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職場生涯

《論語與算盤》打天下 半部《論語》治天下(下)

明刊本 何晏《論語集解》山東博物館館藏。(AlexHe34/Wikimedia)
明刊本 何晏《論語集解》山東博物館館藏。(AlexHe34/Wikimedia)

文/允嘉徽
(續上週)
《論語與算盤》打天下 半部《論語》治天下(上)

讓我們在此回溯一下《論語》和日本文化的淵源。從日本德川幕府往上追溯到六、七世紀的日本飛鳥時代,神州中國的文化等於是當朝的殿堂之學,何以見得?

《論語》和日本文化的淵源

當時日本的聖德太子(西元574~622年)多次派遣「遣隋使」從隋朝直接輸入學問經典、政治制度文獻和佛經,成了「遣唐使」的先鋒。聖德太子所作的日本最早的憲法——《憲法十七條》,不是法條,而是以道德理念來規範君王與臣民的典範,內容大量來自中國儒家及法家、墨家的經典,又以儒家經典最多,當然《論語》也在其中。這種風尚引領其後的奈良、平安時代的唐化步履,把古代日本文化推向高峰的黃金時期。

進入十七世紀初,孔子與《論語》又在日本德川幕府時代備受推崇,在德川儒者中,古學派大師伊藤仁齋(西元1627~1705年) 推崇《論語》為「最上至極宇宙第一書」。伊藤仁齋認為《論語》是實踐的道德規律,他的倡導使《論語》更適應於日本以「實學」為導向的思想文化,為儒學滋養近代化日本開路。

《論語》與中華傳統文化

回過頭來看看,《論語》在中華傳統文化中的地位與展現。《論語》是儒家思想的經典,內容以孔子的「仁」道思想為核心,乃是涵蓋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等等層面的人生指南。春秋戰國時代,百家思想爭鳴, 自漢之後,《論語》的地位在漢武帝獨尊儒術的政策中拔得頭籌。

漢武帝聽取董仲舒建議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作為施政的思想指導,並且專立五經博士。漢朝之後的統一王朝隋朝,以及中華文化登峰造極的唐朝之精神淵源,也以孔子、董仲舒一脈相傳之文治思想為治道。五經博士通經致用,會通古代歷史知識,在現實社會中加以應用治世。

《新唐書》記載,唐高祖武德二年,下詔在國子學立周公、孔子廟;貞觀二年,唐太宗尊崇孔子為先聖,並大興儒學,奉儒學的道德思想為治世圭臬。《舊唐書》記載,唐太宗「大徵天下儒士,以為學官」,從而「儒學之盛,古昔未之有也」,人才濟濟,升堂講學的達八千餘人。想想古今中外,能有多少這樣的泱泱「大學」!當時許多外邦慕名而來,如高麗、百濟、新羅、高昌、吐蕃等諸國酋長,都遣送子弟入了大唐的國學。在儒學思想引導施政的背景下,唐太宗的貞觀之治,功德具隆,媲美成康之治,輝爍古今,舉世共仰。

半部《論語》治天下

宋朝開國,趙普以半部《論語》,輔助宋太祖及宋太宗平定、治理天下。據《宋史》記載,趙普為人沉厚寡言,年輕時學習法律的實用知識,判案度刑,縝密細查,仁心為懷,救活很多死刑犯,但對學術思想很少涉及。北宋開朝,趙普佐命有功,受宋太祖重用,從右諫議大夫、樞密副使一直升到宰相。當他在宰相任上時,太祖常勸他多讀書。

於是,趙普從朝中返家後,就把門戶關上謝絕外來的煩擾,從書櫃中拿出書來,專心學習。他讀著讀著,越讀越有心得,愛不釋卷,有時一整夜不睡,就在讀書中度過。次日到朝處理政務時,好像有神力相助一般,處斷迅捷,效率特高。等到他逝世後,家人打開他的書櫃一看,發現珍藏在其中的是《論語》二十篇。從此,後世流傳下來「半部論語治天下」這一句話。

在中國的歷史上,有一位「居家則致千金,居官則至卿相」的典範人物,他就是春秋時代的名相范蠡,也是千金巨賈陶朱公。他與孔子大約是同時代的人。雖然他不歸屬於儒家,但是他這位好德而富的典範,也是以中華文化中最崇尚的道德,來規範人生之道的好典範。

「半部《論語》治天下」誠然不是虛言,「《論語》與算盤行天下」也得到鐵的實證。以道德為道,條條是大道,處處都通達。以損人為「得」,處處損德,處處短路,怎能走遠?得到的短暫利益又怎能與失去的貴重之德相比呢!(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