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惶惶病患碰上慈悲為懷的名醫教授——云霞的故事(上)

朋友感慨的問,你們誰碰到過像這樣的名醫教授。(孫明國提供)
朋友感慨的問,你們誰碰到過像這樣的名醫教授。(孫明國提供)

文/鄭行之
云霞知道被安排的診號是103號時,嚇了好大一跳,這簡直是天文數字嘛!會不會印錯了?「下午診103號」。姐姐、弟弟都陪著來看診,都說「沒錯啦,就是這樣」。那是臺灣知名的大型教學醫院,這位醫師比較有名,求診的人很多。進到候診室,放眼望去,偌大的候診間,或站或坐,比比皆是。還有許多輪椅靠牆或傍著座位,行動不便者被照顧著。

已近傍晚了,陸陸續續的,還有按診號時間來報到的。雖已達摩肩接踵的地步了,然而整個候診室除了號響及護理師偶而發出的話語聲外,仍顯得靜穆不嘈雜。但在每個人的表情、行止中,都隱約帶有一種深深期盼,甚至有股熱烈的付託氣息在迴旋流轉。

云霞是經由另一同型醫院的醫師大力推薦,並用便條紙寫了介紹函(弟弟上週便送達醫師手上了)輾轉找來的,這是她首次赴診。望著不斷更新著的號碼,云霞想到她們這個「天字」診號,不知該嘆息還是該讚歎。等啊等啊,好不容易等到近百號了,原來人潮洶湧的狀況舒緩了許多。

天黑了,候診間更沉靜了,云霞開始盤算琢磨,待會該如何應對,該拿哪些問題向醫師請教……又捱了好一陣子,終於,在悅耳的「叮叮」聲中,103這嫣紅動人的號碼跳了出來,還傳出了護理師清脆的叫名聲,三人急忙地「衝」了進去,深怕晚了幾秒,讓醫師空等。

妳必須加油,醫師也要一起加油!

進到診間,云霞還沒意會過來,已被站起身來迎向她的醫師緊緊握住雙手,好像是說「妳受苦了」……出乎意料之外,醫師如此親切的舉止,讓云霞整個人都傻了,腦子一下空了,根本沒聽清醫師講些什麼,剛才盤旋腦中的問題也完全沒了。幸好,職業本能加上累積已久的病況,讓她對醫師的問診尚能應對,有些答得不完善的,姐姐、弟弟也從旁協助,加以補足。

醫師按一般問診方式,抽絲剝繭的逐一釐清情況,並要她上診療臺,觸診部分做完之後,整個流程大約就結束了,醫師開了藥方,做了相關檢驗的處置。然後,轉過身來,這次沒有握她的手,而是彎下腰用溫厚的掌蓋住云霞放在輪椅扶手上的手,以非常慈悲的眼神正視她的眼睛,溫和的說:「妳必須加油,醫師(指他自己)」也要加油!我們一起加油!」

聽到醫師這話,云霞簡直不敢相信這是從一位名醫口中講出的話,她差一點就流下淚來,但生生的忍住了。她只是點點頭,是啊,不加油怎麼行!謝謝謝謝!謝謝醫師!

仁心仁術 不求回報

醫師穿著白袍的身形英挺健碩,若以古時候的盔甲代之,則是不折不扣的威武大將軍、大元帥;濃眉單(眼皮)鳯眼,頗有古代文人士子氣質風采;悲憫的神情像極了有道高僧。他白袍行醫,以精湛的醫術救人無數;更以深厚的醫學涵養及臨床經驗培育與提攜下一代精英。

也許是他累世的誓願,讓他今生就做「悲憫救人,慈悲濟世」的事。「不修道已在道中」,云霞偶而會這樣胡思亂想,每次都不自覺的笑了起來,覺得自己十分幸運,能碰到這樣一位好醫師。

話說云霞有了去這位醫師處看診的不尋常經驗後,在一個朋友集會的場合中,她講述了自己這奇妙的際遇,沒想到卻引起了共鳴。一位不是很熟稔的朋友也說起她的親身經歷。同樣和這位醫師有關。

這位朋友因為身體有某種狀況,醫師在她身上裝一個電池,用以調控病情,這電池在一般人來說,3~5年得換一個,以延續電力。但是自從她裝了電池以後,情況不是很好,短短幾個月,已到了非換不可的地步了,因電池埋在皮下,得動手術置換,並得全身麻醉。但在醫師眼裡,算是個小手術吧,在一次回診中,醫師說明了這個事實。

朋友自謂自己不是很靈巧的人,遇事反應遲鈍,醫師說開刀就開吧,也不知該進一步再詢問什麼,多了解些什麼情況。直至接到通知,如期入院報到,等候隔日手術。此時才聽到護理人員發出疑問,為何不見你們的醫療清單?朋友家人也意會不到那是什麼意思,也無從問起,直到外科醫師(主刀醫師)帶著兩位護理師來探視,朋友才試著問,外科醫師笑笑不答,在朋友疑惑的目光中自顧自離去了。

大約一小時後,兩位護理師又折回來,先問了一些問題,之後才緩緩告知實情:預期中的輔助申請碰到瓶頸,遇上一些困難,申請不出來了,然而,默默的這位名醫就把這對病患及家屬來說是個不小的問題給化解了。不過重點不在這兒,那麼重點在哪?

朋友意味深長地說,重點在於這位醫師不但仁心仁術,而且善解人心,為了避免朋友和家人們一再言謝,甚至可能出現物質上的餽贈等等,讓彼此都尷尬,乾脆就不來視查病房了。這小手術隔天就能出院,他頭一天早上開刀前來過之後就不再來了,派三個實習醫師代他來探視並給她解說出院後注意事項。

朋友感慨的問,你們誰碰到過像這樣的名醫教授?(下週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