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思念.戀人.洄瀾地圖(2)

文/文/宋怡慧
你說,人真的是很矛盾的動物。在閱讀紀德、赫塞的年紀,你是個「人不癡狂枉少年」的青春期少男。滿腦子的稀奇古怪,不合時宜。憧憬脫離原鄉、母愛的孤絕生活,尤其喜歡旅遊圖片中燦美如煙花的西門町,有一種時髦的異國情調繚繞,讓你薰染著淡淡的漂泊、流浪的哀愁情懷。

只是,當幻想中晃盪的幻象光影,成為生活無法切割的片段,你卻在縱橫交錯的台北地圖中迷失了自我,舉步難行、無法自處。曾經,你錯覺地以為只是單純的水土不服,於是痛苦地掙扎著、靜默著、忍受著、逞強著在台北地圖中,進行你困頓的、寂寞的人生旅程。

你在深層的懊悔與短暫的喜悅中擺渡,於是你開始懷念初生的原鄉,那一大片廣袤、金黃油菜花田的溫暖與馨香,以及無數踏過的童年足跡。回歸洄瀾,成為你生命中最奢侈的想望。

終於,你還是實踐了唐吉柯德的理想主義,尋回昔日熟悉的氣味與清醒自覺的存在。你說,現在全憑心情與靈感的遊走,隨性地向左轉或向右轉的愜意,讓你枯竭的性靈,頓時滿溢著自由的感動。

偶爾,你在某一個街頭轉角,會望見久違的老友。偶爾,會遇見溶漾在記憶的斑駁建築,佇立凝視之際,發現投影心湖的是純真的兒時夢想。你希望我也能分享這份閒情逸致,以及由衷傳遞而來的沁甜、幸福芳馨。

在洄瀾躲暖、出走的你,真的能通過上天用來考驗彼此相愛的分離習題嗎?

***

那晚,閱讀你從北濱捎來的溫柔信息,那紫色貝殼上有海洋呼嘯的聲響,我靜靜地想像著你的慵倦、你的故鄉、你那美麗如琉璃的海灣。

你說,北濱沙灘飽滿的陽光味道,十分誘惑人。尤其遊客嬉戲傳來的甜美歡樂聲,常讓你忍不住也混雜在人群中,偷嘗著那份人情的溫暖。你赤足踏在熾燙的鵝卵石上,步履蹣跚的踱步著,心情格外的輕鬆。

遠方是一大片海天相連的深藍,腳邊有蕩滌而來的細碎波浪,傳來浪漫的節奏,輕巧地撞擊著善感的性靈,你幻化為翱翔天際的鷗鳥,飛過洄瀾平原、蘭陽平原來到灰濛的台北盆地,將你偷藏在羽翼的陽光、沙灘、相思,虔誠地放在我家的花臺。

晨曦初透,燦爛的金陽果真將你熱情的體溫傳遞而來。但,洄瀾來的沙真的能收藏一生、永遠保鮮?還是仍無聲無息地從指縫間流瀉?突然,聽聞新聞快報說道:地牛大翻身,花蓮有一場芮氏五點六的地震發生。我驚愕地想著:你,安然無恙嗎?

我不知這相愛、思念的滋味,到底會不會過了保存期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