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鑑往知來

【大雄畫裡話外】魚躍龍門 人忘江湖——魚變記

 (大雄手繪)
(大雄手繪)

文/大雄 整理/江知吾
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巔峰的官員,竟變成了一盤炸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且讓我們隨著大雄的畫作一探究竟。

快掃描觀看 大雄動漫短片《變魚》:

唐肅宗乾元年間,有位名叫薛偉的人,進士及第後一路官至青城縣主簿,人稱薛少府,還娶了世族大家的女兒作為夫人。薛少府為官清正、治理有成,深受百姓愛戴外,同僚之間也相處融洽,因此良名遠播,可說是人生勝利組。

七夕奪命 籤詩道人拒棺木

某年七夕,薛少府在庭院與夫人向著星月乞巧飲宴,直至深夜,不料惹上風寒,重病在床,恐怕不久於人世。夫人於是四處求神問卜,到山上一座靈驗聞名的老君廟,得籤「百道清泉入大江,臨流不覺夢魂涼。何須別向龍門去?自有神魚三尺長。」夫人不解其意。請來道人李八百醫治,提及此事,李八百瞥了一眼:「雖然看上去快死了,不過他是死不了的。但是千萬注意:假如他氣絕,一日身體還有餘溫,就一日不可入棺下葬。切記!」說罷,這李八百未開藥方,逕自離去了。

之後,薛少府的病情日益嚴重,終於在第七日,昏迷後斷氣了。夫人摸其胸口,依然溫熱,於是不讓薛少府的家人將其屍體入殮。同僚眾人見屍身未腐,甚至存有體溫,皆訝異於眼前奇蹟,遂一同守在屍身旁側,靜觀其變。

身變不忘躍龍門 總有游魚羨釣餌

話說第七日時,薛少府在病榻上熱如火燒,一心只想變得涼快,念頭甫生,忽然自己竟到了城外,病熱頓消。他沿途觀賞風光江水,突然熱症復發,此時他想:「若我也能身覆魚鱗,悠游水底,如同魚兒般逍遙自在,該有多好!」此時一尾小魚自游過,說:「你欲變魚何難之有,待我向河伯稟報。」不一會兒,小魚又來道喜,河伯已准許了。再看身體,魚鱗遍生,自己已成一尾金色鯉魚。

過了幾日,小魚再度出現,邀約薛少府躍龍門。他使盡渾身解數、匯集全身精血,反覆向那高處拚命跳躍而去,一次次逆流向遙不可及的境界,無奈終究是跳不過。薛少府失敗歸來後,難忍腹中飢餓,此時一艘漁船盪過,餌香直飄而來,他終於忍受不住,一張口立遭捕獲。只是捕魚人貪圖錢財,原想私藏議價而未上繳官府,被公差識破痛打一頓,漁獲也遭沒收。

宴席食人 豈辨魚人天仙

薛少府落到官府手裡後,看見一眾同僚衙役身坐餐桌、手持餐具,眉開眼笑的盯著自己。原來是夫人為了幫丈夫祈福,舉辦宴席,要把大魚作為供品!

眾人吩咐廚子善加料理,望著廚子磨刀霍霍、油鍋沸騰,薛少府又是無助,又是後悔,正痛哭時,忽見銀光閃過!廚子一刀剁下的同時,薛少府猛地從床上坐起,趕忙呼喚:「叫堂上諸位且慢舉箸吃魚!」等薛少府對他們和夫人告知詳情後,眾人皆大驚失色,謝罪之餘將魚食投入水中,發誓再不吃魚。

經歷生死交關後,薛少府與夫人想起老君廟的靈驗詩籤,與道人李八百的幫助,於是又往山中老君廟去,一步一拜。行至半山腰時,一個小牧童手提短笛,橫坐青牛之上,說:「你可知道神仙琴高,他本該騎著紅色鯉魚升天,只因瞥了王母座上彈雲璈的田四妃,動了凡心,兩人謫貶人世。你前生便是那琴高,顧夫人便是田四妃,何以變作東潭鯉魚,你仍迷戀人間風塵,不肯回頭?莫非你的大夢仍未覺醒?」薛少府到了廟中叩拜,又看座上老君像,赫然正是那牧童之樣!

於是薛少府辭去官職,與妻子前往成都拜訪李八百。李八百笑道:「你們終於想起來啦?也是時候該回去了。走吧,我們一起回天上去,這一刻我等了幾百年了。」頃刻間,空中祥雲瑞靄、鸞鶴仙音,仙童仙女前來接引。少府乘著赤鯉,夫人坐著紫霞,李八百跨上白鶴,一齊升天。滿城老幼看見,盡皆仰望空中瞻拜,讚歎不已。

七夕織女與牛郎眼巴巴的盼望,就像是前世與今生的回眸;水中鯉魚對龍門的渴,就像人對天的對話。無奈人執迷不悟,水深火熱中仍汲營於官場食慾等凡俗欲望。莊周夢蝶,現實還是夢、前世還是今生、莊周還是蝴蝶、人還是魚,又有誰分得清?

【作者簡介】沒有哆啦A夢 但有神奇畫筆的大雄

旅居北美的郭競雄,與美國華納兄弟旗下漫畫公司DC、美國黑馬漫畫、美國付費有線和衛星聯播網HBO等知名企業合作多年,出版漫畫、遊戲無數,獲得業內大獎若干。他是一位從業二十多年的職業漫畫人,也是編劇,業餘音樂愛好者。大叔身少男心,江湖人稱——大雄。◇

更多大雄影片:https://bit.ly/2SETO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