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網搜 新奇

「我們彼此相依」殘疾女分享23年婚姻感悟

泰森、貝瑟妮和他們的兒子。(貝瑟妮‧霍普提供)
泰森、貝瑟妮和他們的兒子。(貝瑟妮‧霍普提供)

文/英文大紀元記者Louise Bevan 編譯/謝漫雪
一位患有脊柱裂的妻子、母親和學者,在經歷了23年的婚姻生活後,分享了她對生活中的考驗和成就的詮釋。

51歲的貝瑟妮‧霍普(Bethany Hoppe)向《大紀元時報》說:「在社會上,我們的西方文化不會主動考慮殘疾人的婚姻,所以慶祝23年的婚姻,可能會讓人大吃一驚,如果可以起到教育和啟迪的作用,這很好。」

已是兩個孩子母親的貝瑟妮,出生時患有脊柱裂,一種在母親剛懷孕6週內出現的脊柱先天性缺陷,不得不藉助手動輪椅生活。她來自賓夕法尼亞州,現在與53歲的丈夫泰森‧霍普(Tyson Hoppe)和上小學三年級的兒子住在華盛頓特區的市區。

23年前,貝瑟妮和泰森‧霍普在他們的婚禮上。(貝瑟妮‧霍普提供)23年前,貝瑟妮和泰森‧霍普在他們的婚禮上。(貝瑟妮‧霍普提供)

貝瑟妮和泰森都有碩士學位,兩人也都有收入,但多年來他們受到不少歧視,貝瑟妮首當其衝的背負著殘疾的指責。

7月25日,是她結婚23週年的紀念日,她在Instagram上分享了自己的感想:「當你玩得開心的時候,時光飛逝!」她發帖說,「有人曾經對泰森說,他『接受我』很勇敢,他回答說恰恰相反,我是那個勇敢『接受他』的人!老實說,我們都很勇敢,因為我們要面對婚姻、承諾和和一切負面的挑戰。」

「是的,一方有殘疾的婚姻可能很複雜。但我可以證明,它豐富、多樣、有質感且深沉。我對接下來的23年充滿期待。」

23年前,貝瑟妮和泰森‧霍普在他們的婚禮上。(貝瑟妮‧霍普提供)23年前,貝瑟妮和泰森‧霍普在他們的婚禮上。(貝瑟妮‧霍普提供)

在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擔任了近20年大學講師的貝瑟妮表示,所有的艱辛成就了他們的今天。貝瑟妮回憶起他們的第一次相遇時,貝瑟妮說,他們是在一個夏天,透過一位親近的朋友介紹認識的,當時貝瑟妮正在大學攻讀傳播學碩士學位,並在大學裡主持一個新生研討會。第二天早上,她在辦公桌上看到一束鮮花。兩人開始約會,直到時任美術系主任的泰森回到聖克羅伊(St. Croix)。他們試圖保持聯繫,但最終因條件的限制而分開。

然而,當泰森第二年夏天回來教授一門鋼琴調律課程時,他們撞見了彼此,他們的戀情重新點燃。泰森隨後在附近找了一份工作。「從那以後我們就一直在一起」,貝瑟妮說,「我們在認識對方的一、兩個月後,就決定結為夫妻,他說我們相遇的那天,他就知道會娶我!」

23年前,貝瑟妮和泰森‧霍普在他們的婚禮上。(貝瑟妮‧霍普提供)23年前,貝瑟妮和泰森‧霍普在他們的婚禮上。(貝瑟妮‧霍普提供)

這對夫婦於1998年7月23日許下了彼此對婚姻的承諾。

霍普夫婦在德克薩斯州奧斯汀一個簡陋的街區上租了一個小公寓,開始了婚姻生活。貝瑟妮支持泰森完成他的音樂教育碩士學位。在接下來的20年裡,他們搬了3次家,最後定居在華盛頓特區。

婚姻中出現糾紛大多數是「正常的」,貝瑟妮說,「小事如牙膏放的方式,大事如管教孩子。」然而,當談到他們的孩子時,貝瑟妮認為,最大的障礙不是來自彼此,而是來自其他父母。

泰森、貝瑟妮和他們的兒子。(貝瑟妮‧霍普提供)泰森、貝瑟妮和他們的兒子。(貝瑟妮‧霍普提供)

「在那些年裡,泰森和我有著截然不同的社會經歷。」她說:「在我的印象中,作為一個明顯的殘疾人,培養積極的關係和處理好婚姻,在公眾的目光下做和大家一樣的事,對我遇到的大多數女性來說,是令人反感或感到威脅的。」

貝瑟妮期望擁有一個「媽媽群組」和朋友圈,但這個夢想破滅了,這不僅影響了她的自尊,還影響了她的社交圈、育兒和婚姻。與非殘疾伴侶相比,她還必須面對更多的醫療問題,包括她僅有的一個腎臟中,有一個巨大的鹿角形結石,並需進行一年的治療。貝瑟妮每月在克利夫蘭中心接受碎石治療,這意味著他們每個月都要從奧斯汀開車到克利夫蘭。

貝瑟妮反思,將婚姻關係中,身體健全的伴侶認定為「看護者」是不準確的。她和泰森的婚姻是平等的,他們的家庭哲學「霍普一家永不放棄」(Hoppe’s Never Quit)就體現了他們的立場。

泰森、貝瑟妮和他們的兒子。(貝瑟妮‧霍普提供)泰森、貝瑟妮和他們的兒子。(貝瑟妮‧霍普提供)

她還說:「殘疾婦女是有貢獻的、可行的、充滿活力。」她說:「我們知道如何導航,我們不斷適應,我們對自己如何融入美國這個環境感興趣,我們和其他女性有著相同的目標……身體上的障礙,我們可以用智慧、精神和愛來彌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