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行車糾紛(下)

文/卓政維
後來,爸爸從車子裡頭走了下來。叔叔馬上抓住爸爸的襯衫衣領,睜大雙眼微怒地說:「你叭喇叭是什麼意思?我就是要切到內線道,你開這麼慢,我都不怕,你叭喇叭是什麼意思!」

此時,爸爸大概明白為什麼叔叔會如此生氣,趕緊解釋道:「因為我車上有載小孩和老婆,你突然切進內車道,沒有打方向燈,所以我才會按喇叭提醒你。」

「你是懷疑我開車技術嗎?我問你,我駕照是從哪裡考取的?」叔叔問爸爸一個問題。突然,我聽到警車的聲音,我放心了一下,因為警察伯伯會幫爸爸解決問題。

叔叔的表情突然變得很和悅,他放開了爸爸的襯衫衣領,拍了拍爸爸的襯衫,好像幫他打理儀容似的。叔叔在臉上掛了一個笑容,彷彿很滿意爸爸的造型,看起來好奇怪,我不禁偷笑了一下。

過了一會兒,警察伯伯來了,他看了叔叔一眼,隨即又看爸爸一下,問道:「你們不知道自己已經妨礙交通了嗎?」叔叔一直點著頭說:「警察大人,不好意思,我不是要存心妨礙交通。」他的手指著爸爸說:「我是要告訴這傢伙,他開車很危險。」我知道叔叔說謊。

爸爸難以置信地看著叔叔說:「警察,事情不是這樣子,是他沒有打方向燈,要硬切到我車子前面,我按喇叭提醒他,結果他就攔車。」然後,媽媽走下車說:「我老公說得沒錯!」

警察伯伯一時不能判定誰的對錯,然後說道:「你們先把車子停在路旁,我要好好了解整件事情。」當然,爸爸和叔叔一定要照警察伯伯的話做。爸爸一上車,就幽幽地說:「真倒楣,遇到這種事!」

本來,我們的計畫是要到大賣場採買日常用品,今天早上,我還幫爸爸清洗車子。但是,剛才叔叔將腳印硬生生地烙印在汽車車門上。媽媽摸摸我的頭,告訴我:「妹妹,妳就待在車上。」隨即,媽媽拿著包包走下車。

由於爸爸的汽車上有加裝行車紀錄器,所以爸爸就將行車紀錄器拿給警察伯伯看。警察伯伯看了後,大概有初步的了解,就向叔叔說道:「這位先生,你車子上有行車紀錄器嗎?」

叔叔沒有馬上回答,先看了一下自己車上,然後說:「沒有!」警察伯伯嚴肅地說:「我剛剛看這位先生的行車紀錄器。」他指了爸爸,「跟他說得一模一樣,你剛才的確是要切換車道時沒有打方向燈。」

「警察大人,你有沒有看錯?!」叔叔用力地揮著手,急忙要撇清事實。爸爸接著說:「先生,你別再說謊,行車紀錄器已經清楚記錄我們剛才的情況。」

突然間,叔叔的脾氣變得暴躁,不滿地說道:「明明就是你的錯,硬要把所有的錯推給我!」警察伯伯看著叔叔說:「這位先生有事好好說,不要口出惡言,不然我會覺得整件事情就是你引起的。」

叔叔被嚇到,於是閉上嘴巴,不過他看起來不是很滿意。之後,雖然爸爸的證據比較足夠,但是他還是有一張罰單。爸爸看著那張罰單,皺著眉頭,不是很開心。警察伯伯拍了拍爸爸的肩膀,關心地說:「就當作是學習人生的一個課程。」

爸爸點了點頭,拿著罰單說:「我會按時繳交罰金!」而後,爸爸一上車,繫上安全帶,嘆了一口氣,就喃喃自語:「真的很倒楣,莫名奇妙地遇上行車糾紛,然後得到一張罰單,一天的工資就飛走。」媽媽安慰道:「就像剛才警察說的,就當作上人生的一個課程!」爸爸搖了搖頭,繼續往大賣場的方向前進。

叔叔早已經離開現場,他離走的時候,很不爽地看著爸爸。當然,爸爸沒有與叔叔對看。今天,爸爸選擇不和叔叔有衝突,我知道爸爸非常呵護自己的家人,所以他也希望這件事情能和平解決。

等會,我想要向爸爸提個小要求,希望他能答應買給我一支冰淇淋。我也希望叔叔的脾氣以後不要太暴躁,期望他做任何事情能夠有風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