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寫作的意義

每晚,我都會坐在桌前,打開電腦開始寫作。日復一日如此忙碌著,套用一句:苦樂兼具!有時,會有朋友問:「如果文章沒有多少人看,這樣辛苦的日子還有意義嗎?」有時,先生亦略帶戲謔地說:「真的不曉得你這樣做對你的夢想可以起到多大的作用。」

想起了以前看過的一個小故事。一天早上,有個老人到海灘上去散步,遠遠地,看到一個人在跳舞。等他走到近前才發現,那個人並不是在跳舞,而是在撿海星星──潮水把無數的海星星帶到了海灘上,那個人正在一隻一隻地撿起來,將它們送歸大海。

老人覺得這是徒勞無益之事,便忍不住說道:「這麼多的海星星,你撿得完嗎?你這樣做有什麼意義呢?」那人聽了老人的話,就把一隻海星星高高地舉起來,說道:「看,對這一隻有意義。」

曾有很多人問過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仁愛修女會負責人德蕾莎修女這樣的問題:「這個世界上有這麼多的窮人──數以百萬計,數以千萬計,甚至數以億萬計,你救得過來嗎?你服侍得過來嗎?你的工作有什麼意義呢?」

德蕾莎修女的回答是:「在我看來,個人才是重要的。」「我不同意好高騖遠的行事態度──愛得從一個人身上開始。」是的,當你愛一個人時,對於這個人就具有了真實的意義,而這並非那些站在事物的表面觀察和批評時所能參悟的。

早在上小學、中學乃至上大學期間,我的作文就常常得到優等,那時寫作除了喜歡,更多的是對情感的宣洩。大自然的一切都會讓我欣喜和感傷,人與人間細膩的情感也讓我著迷,通過跳動的文字,我留下了許多難忘的瞬間。

後來,很長一段時間,我不再動筆,除了工作上的原因,更多的是心態的變化。直到有一天,我再度提筆,開始了朋友稱之為「鐵肩擔道義」的文字之旅。這時的文字,早已沒有了此前的多愁善感,更多的是對靈性的探討,對社會的批判。這樣的寫作意義何在?我的朋友和親人在追問。

對於朋友和親人的追問,我曾靜心細細地思慮過,最終我找到了答案,那就是:即便只有幾個人讀了文章後會有所思考,有所改變,我的努力就沒有白費,我的寫作就是有意義的。要知道,大海是由一滴一滴的水匯成的,身負責任的我就是那無邊大海中的小小一滴,雖然微小,但依舊重要──沒有滴水,如何積聚江河湖海呢?我願踏踏實實地做好這大海中的一滴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