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有種氣味

文/黃駿基
總是有某種氣味讓我的心靈得以安頓,比如茉莉花淡淡的幽香或是桂花盛開時的香氣。

在秋收冬藏的這個季節,回家的路途上,最愛嗅聞那些稻子在收割後,湧入鼻息意味著豐收的清香。有時回家的沿途,還可以看到路旁曝晒許多的仙草,當晚風吹拂而來,從仙草根散溢出來的氣味,會如同春霧裡的詩氣一般,緩緩地又雋永地悄悄儲存在大腦的記憶深層。

記得兒時,也是在當下這個節令,尤喜歡在黃昏時刻,觀賞著農夫們涉足田埂間揮汗紮捆稻草的景象。常見他們將一些多餘零散的稻草集中堆疊,然後再施放一把火使之燃起熊熊的火焰,待火熄灰燼時,便可以翻入深土化作來年新肥了。而此時被燃燒的稻草,將會漫起一條通向穹蒼的狼煙,緩緩地連結著忘了返家的雲朵,一起將家鄉的黃昏薰成了極幸福的暮色。

我喜歡在瞭望著這些景緻的同時,讓鼻子也能深刻感受到燒稻草的氣味。記得與妻子初識的時候,慣住在都市的她,每每與我騎乘機車回鄉下時,總會不由自主地脫口說出:「哇!你聞,那是『鄉村』的味道呢……」

是啊!這的確是屬於鄉村的況味,遠離塵囂俗氣、超脫高樓冷漠又桎梏的圍籬,那也是包容所有從城市逃開的靈魂的收容所。而這些燒稻草的氣味,正是都市裡那些脫韁野靈最佳的休憩驛站呢!

以前的我常認為,總會有某種氣味讓我的心靈得以安頓,但我發現不僅如此,有一些氣味,它可以讓我的靈魂悸動、心思跳躍!它時而觸動我的嗅覺系統,又時而撞擊我的感知細胞,就像某種類似波紋的漣漪有時湧向腦窩;有時候又會流竄於心室!更多時候,我根本無法細數阡陌在胸間交錯的經緯,我只知道它曾經在我的意識裡走過,那些氣味的遺址,沉潛而遠……◇