卻辭以病疾,顯然抗拒。姨母強迫下,女兒緩緩走出,這才驚見她美貌動人。在張生眼中,這位十餘歲的少女周圍似乎煥發光彩,張生不禁問了許多問題,皆不得解答,宴席就這麼結束了。

她的名字叫做鶯鶯,張生對她的名字與相貌念念不忘,心中波瀾起伏不得平歇,欲向她表白又不得其門而入。張生遂求鶯鶯的婢女紅娘轉達心事。紅娘道:「我家小姐十分謹慎,擅長寫文章,依我看,您只有作情詩一途。」張生歡喜異常,立刻賦詩兩首交付紅娘。當晚,紅娘捎來回音,彩色信紙上寫著一首詩:「待月西廂下,近風戶半開。拂牆花影動,疑是玉人來。」(〈明月三五夜〉)張生了然其意,如約到西廂。只見小姐穿戴端正、表情嚴肅,厲聲數落張生:「兄長恩惠救我全家,為何如今卻乘危索要?希望哥哥以禮約束自己,不使心中有愧,也莫陷於不義。」

約會西廂 遠行時落清淚

張生悵然若失回到住處。某天夜裡,他突然被人叫醒,原來是紅娘。張生穿戴整齊恭候,不多時紅娘扶著小姐來到,想是小姐回心轉意前來約會。只是,鶯鶯覺得此舉不合於禮法,內心矛盾紛亂,躊躇不已,卻哭泣起來,由紅娘攙扶著離去了。張生只覺飄飄然如夢似幻,賦〈會真詩〉三十韻交與紅娘,鶯鶯被詩作深深打動,自此每天兩人都約在西廂會面。

隨著張生赴試的日子來到,又是離別之時。臨行前一晚,張生不復言語,只是嘆息。鶯鶯何其聰穎,她深知張生此去不會再回來。最後相處的時刻,她柔聲對張生道:「我從一開始就知道你是存心玩弄,不選擇明媒正娶,而以詩詞包裝,以不符合禮教的方式私下交往;如今你將遠行,仍不見提親成婚之意。始亂之,終棄之,你既要丟棄,又何必傷感呢?在最後就讓我彈琴了你心願吧!」鶯鶯的琴聲哀戚悲怨且雜亂,不成曲調,遂淚流滿面離去。

數年再回首 搥胸兼頓足

張生在長安滯留數年,寫信給鶯鶯,得回信如此:「你尚未忘記我,我悲喜交集,但是你送來化妝品,我裝扮卻給誰看?徒增悲嘆憂愁,只恨鄙陋如我因路遠遭丟棄,只能在夢裡留戀。我的赤誠仍未改變,我的心神化作清風朝露,化你腳下的塵土長伴你左右。寄給你一只玉環、一縷亂絲、文竹茶碾子一枚,玉代表永不更易,環代表周而復始,希望你像玉一般堅貞,也表示我的愁緒如亂絲、竹印淚痕,我的志節如環永不可解!請你愛惜自己,勿以我為念。」張生收到竟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展示給朋友,自詡能忍情明智不被迷惑,還比鶯鶯作紂王、周幽王身旁禍國的妖姬。

過了一年餘,張生與鶯鶯已各自婚嫁。一日張生再經此地,便去鶯鶯住處,希望以兄長身分相見。這次他始終沒等到鶯鶯出現,只等來兩首詩。張生望著那張彩色信紙:「還將舊時意,憐取眼前人。」他在崔宅門前望穿信紙,駐足良久,怨恨念想之情,浮現顏面。

張生貌似守禮,實則飽受人性之惑,同時又被禮教約束,被社會期待操縱。張生的原型即是元稹,作者對女子的愛轉瞬即逝,然而對於文學的愛、對於朋友的愛卻能長久維持。該如何評價褒貶?或許不能片面的論斷理解吧!◇

更多大雄影片:https://bit.ly/2SETO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